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多宝塔 > 第十五章 看到兽皮
    当薛宝越淡然的从车厢里,慢慢走下大车的时候,大车内的这位秀儿姑娘的毒,已经在药力的作用下,毒性已经祛除的基本干净了。此刻,等候在车外多时的锦袍大汉,急忙上前热络的问道“小兄弟……这毒祛除的怎么样了?”

    “还好……在下这次……幸不辱命!不过……还要喝上些草药,继续巩固一下!稍后我再给你写上一个方子,每隔七天喝上一次,过了月余即可痊愈了!”薛宝越缓缓的说道……

    “多谢小兄弟了!大恩不言谢!”这锦袍大汉脸上的喜色尽显,急忙一掀车上的帘子,进了车去……

    “哎……我还……我还没说完呢!怎么就……唉!”薛宝越还想再多说点什么,可是锦袍大汉已经进了车去……

    薛宝越刚刚还要开口想说的事情,就是自己得到的那张红岩虎兽皮,要如何处理的事!

    片刻之后,锦袍大汉原本异常严肃的脸上带着笑容,满面春风的下了大车,直接用大手在薛宝越的肩上一拍,拍得薛宝越一个趔趄,“不错……不错啊!小兄弟,你可真是个神医啊!”

    “只是些微末的手段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薛宝越谦虚的笑了笑……

    “欸……此言差矣!大丈夫不遇于时者之所为矣,我看小兄弟你如果在此地,那可真是白白的浪费了你的才华!不如和我们一起,到恒城去闯荡一番!我叫刘青山,车上的人是我姑娘刘秀,如不嫌弃你我就兄弟相称吧!”锦袍大汉此时此刻豪气冲天……

    薛宝越觉得这位名为刘青山的大汉似乎有点别的打算,想来想去还是没想明白,不过自己还是客气的说道“刘大哥,去恒城的这个事情,容我考虑一下吧!”

    “好的,老弟!不知你怎么称呼?”刘青山笑呵呵的问道。

    “在下薛宝越,久居此地的乡野村夫!”薛宝越一拱手道。

    “好!薛老弟,我就在这里多歇一天,等你的好消息!”说罢便立即转身上了车……

    ……

    落云村落附近高耸入云的落云山脉的高大,恰巧挡住了来自于北地的呼啸寒风,从而让这里虽然也是冬季,但相比于北地的极寒和贫瘠要好上不少!

    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村子外的寒风略过了满是枯黄的野草的地皮,萧条的景色也勉强算是一种奇特的景色,天气虽然有些冷,但如果不乘着天气好,必须适时正确地将这珍贵的兽皮赶紧的加工一下的话,可就腐烂变质拿不出手了!

    此刻,薛宝越正在自己破落的院子里,卖力的加工着刚刚得到的红岩虎皮。薛宝越将捆绑着红岩虎皮的绳子打开,然后将兽皮放在了从洪伯那借来的一个洗澡用的大木盆中,此时木盆中满是清水,大约在清水中中浸泡两个时辰之后,这张红岩虎皮已经柔软的如同衣服一般,薛宝越小心翼翼的用刀刮去附在皮板上的残肉和污物,再放在温热的碱水中用一个破旧的毛刷,一下一下用力的清洗着兽皮上附着的油脂和污物。

    然后他便开始哼着小曲儿,用从猎户王大哥那里要来侵泡兽皮的药水,在大木盆中有模有样的侵泡起了红岩虎皮,不过他还悄悄的在盆内放入了一些自己父亲医书中记载的独特配方,这配方能加快兽皮的鞣制,防止红岩虎皮骤然紧缩而影响自己销售的价格。

    闲暇了片刻之后,薛宝越将已熟好的兽皮取出,将红岩虎皮绷在了自己绑好的架子上,当空气中所有的异味被冷风吹得一干二净之后,刚刚忙碌了一番的的薛宝越才感到有些乏累,便坐一屁股坐在了院内破旧木桌边上的椅中,不料此刻,院落的门口出现了大黄贼兮兮的小脑袋……

    大黄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探着头望着薛宝越,“嗯……看来这红岩虎的确是兽中的翘楚,仅仅这剩余的味道都让大黄不敢过于接近自己,不过大黄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然怎么又突然跑到我这儿来?”薛宝越靠在椅子上,看着大黄心中有了些许的猜忌……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那位身穿锦袍的刘青山带着酒肉出现了,他直接跨步走进了自己的院子,只见他爽朗的笑着道“这不……老哥哥我心事放下之后,呆着也没什么事,于是我就问了村长你住得地儿,准备了点酒肉和你闲聊片刻,没打扰到你吧!”

    “不打扰!不打扰!多谢刘大哥的关心了!”薛宝越立即起身拱了拱手,脸上挂满了笑意道。

    “唉……自己这豆芽菜一般的身板,正是青少年发育的好时候,怎么也得营养跟得上啊!眼下村子里这条件实在是太……太说不过去了!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说话平时靠吼,取暖基本靠抖……那啥基本靠手……大米白面看不见……穿衣就是前后片,这前世中所谓下乡知青时期,估摸着也就这条件吧!哎……我特……这大黄……莫不是……真的成了精?”薛宝越正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的时候,却是突然看到大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的趴伏在了自己的身边,一幅忠心耿耿贴身爱犬的模样……

    ……

    “哎呀呀……啧啧……老弟不赖啊!你这……晾晒着的……莫不是……红岩虎皮?”刚刚在院内的破木桌上放下食物的刘青山,忽然注意到了在院子里晾晒着的红岩虎兽皮,刘青山的眼睛顿时瞪得如同牛眼一般……

    看到薛宝越点头确认的那一刻,刘青山不敢相信的揉了揉揉眼睛,又伸手摸了摸那柔软的兽皮上顺滑的毛发……

    “咳……老弟啊!我……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薛老弟能否答应?”刘青山此时将身子热络的靠近了薛宝越,吓得薛宝越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你……你……你要干什……什么?”薛宝越感到此刻脊梁骨一寒,仿佛此刻不知道谁在地上扔了块肥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