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生一世再续缘 > 第一百零七章 该轮到你了
    再来说说蔺蓉蓉这边。

    厉嶠被拖走后,厉爵冷冰冰地看着蔺蓉蓉。

    “厉嶠的事情解决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蔺蓉蓉看着厉爵的眼睛,就像看见了毒蛇一样,往后缩了缩。

    “我?我没有可解决的。没有。”她一边往后退,一边摇头说道。

    “不,你,有。那就从你将蔺夏推下河开始说起吧!”

    蔺夏也冰冷地看着她。

    “我的好堂姐,当年,你为了得到蔺氏集团,为了得到厉盛楠,你做了很多啊!”

    “可是,你不是也好好的吗?蔺氏集团也回到了你的手里,你看,我也得到我应有的报应了,不是吗?你们放过我吧?好妹妹。”

    “不,你的债还没有还清。”蔺夏摇了摇头。

    “你”

    “我什么我?蔺蓉蓉,当初你是怎么样和你的父亲,联合毒杀我的父亲母亲,你的亲叔叔婶婶的?你忘记了?你又是怎么联合沈丛山将我绑架,然后想置我于死地的?这些你都忘记了?最重要的是”

    蔺夏没有说完,她看向厉爵,厉爵冲门口喊道“子谦,把皓尘带进来。”

    陆子谦听到厉爵喊他,便把皓尘给带了进去。

    他看着厉盛楠,似笑非笑“厉盛楠,好好看看,这个孩子像谁?”

    厉盛楠,走到皓尘面前蹲下来,仔细的看了看,越看越惊心。

    他突然抱住皓尘。

    皓尘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厉盛楠,然后又用求救的眼神看着蔺夏“蔺阿姨。”

    蔺夏微笑着对他说“皓尘乖,你不是一直都说想要爸爸吗?他就是你的爸爸。”

    “爸爸?”

    厉盛楠也红了眼眶,看着皓尘,点了点头。

    这时,蔺蓉蓉很是吃惊。

    “厉盛楠,你竟然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这么大的儿子了,我跟你拼了。”

    她说完,冲过来就要打厉盛楠。

    厉盛楠赶紧将皓尘护在怀里,生怕蔺蓉蓉伤害到孩子。

    “莫森。”厉爵让莫森将蔺蓉蓉拉开。

    “蔺蓉蓉,你疯够了没有?你不光意图谋杀蔺夏,还亲手抛弃你的亲生儿子。

    当初你想亲手杀死他,要不是我出手救了他,皓尘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所以”

    厉爵停顿了一下,又看向莫森。

    “莫森,将蔺蓉蓉送到监狱里去,把我们掌握的所有的证据,全部交给警察,让她这辈子都休想出来。”

    “是,爷!”莫森答完,拖着蔺蓉蓉就往外走。

    “等一下。”厉盛楠的声音冰冷的传来。

    蔺蓉蓉以为厉盛楠是要救她,心里一阵狂喜。

    “盛楠,盛楠,你救救我,你舍不得我蹲监狱受苦的对不对?”

    她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人,突然抓到一根浮木一样。

    厉盛楠此时就成了蔺蓉蓉的唯一一根救命的浮木。

    她膝行到他的面前,哭着求道“盛楠,盛楠,看在夫妻一场的份儿上。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去坐牢,我不想去坐牢,求求你了,盛楠。”

    愚蠢的蔺蓉蓉不提夫妻一场还好,这一提,让厉盛楠整颗心瞬间冰冷。

    “你还知道我们是夫妻?你明明知道你名义上还是我的妻子,你却跟你的公公,我的父亲搞在一起,你不觉得恶心,我都恶心得要死了。”

    他伸手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那份离婚协议,抓住蔺蓉蓉的手就把字给签了。蔺蓉蓉连一点回环的余地都没有。

    “莫森,我的事情处理完了,你将这个恶心的女人处理了吧!留着也碍眼。”

    “是。”莫森得令。便叫黑衣保镖进来,将蔺蓉蓉往外拖。

    蔺蓉蓉一路哭喊求救,都没有人理她,因为实在是太恶心了。

    “厉盛楠,你父亲的那一份遗产,把它留给皓尘吧!”厉爵开口道。

    厉盛楠摇了摇头。

    “不,小叔,我和我父亲的那20000000000元全部捐给慈善基金会,用于拯救更需要关怀的人。

    我只需要保留在厉氏集团总经理的职位即可。这样,我可以养大皓尘,给他好的生活条件,又不至于太奢侈。这样,不要让他忘记本分。厉氏集团还是归小叔管理。”

    厉爵点了点头。

    “你熟悉厉氏集团的各种业务,执行总裁的位置,就你来接手。

    如果有什么重大决策,你做不了决定,可以来问我。”

    “好。”厉盛楠点头同意,然后将皓尘抱走,去换孝衣。

    蔺蓉蓉以为她会将牢底坐穿。

    其实,她是想多了,厉爵哪里会有让她如此好过?就她蔺蓉蓉前世剜蔺夏的心这一项,就足以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他怎么会让她这么快就死去,这不是太便宜她了?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处理完这些事情,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他们赶紧匆匆吃了点便饭。

    这时,林大进也赶到了厉家老宅,主持厉老爷子的葬礼。

    厉爵也打电话给远在维也纳的厉爱拉。

    厉爱拉一听说最爱自己,最宠自己的爷爷去世了,哭的稀里哗啦,大概哭了十几分钟,这才回过神来。

    “小叔,爷爷是怎么去世的?我走的时候,他身体还很好啊!”

    厉爵冷笑了一声“爱拉,你爸爸为了那点儿遗产,丧心病狂了。所以,我把他送到非洲土著部落里去了。你要怪我也没关系。”

    “小叔,你说什么呢?我当初走的时候,要求您留他一命,已经是对他万分仁慈了,我又怎么会怪你?

    那也是您的父亲啊?您心里也很难过的。”

    “那你还回来吗?爷爷的葬礼是下个礼拜三,你回不回来?”

    “回来,从小,爷爷就对我很好,我不能这么自私。”

    “好,那你到机场时,小叔派车去接你。”

    “不用了,小叔,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去。”

    “好,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好。”

    挂断电话,司徒东华,季利军和陆建华来到厉家老宅帮忙。

    9月25日,星期日,厉爱拉回到厉家。

    也是在这一天,厉爵为厉老爷子开了一个追悼会,林大越以及之前与厉老爷子共事过的人,都赶来了江城,赶在追悼会之前,来到了厉家老宅。

    那天,厉爱拉跪在灵堂里,跪了一天。

    她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的父亲对爷爷所犯下的罪行在赎罪。后来的三天里,只要她醒着的,都是在灵堂里跪着。

    厉盛楠见自己的妹妹如此,他将皓尘交给蔺夏带着,自己也跟着妹妹跪在了厉老爷子的灵柩前忏悔,赎罪。

    9月28日星期三,林大进早就将日子选好。

    厉老爷子就在凌晨六点准时下葬,下葬的这一天,整个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包括京都乃至全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到了江城,参加厉老爷子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