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医圣 > 第1055章 我想当好人
    此刻,在种种威逼利诱之下,观众席里立刻开启了群众的内部斗争,大家互相监督、互相倾轧、互相揭发。

    其中,还有类似眼镜男这些“现形的小坏人”,为了救赎罪孽,拼命想要揪出那些更坏的“替罪羔羊”,俨然成了这些劫匪的帮凶走狗。

    难怪陈永仁能安心的作壁上观,有了眼镜男这些帮凶走狗,这五万多人的自查行动,基本不用他费什么力气。

    要知道,自古以来,卖国贼一旦背叛变节,迫害起自己的国人,往往比侵略者更加的卖力!

    这一幕幕,将人性的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免让人想起了某个比较混乱的时代。

    宋澈看在眼里,叹在心里。

    但他更多的还是将注意力放在那些武装分子的身上。

    他和外面的官差们一样很好奇,这货劫匪是怎么混进来的?

    蓦然间,宋澈发现附近一个劫匪的身上粘着两根草……

    那一刻,他就明白了,这些劫匪很可能是藏在草料饲料的箱子里混进来的!

    因此,哪些人拥有管理饲料的职务便利,就最有可能是奸细!

    不用怎么猜,宋澈就把嫌疑锁定在了岱钦的身上!

    他是驯马师,平时林玖龙寄养在马场的几匹赛马都是他负责照养。

    而这些赛马的饲料都是每天成箱成箱的运送过来,岱钦趁机会往草料箱里塞几个劫匪进去,像蚂蚁搬家一样,连续运上几天,就能轻而易举的将这一伙劫匪和武器给送进来!

    看来这才是岱钦的人生小目标。

    原以为他的野心只是想借助林玖龙上位当个小富豪。

    没想到他的野心居然如此爆棚,竟然跟人合伙挟持了整座马场!

    此刻的沙田马场,背后蕴含的财富无疑是一个大大的天文数字!

    先不说那些赌资,光是聚集在这里的国内外达官贵人,他们中的每一条性命都可谓价值连城!

    可能只需要跟霍长盛、赵嘉良两位大佬敲一敲竹杠,拿到的赎金就足够岱钦潇潇洒洒的策马奔腾好几辈子!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果然不是好士兵,岱钦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黑化有多彻底,他想把林玖龙这些大佬都踩在脚底下……

    但值得一提的是,岱钦现在都不知道藏在哪里,或许岱钦根本不准备现身,只想等着陈永仁他们拿到赎金后分自己一笔,然后就远走高飞了。

    但现在不是操心岱钦的时候,宋澈反而更担心霍长盛、赵嘉良还有巴彦他们的安危。

    “宋澈安答……”

    正想着巴彦,巴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了。

    宋澈转身一看,就看到巴彦、凯文等一干骑师还有其他的工作安保人员都被劫匪驱赶到了场中。

    宋澈立刻想过去,就被一个枪口投来的红外线顶在了脚尖前面。

    无奈,宋澈只能隔空喊道“有没有事?”

    “我没事,大家也都没事……呃,只是没受伤。”巴彦哭丧着脸道。

    刚刚他和其他骑师正领着赛马去做尿检,结果就被几个突然冒出来的武装分子给劫持住了。

    除了巴彦人高马大,其他的骑师都是小身板小弱鸡,很快就被制服住了,巴彦不敢造次,只能束手就擒。

    看到巴彦等人被要求蹲下抱头,宋澈稍稍安心,又遥望了一眼依旧灯火通明的贵宾包厢,其中有几个包厢依稀也可以看到蹲靠在落地玻璃窗边的人,想来霍长盛、赵嘉良这些大佬在劫持中也享受到了特殊待遇,被单独隔离看管了。

    或许也方便从他们的身上敲诈勒索巨额赎金。

    这一批人被挟持到赛场上以后,很快的,第二批就来了,是那些马主和驯马师。

    在里面,宋澈看到了赵慧珊和耿卫华,确认他俩也安然无恙,这才暂时松了口气。

    但是,这些人里面,宋澈唯独没发现霍景文的身影。

    当时霍景文和自己一起在医务室里,事发突然,两人分别忙着打电话报信,结果宋澈先被劫匪头子陈永仁召唤来了赛场上,霍景文后续却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但愿他没被抓住,但愿他能帮上忙……”

    宋澈默默祈祷,想起了自己被逼自投罗网的时候,临走前将手机留给了霍景文,就是希望霍景文能继续联系狄天厚和龙家兄妹,指引他们赶来救援!

    ……

    在宋澈动心思的时候,这场标榜医心治恶的义诊行动也进入了尾声阶段。

    陆陆续续有人通过了人际关系的检验,被认定是心灵健康或者轻微病症的人群,然后被一个个的放离去了出入通道,幸免于难。

    之前就说过了,穷凶极恶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人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即便有些人存在着一些品德问题,但也远远构不上伤天害理。

    于是乎,五万多人的观众席,经过半个小时的自查行动,人数在肉眼可见的减少,犹如潮水褪去,最终稀稀疏疏的只剩了大约三千人左右!

    这留下来的三千人,才是陈永仁要重点治疗的目标人群!

    而且宋澈怀疑,陈永仁这么做,也是想尽量减少人质。

    人质不是越多越好的。

    五万多人,太难管理了,而且还未必能敲出什么价值,不如找个由头轰走了。

    只要贵宾包厢里的那些大佬掌控在手里,就是把这些小鱼虾都放生也没什么损失。

    直到有十分钟左右再没出现过安全离开的观众,陈永仁的声音才又在广播里响起。

    “自查得差不多了,结果和我一开始估计得差不多,事实上还要更好一些,罹患心恶病的人居然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不错不错,值得庆祝。这证明在社会主义的领导下,总体的大风气还是好的。”陈永仁很欣慰的总结道。

    但看着那些剩下来的罪恶人士,陈永仁的态度就不友善了,寒声道“这些人里,涉及杀人和黄赌毒黑拐骗的人,都往赛道上站一站……别想蒙混过关,我刚刚一直不说话,但那些摄像头都盯着了,非让我点名的话,我就用子弹点名咯。”

    闻言,那些大坏人也不敢再心存侥幸,老老实实的走下观众席,站到了赛道上。

    “排排站,保持秩序,跟丧狗似的,你们干坏事的时候也这么散漫吗?”陈永仁很严厉的吆喝道。

    对待这些坏家伙,陈永仁几乎就是在对待阶级敌人。

    宋澈粗略一看,这一批穷凶极恶,可以称之为罪犯的家伙,居然也有三百多人!

    “你们应该就是属于那些患了恶性肿瘤的高危病人了。”陈永仁啧啧道,那一双眼睛不知道潜伏在何处打量着这些大恶人。

    其中有几个人举起手似乎想要辩解澄清,陈永仁径直道“别着急,死刑犯都有自辩的权利,我会保留你们的应得权益的。但在这之前,我得处理那些良心病症相对较轻的病人。”

    观众席上,稀稀疏疏还有两千多号人。

    这些人大致就属于没直接违法犯罪,但偏偏做的事情又可恶可恨。

    其中,一开始的那个人    |    渣眼镜男居然还在,看来这他的人品也是真的差劲,居然连五个穷凶极恶的“替死鬼”都没找够。

    “其实你们这些人,我有时候反而更憎恶。”

    陈永仁一开口又是疾言厉语,沉声道“因为你们这些人,有时候比那些违法犯罪的坏人更可恶更卑鄙,因为你们做的事情一直在打法律的擦边球,明明做的就是违背公序良俗的坏事,偏偏法律奈何不了你们,你们说说,你们自己可不可恶?”

    这些人都战战兢兢、亡魂丧胆。

    “还好,相比赛道上站着的这些大坏蛋,你们的良心恶化程度,好比是长了良性的肿瘤,只要割了就还能有活路,关键还是不能放弃治疗。”陈永仁又给了一线生机。

    那个眼镜男带头叫道“我愿意接受治疗!给我个机会,让我接受良心的治疗吧!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

    “你当你是刘天王,跟我站在天台上演对手戏啊?”陈永仁忍俊不禁的道“可惜我这个陈永仁不是警察。你想做好人,得去问医生,看他让不让你做好人。”

    医生?

    眼镜男等人怔了怔,很快的,就纷纷有人聚焦到了一直站在场中的神医宋澈!

    “宋大夫,站了这么久累了吧,快,搬一张小马凳给宋大夫歇歇脚。”陈永仁很客气的道。

    宋澈拿起话筒,笑道“你大浪淘沙,从几万人里筛选出好人坏人,你才是劳苦功高呢。”

    “我只是做了一个热心市民应尽的义务,比起你的善举,就是九牛一毛。”陈永仁笑道“我只是想给宋大夫减轻一些工作量,现在你看到了,只剩这么点人了,而且他们的病症轻重缓急,我都给你分类好了。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治疗方案,先治治这些相当于良性肿瘤的坏家伙们。”

    宋澈笑问道“如果我还是拿不出有效的方案呢?”

    “那我还是只能代劳了,人家一般都是直接割掉肿瘤,我要不然就割掉他们的手脚,给他们长个记性?”陈永仁提议道“把手脚割掉,就相当于把恶念割掉,是这样吧?”

    宋澈的眼中厉芒闪烁。

    论起除恶的手段,这个陈永仁,比起电影《无间道》里的那位,堪称是天使和恶魔的两个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