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英雌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宝地
?    菊黄萸紫,秋意浓。.

    九九重阳,李渊携众妃嫔、皇子、公主及旁系宗亲游幸终南山,在宗圣宫附近的老子庙前举行祭祖典礼。

    如今的老子庙已俨然成了李唐一族的家庙,规模比之前朝不知扩大了几倍,琼楼玉宇,雕梁画栋,瞧来金碧辉煌,大气磅礴。

    祭罢先人,便是节日酒宴。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头插茱萸的老皇帝看着正在舞池中央飘然转旋、嫣然纵送的金发舞姬,思绪不禁飘回到了九年前。

    在那年的重阳酒宴,也是这个名字叫作“金连连”的胡女表演压轴舞蹈,因其舞姿赏心悦目,他一时高兴,便给对方封了个舞待诏,禄从内廷正六品,为此引来一堆劝他不要滥赏的谏言。

    金连连早已成了乐正裴神符的妻子,李渊还记得当年此女与李曜的外表年龄看起来相差无几,可现在对方都从青涩少女变作成熟少妇,连子女都有了,李曜却完没有变化,依旧是二八韶华的清丽模样,以至于如今护国公主的不老谜团成了长安城里最津津乐道的一大谈资。

    李渊觉得自己这些年的保养还是颇为用心的,除了逢年过节以及一些重要的宴会,平日里他都是滴酒不沾。.对于后宫里的一众妃嫔,以他这把年纪,已是很难再做到雨露均沾了,往往逾月也不曾临幸宫人,甚至连杨修容的死都没有在他的心里造成太大的影响。

    而他这样做,无非就是想多活几年。

    但李渊是真的感觉自己老得越来越快了,再过两月,他就是一个年满六十六的老人,而何人可为太子,依旧没有定论。

    想到这个事儿,李渊就觉心口像是堵着一块石头,不禁忘了朝众人请酒,兀自端起一盏由菊花与糯米、酒曲酿制而成的“长寿酒”,仰头一饮而尽。

    坐在御席旁的万贵妃最善察言观色,见老皇帝似乎有些忧郁,一面提起酒壶主动为他斟酒,一面关切地问道:“逢此佳节欢宴,陛下何以闷闷不乐?”

    李渊扯出一个干笑,摆了摆手道:“无甚大事。”

    然后,他好似没注意到万贵妃怀疑的目光,高高举起金曲卮,朗声道:“请诸位满酌,同饮此酒!”

    “干!”

    “干!干!干……”

    满座轰然应和,李渊一口把酒水灌下肚去,下意识地看向坐在右下首的嫡女,却见李曜手捧酒盏慢慢饮着,也正好朝他这边看过来。 .

    李渊瞧见女儿那眼神,只觉对方似乎有什么话要跟他说,他略微愣怔了一下,旋即长身而起:“朕去散一散酒气,诸位慢饮。”接着又一脸慈蔼地朝李曜唤道:“明昭,陪为父走走。”

    “喏。”

    李曜跟着李渊离开宴饮的大厅,在宦官宫娥们的簇拥下,二人沿着两侧遍植古树的林荫石径缓步而行。

    李渊长长地吐出一口带着酒味的浊气,忽然对身旁的女儿问道:“莲华,你今年究竟几岁了?”

    李曜莞尔笑道:“此问甚怪,难道父亲会忘了自家女儿的生辰?”

    李渊也笑了:“你是前隋开皇十五年八月廿九酉正三刻出生,当时明月如勾,与残阳争辉于西方,故以‘月朓日蚀,昼冥宵光’为你取名‘兆月’,为父又岂会不知?只是如今哲威、令武都快长大了,而你仍像个未出阁的人儿,有时候,为父不禁会想,既然你与嗣昌难续前缘,是不是该为你另寻一个佳婿呢?”

    李曜听到这话,笑容立时一僵,但随即又听得李渊呵呵笑了一声:“不过,后来为父很快就明白了,普天之下,根本没有人能配得你。”

    李曜心中暗道了一声“吓煞我也”,撇了撇嘴道:“明昭是出家之人,早已清心寡欲,父亲可莫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李渊没想到女儿如此在意这种事情,只得敷衍她道:“好吧,为父以后不会了。”

    李曜莫名地放下心来,复又展颜微微一笑道:“其实我有件要事,想跟父亲商量一番。”

    李渊早有预料,闻言停住脚步,负手而立,道:“此前宴饮之时,为父就见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吧,到底所为何事?”

    李曜轻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女儿认识了一个胡姬,她叫以斯媞杜赫特,自称是波斯公主,因国中局势动荡,她为求自保,不得不远离故土避难,几经辗转,最终流亡到了长安。”

    李渊没有听到自己最想听到的话题,微微有些失望之余,也不免一愣,纳罕道:“此事当真?”

    李曜点头道:“女儿并没有轻易相信她,遂安排下属详加调查,发现其人之身份确实不假,作为一国公主,落得如此境地,倒也有些可怜。”

    李渊知道自己女儿绝不是滥发同情心的人,他无所谓地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么依你之见,我们该当如何安置她呢?”

    “其实,她是主动来找我的……”

    当下李曜便讲述那天她与以斯媞的谈话内容,李渊得知波斯两次拥立皇女为帝,面色登时微变,但听得李曜说到喀瓦德二世几乎屠净兄弟才造成这种局面,又神情一缓,心中不禁暗道自己多疑,最后等李曜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他立即接口道:“你说她可以为帝,并且愿以割地纳贡为条件与我大唐结盟,却不知那个叫做马尔基安纳的地方在何处?”

    李曜折来一根树枝,一面在路边的泥地画图,一面向老皇帝讲解道:“马尔基安纳乃波斯一行省,所谓行省,类似于汉魏时的‘州’,位置大体在乌浒水以西,与安国相邻,其州府置所名为‘木鹿’,乃是波斯通往我大唐的必经之处,其地虽多沙碛,不适合农耕,但工商发达,而且物产颇丰。”

    李曜说着,在图中木鹿城标识的东北方向和西南方向各画了一个圈:“木鹿城以北有一座银山,而马尔基安纳南部则另有一座金矿,其金银年产可抵我大唐本土两成,可谓是一处真正的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