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侠国 > 第76章 左冷禅勾结五毒教
    丁勉道“如此,我即刻传书隐身湘江之畔的万长平杀了王元昆全家。”

    左冷禅为了方便与林平之交换 辟邪剑谱 ,是一直带着嵩山派的人暗中跟随华山派众的。墨奴他们到了衡山城,左冷禅等人也相继到来,却将王家的人藏在湘江之畔的一处山洞,由万长平带队看守。

    左冷禅点点头,丁勉传书去了。

    左冷禅又道“左某还另有有要事,衡山派的人就请玉矶真人率领门下亲信帮左某押至嵩山听侯五岳公审,而曲洋祖孙则由蓝教主送往黑木崖交给杨总管公审。”

    玉矶子忙道“属下一定不负盟主所托。”

    蓝凤凰却称谢不止。

    左冷禅便带着十三太保去截杀恒山派和泰山派。

    玉矶子和蓝凤凰率众将左冷禅等人送出衡山派后,决定待天一亮后,便分道扬标。

    两派返回大殿,一番商议,觉得虽然威胁最大的华山派气宗已除,但这里是衡山派的地方,不难排除有一些忘命之徒前来搭救衡山派的人,便一致决定轮流守夜。

    玉矶子等人守下半夜,蓝凤凰等五毒教的人则守上半夜。

    下半夜换班后,玉矶子确信蓝凤凰等人入睡之后,再亲自到得衡山派山门之外,以飞鸽传书通知墨奴等人。

    玉矶子并不立即返回大殿,而是仍然立足山门外,等侯墨奴等人的到来。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墨奴等人终于飞身而至。

    原来这一切都是墨奴设计的。

    玉矶子大略说了经过,墨奴等人便突袭五毒教教众,五毒教等来人的实力本来便远逊于华山派气宗,如今又在睡梦中被人偷袭。竟然均是自教主蓝凤凰以下全部被生擒。

    衡山派的人是被五毒教的人强喂了软筋散并锁入各自房中。

    如今嵩山派的人离去,五毒教的人受制,墨奴等人便将莫大先生、衡山五神剑、衡山九子、曲洋祖孙及刘正风一门尽数放出了囚房。

    众人齐至大殿,皆对墨奴等人甚为感激,对华山派的毫发无损,衡山派的人则倍感欢喜,那情形似乎比自己方才获救更为欢喜。

    墨奴问道“曲大哥,你与刘贤弟不是隐逸衡山吗?为何也身陷牢笼?”

    曲洋叹道“左冷禅勾结五毒教暗中下毒,衡山派众高手及刘府满门不幸失手被擒,左冷禅借此要挟,为兄与刘贤弟只得束手就擒…左冷禅还说要将刘贤弟一家及莫大先生等人于嵩山公审…幸得老弟及时施援…不过,左冷禅似乎还另有要事,恐怕又是去干那些为非作歹的事,岳老弟不得不防啊!”

    墨奴道“玉矶真人是假意奉承左,实则真人正直无私,也是小弟好友,真人已经将左冷禅的阴谋全盘告知了小弟,现在左冷禅正率领嵩山派的高手前往伏击恒山派。”

    众人立即对玉矶子大为敬佩,一番奉承言词,到让玉矶子一阵脸红心跳。想必玉矶子道长的侠名,从此响誉江湖,左冷禅等恶人从此也将对他敬而远之。

    一心干坏事的玉矶真人从此再也得不到左冷禅等人的信任。

    被众人奉承涨红了脸的玉矶子突然醒起一事,惊叫出声“不好,金刀王家的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说着才将丁勉奉旨指派万剑长杀害金刀王家的人的事说了出来。

    墨奴也是始料不及,不过心下却又松了口气,暗道“金刀王家罹难 ,林平之也不用再拿什么 辟邪剑谱换取亲人性命。他只要不去拿辟邪剑谱 ,见不到辟邪剑谱 ,也就不会自宫练剑。只要与缘圆结合,便不会离开华山派,假以时日,林平之凭借我教的华山派武功,照样可以得报血海深仇!”

    林平之大急,忙道“师父,我要去救两位舅舅和外公。求师父批准。”

    任何人的亲人遇难,只要还有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会放弃,更不会死心。

    当然,林平之也不例外。

    墨奴也不怠慢 ,率领众人赶到湘江之畔,在系统的全程监控功能的帮助下,终于在湘江之底打捞起王氏满门的尸骸。

    由于事态紧急,墨奴只能将王元昆等人尸骸草草埋葬于湘江之畔,准备处理好大事之后再行迁葬回洛阳。

    血肉至亲,王元昆对林平之这个外孙也是真心的好,林平之在坟头哭得死去活来五次之多,足见他也是个性情中人。

    相随而来的玉矶子也不由心生惭愧之感,极力埋怨自己,众人到不曾埋怨他半分,毕竟他也是有心无力。嵩山派实力摆在那里,随便出两个十三太保,也就够他受的了,而且还极有可能暴露墨奴等人还活着的消息。

    待林平之哭声稍止后,玉矶子才讪讪笑道“岳掌门,事我已经按你的吩咐做了,这个…那个解药…”

    墨奴微笑道“岳某堂堂掌门,又岂能骗你?本来说好的,在证明剑宗向气宗重新挑起争斗一事后,我才给你解药。但是鉴于你表现不错,岳某斟酌再三,特先给你这半粒解药,以延迟你毒性发作的时间,待回到华山后,再另行补发剩下的那半粒解药。”

    玉矶子忙叩谢大恩,媚骨立现,刚才在衡山派的凛然正气却又瞬间荡然无存。

    墨奴摇头苦笑,单指弹出半粒解药,玉矶子口中谢着恩,不及起身,接住半粒解药快速吞下,神色大定。

    众人皆对玉矶子鄙视已极,而他却茫然不知!

    墨奴心忧恒山派众,不敢滞留太久。忙率众返回衡山派。

    其间墨奴心思电转,很久以前就索绕着他的一条思绪又蹦了出来。

    这条思绪其实就是招揽曲洋和刘正风,如果成功,至少有三个好处

    其一,壮大华山派力量,显而易见,不作详叙;其二,可借助刘正风的关系联盟南岳衡山派;其三,若是困居西湖底的任我行被向问天救离囚笼,那么以任我行的才智必定重夺日月神教教主之位,曲洋本是任我行亲信,以曲洋作搭桥,就算华山派不能与日月神教联盟,但二者和平共处应该不是难事。

    也因此,墨奴先结交刘正风,再靠刘正风引进结交曲洋。

    现在就是招揽曲洋和刘正风的大好时机,左冷禅阴险毒辣,莫大先生等衡山派众这次已经领教了,想必现在思及仍然是胆颤心惊呢!

    于是墨奴的第一句话便道“我其实也酷爱音律,如今想当面请莫师兄卖小弟一个人情,准许刘贤弟与其家人长留我华山之巅,我好时常就近请益。而曲大哥与我乃生死之交,又是闲云野鹤,与刘贤弟长久共处,想必还能研制出更多美妙的音曲,因此,请曲大哥念在结义之情勿作推辞。”

    莫大先生难得的微笑道“岳老弟你真够义气,够豪爽!你为了正义为了兄弟情,不惜陪上整个华山派的前程,莫某自诩为侠义,在岳老弟面前,实在是微不足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刘师弟是当事人,你须得问问刘师弟。”

    刘正风并非傻子,他虽然酷爱音律,但是同样珍惜自己的家人。这一次就是因自己家人,才累得曲祖孙和衡山派上下受制人手。试问他又怎么能再次重蹈覆辙 ?五岳剑派中,也只有华山派能与嵩山派相抗。何况自己这个急人之急的岳二哥,他如果知道自己有难,纵然是相隔千里也会奔赴救援。到不如至他华山,大家并肩作战,来个以逸待劳。

    刘正风思及于此,便冲围在自己身边的家人和弟子道“都是我没用,累及师门和门人…我…师兄,我去之后,希望你能善待我门弟子…正风实在是愧对师兄啊!”

    向大年等弟子冲刘正风围圈而跪,皆垂泪口呼师父。

    在原著中,刘正风都是正气凛然,义气滔天,除了小公子刘芹贪生变节之外,另外之人皆视死如归,实在是五岳剑派中不可多得的一股清流。可见这些人的品性之高,如今面临分别,刘正风又有多么的不舍?真的是犹如被人削肉剜心般疼痛。

    所以他才恳请师兄莫大善加珍惜。

    这也就说,刘正风已经选择归隐华山。既然是归隐,当然不能带上门人弟子。

    莫大先生道“师弟你放心,你的门人都是了不起的江湖侠士,我一定会善加尊珍惜的!”

    刘门弟子放声痛哭。

    良久,曲洋哈哈笑道“好!!!咱们兄弟情深,生死与共。岳贤弟都不怕,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为兄就去你们华山享享清福吧!”

    衡山派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但是经此一役,衡山派已经嵩山派彻底翻脸,墨奴实在是担心左冷禅会再来捣乱,于是他请莫大先生移驾至书房。

    莫大先生生性耿直,并不喜欢遮遮掩掩,如果不是念在墨奴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是不会撇开众人私下与墨奴商议要事。

    此刻,莫大先生面含几分不悦之色,道“此处六耳不存,岳掌门但说无妨,咱俩的谈话,外人是不可能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