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多宝塔 > 第十四章 药到病除
    薛宝越如今现在连句话的气力都没有,这次亏得村长被大黄叫着寻了过来,不然都不知道有没有力气赶回村子,现在看着村长这张满是褶子的老脸,感到了万般的亲切……

    锦袍大汉的脸上满是关切的神色,他上前扶起了薛宝越,急切的喊道“小兄弟……小兄弟!你……没事吧?”

    老村长看了看薛宝越,他的经验丰富对薛宝越信心满满,心想这小子一个人进山,每回采到的药草,都时常能采到不少的灵药,而采摘草药则是技术活,眼睛得往山石的缝隙、水流的边缘、背阴的树下和无人登攀的悬崖峭壁上看,然后再身体力行的一寸一寸地慢慢寻找,这可不是一般的村医能够做到的。

    于是村长笑了笑,对着锦袍大汉道“这小子……没什么事!不过是有些脱力罢了!”说罢,便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点盐,就着点水给薛宝越喂了下去……

    因为,这上山的人,经过了剧烈活动之后,身上出的汗会比较多,这样一来使体内流失大量的能量,这就需要补充饮用的淡盐水,这一次上山比较急,所以薛宝越忽略了携带盐巴的事,在加上回来的时候消耗大运动过量,造成了如今的脱力现象……

    村长喂给薛宝越的一杯盐水下肚,很快的薛宝越就恢复了体力,慢慢的坐了起来……

    锦袍大汉蹲下来,看着薛宝越肩上腰上,到处都给绳子勒得血肉模糊,手脚也给崖石割出不知道多少口子,虽然都是皮外伤,但薛宝越怎么说也是为自己前去采药弄成了遍体鳞伤的样子,锦袍大汉关切的问道“小兄弟,你怎么伤成了这样子?这一夜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情况?唉呀……都怪我!夜里在山上更加凶险,你这样一个人上山,万一遇到凶兽可怎么办?这次真的让小兄弟受苦了!”

    薛宝越摆了摆手道“没什么,都是些皮外伤罢了,这次上山的确是遇到了几只野兽,不过我这次运气不错,没有发生什么事!而且,这次需要的药材——龙须草,让我采到了!”

    “好!好……好!那一切就拜托小兄弟了!”锦袍大汉的脸上满是惊喜之色,这一路上自己女儿的病情让他可是担忧了好久,本打算到恒城前去找人医治,但看情形有可能挨不到了,这一路上他可是遍寻医生,争取早日挨到恒城。没想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的小村落里,女儿吃了一丸药后,竟然多少有了些许的起色,这让他医治女儿病的心思活泛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昨日一夜未归的薛宝越又让他担惊受怕的一宿,这小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自己还得立即赶回恒城,原本自己都安排好了人手,准备启程的时候,他的耳力过人听到了大黄有气无力的叫声,这才叫上村长赶了过来……

    ……

    入夜时分,薛宝越捧着加工好的药丸来到了车前,薛宝越跨步上了大车,走进了车内,如今的车内少女脸上的颜色再次的雪白无色了起来,看到了薛宝越虽然寒气使她的身子有些颤抖,但脸上依旧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的笑容……

    薛宝越来到少女的身前,一伸手将手搭在了少女的皓腕之上,闭着眼睛感受了片刻之后,点点头道“还好,毒物还在控制之中!秀儿你不要害怕,吃了哥手里的这颗药丸,马上就能替你拔出那毒物造成的寒气!”

    这位秀儿姑娘毫不迟疑的接过了薛宝越手中的药丸,就着薛宝越捧着的一碗泉水,仰头便将药丸吃了下去……

    在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薛宝越握住少女秀儿那已经冻僵的手掌,秀儿此时身上去已经开始出现了奇异的变化,忽然张大了自己的嘴,紧接着一口漆黑如墨色的血雾从口中喷出,那一口血雾正好喷在了薛宝越的手上,顿时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极致冰冷气息,瞬间就让薛宝越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他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窖一般……

    而少女秀儿的身体此时却因为吐出了鲜血,身体也随之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然后全身脱力就像是变成了面条一般,直接无力的倒向了薛宝越的方向……

    秀儿恰巧在倒下的时候,薛宝越下意识的一伸手,结果这一双手因为刚刚的冰冷入体,动作失去了原本的准头,一双手抓到了一对圆乎乎软软的东西,弹性丰富的柔软被他抓在了手中,他竟然还下意识的轻轻捏了一下,对面的少女秀儿已是脸色一红,口中一声低哼响起……

    死皮赖脸卑鄙无耻也是种智慧,薛宝越绝对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尴尬之感,反而在又捏了一下柔软之后,大言不惭的说道“秀儿姑娘……请自重!”

    “你……无耻!”秀儿姑娘的声音不大,此刻她的脸上忽然变得满脸红晕,而且一直红到了颈部,她的两眼盯住了薛宝越这个无耻的家伙……

    秀儿伤势竟然在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恢复着,很快她就勉力脱离了对面这位叫薛宝越的少年,一双令人讨厌的魔爪,她急忙的靠在了车内的另外的一侧,远远地离开了眼前这个吃自己豆腐的家伙……

    许久……屋子里的炭火依旧,这屋子里的寒意终于开始逐渐减弱了起来。那原本还瑟瑟发抖的秀儿姑娘,她的身子却是不再冷得颤抖的模样,眼见得她的情况开始逐渐的好转了起来,她原本因为中毒和寒气导致苍白的小脸,渐渐的也开始显露出了几分的红润……

    当然,这药效的结果早已经是被薛宝越所掌握,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看着好起来的秀儿姑娘,他脸上已经流露出一个专属于他自己的招牌式憨厚笑容……

    薛宝越不禁佩服起自己父亲,因为父亲薛天脍的医术真不是不是盖的,不过通过自己的回忆留下的医书倒是有一本,不过也早已经在一次失火的时候被烧成了灰,好在薛宝越打小便背熟了这本书,得到了父亲大人的真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