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山海碑歌 > 第614章:圣女沐血池,极乐似伽南
    “恭送仙师,健还山海”

    峡谷河道旁内外,乃至左侧崖坡上,那数千明侠正摇礼恭送洛羽一行渐行渐远。

    恍惚间,驾车慢慢远去的方向,似传来了少年朗朗之音,正回荡于万山之中,直冲飞雪连天,映衬此间褐石崖壁上,那刻书得龙飞凤舞的几列苍劲大字。

    少年朗声气荡荡,亦如崖壁铭书同曰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惟愿仙道成,不欲人道穷;?北都泉苗府,中有万鬼群。但欲遏人算,断绝人命门;?阿人歌洞章,以摄北罗酆。束诵妖魔精,斩馘六鬼锋;?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

    随着少年此声幽幽远去,水跃天已抬头侧望向了崖壁上,那洛羽为日月洞天所留下的渡心经文。

    她喃喃着似患得患失“他走了。”

    小茶依旧静立在飞雪之中,痴望着眼前苍茫的世界,喃喃道“不,师尊留下了”

    在水跃天疑惑的目光下,她忽然转过头来,露出了一抹甜蜜的微笑“水姐姐,你说日后这万里大山中的后辈们,会记得师尊吗?”

    水跃天报以淡淡的宽慰笑容与坚定之色“一定,一定会的。”

    小茶用力点头,遂又看向那飞雪连天的苍茫北方,怅然而喃喃“日后啊,在这儿就在这万里大山中,人们一定会口口相传着今时今日的故事。

    那一日呀

    山外,来了一位看似不过十八年华的青衫剑修。

    这青衫剑修啊~虽然看着毫无修为,像极了那若不经风的病秧子,却一剑破了星门,退了夜游,更败了魔尊,南北皆称其为仙师。

    只他那未曾露面的两柄仙剑,已惊艳了九天,洞开了此间日月山河。”

    一边说着,她一边望向了日月洞天的左右峡谷峭壁,浅笑着露出一对极好看的酒窝儿,接着道“有人说,那未曾峥嵘于人前的两柄仙剑,一为日,二为月,所以才有了这日月洞天;

    也有人说,不对不对!是一为心,二为光。

    因为他心中有光。

    而后,那青衫剑仙,于日月洞天上静坐了春秋,见了天地阴阳,斩了兴雷恶蛟,独自洒脱北去。

    只留下了,这崖壁上的几列经文,与落款的三个大字——我来过。”

    水跃天似在一霎那间明白了小茶先前所言的那句,‘师尊留下了’是何意。

    她遂笑语点头“对,洛道子他来过,也留在了我们明侠的心中。”

    神罚大陆,中部,圣地丘海。

    圣地丘海,虽名中有一海字,却并非湖海,乃是广袤无际的丘陵地带。

    若是能于九天之上俯瞰此间大地,则状如丘壑连绵起伏的海洋。加之此丘海地界乃墨灵族生息之地,故而名曰——圣地丘海。

    丘海地势西高而东低,右临星辰大海;左望如墨虚空;北上接壤伽南所在的苦寒雪原,为横陈东西,奔流不绝的忘煞河所阻挡;而南下,则可至明侠盘踞的万里大山。

    此地内,阴煞之气滋盛,灵气稀薄得几近于无,更是长年累月如暗夜笼罩。

    所以,能在这圣地丘海中生存的族群,要么是邪修之辈,要么就是墨灵族人奴役的凡人奴仆。

    圣地丘海其内原始林野散布于谷壑之间,而丘山之上,或多或少会建有三角状的石屋舍分布、亦或者塔楼耸立。

    墨灵族,建筑多以石质,成三角状。而高塔耸立之处,必定有邪修强者坐镇。

    而在丘海地域内,则有一纵贯南北的河流,名曰黑水。

    黑水源于忘煞河中西部处分流南下,至丘海中心蜿蜒环绕成巨大的湖泊,再分流左右,一路向东南入星辰大海,一路向南而入万里大山。

    故此,这广袤的圣地丘海因这黑水,而一分为四大界域。

    西北最为广阔的高地,占据丘海面积近半,乃实力最为强大的血衣恶来魔尊的领地,号——血屠岭;

    东北地域靠近浩瀚星辰海的狭长区域,乃极乐尊者之地,号——极乐界;

    而剩下的南面略小的三角地带,本为已陨的青灯夜魔领地,号——鬼门川。

    不过青灯已然不在,如今这与万里大山接壤最多的地带,已是混乱不堪,群魔乱舞。

    别说两位健在的尊者窥伺这块肥肉,就是其内大大小小的邪修强者,亦是眼馋不已。

    除却这三地之外,在丘海的中心位置,还有先前所说的一片广阔湖泊。

    其内黑石山岛林

    立,隐隐成环,水色暗沉,俯瞰如一朵战犯的黑莲。当中‘莲蓬’所在巨峰之巅上,乃立有一座雄伟的冲天塔殿。

    这漆黑如墨的塔殿,巨大无比如擎天之柱,顶布云天处环绕有一圈血云,似赤符血咒缓缓顺时转动,正搅动八方风云。

    此塔殿,正是墨灵邪族的圣殿,而这方圆百里的湖泊,皆是圣地的统辖范围。

    墨灵圣地历来有铁律,非圣相级别的魔尊,未得圣殿允许,擅自闯入者,皆无由而诛之!

    也就是说,这百里湖泊内,除了圣殿中的黑衣圣使和巡守司职之人外,几乎没有旁人敢擅入。

    墨灵圣殿,位于圣山之峦巅,乃墨灵一族禁地。即便是尊者前来,也要沿山道玉阶徒步而行,表示敬畏之心。

    因为其内,供奉着墨灵圣主的一滴最为精纯的精血,犹如圣主亲镇,不可亵渎。

    如此圣地,那承载圣殿的圣山自然高绝,沿宽阔的玄玉步道向上,依次耸立有十二巨柱。

    这十二柱,通体如墨染,高达七丈,粗壮成方,环雕各异星辰方位,闪烁幽蓝之辉,如虚空寒星慑四方。

    而在这十二星柱顶上,皆塑有一雕像!

    这雕像可不是寻常之物,乃是镇守此地的强大暗星宿卫。

    他们分别是

    「具备恐怖

    幻灭之力的第一星柱——玄枵;

    轮回之力的第二星柱——娵訾;

    梦魇之力的第三星柱——降娄;

    嗜血之力的第四星柱——大梁;

    重御之力的第五星柱——实沈;

    刺魂之力的第六星柱——鹤首;

    魂火之力的第七星柱——鶉火;

    魄灭之力的第八星柱——鶉尾;

    不死之力的第九星柱——壽行;

    冥火之力的第十星柱——大火;

    雕魂之力的第十一星柱——析木;

    星兆之力的第十二星柱——星纪。」

    这十二星卫乃是上古圣战时期,那墨灵圣主麾下殒命的十二名圣相魔尊,阴魂不散所化的宿命星卫。

    他们一直执念宿守在圣山之上,旦有敢越雷池半步者,皆无情抹灭之。其实力虽然大不如前,却也至少在亚尊一线,甚至有的堪比魔尊!

    若是这十二卫连手,恐怕就是如今的任何一位圣相魔尊,都非其对手。

    如此一来,这无尽岁月里,墨灵圣主虽然不在圣地,被困神赐,但正有此十二星卫在,墨灵族中未敢有一人敢觊觎圣主之位。

    因此墨灵一族皆畏称这十二暗星宿卫,曰之——圣殿十二冥卫。

    而自十万年前墨灵邪族被放逐在这儿之后,他们就从未放弃过重归山海。

    所以,为了激励族群重归山海,复昔日荣辉之心,圣殿每隔百年,会于圣地开启一次朝圣之争。

    这朝圣之争,便是邪修中的年轻一辈,无论种族,不论修为境界,更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能闯过战力被压制在双子期的十二冥卫所镇守的山道,便可获得进入圣殿的资格。

    而进入圣殿者,若可步道塔顶,则能近距离一睹圣主精血的风采,同时受圣主血脉之力的强大气息沐罩四十九日。魂力强大者,甚至能突破桎梏,修为突飞猛进。

    此刻,圣殿上空的赤符血咒,正闪烁着妖异的红芒而映照阴沉的云空,同时发出雷鸣般的滚滚雷音,似那巨大的血色磨盘,正在塔殿晶顶的支撑下缓缓旋转。

    就在这赤符血咒环绕旋转之际,阵阵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威压,正如魔神降世一般,罩盖八方。

    而这无比强大的威压根源,却只是那塔殿顶端一株拳头大小,正在微微反向悬浮转动,未曾绽放的黑莲!

    墨灵邪修都知道,圣主的精血,便臻润在那黑莲之中。

    如今这圣殿所立的巨峰下,那十二星柱外,一巨大的半月圣台道场上,正有奉圣命而至等候在此的诸邪魔尊,与亚尊、双子等强者。

    他们成群各自居一方,无一不仰头观望着圣殿上空的异变。

    其中有斜披灰黄禅衣,脚踏草履,颈戴骷髅念珠的极乐界邪修。

    也有身着黑衣,长发披肩的鬼门川邪修强者等。

    更有身罩血衣斗篷,佩戴罗刹鬼面的血屠岭人。

    此刻,那一年前,曾被洛羽设计重创的亚尊恶战,竟也赫然在列。

    显然,这恶战经过一载时间的修养,已恢复如初。

    只是其血衣遮盖下,似隐隐可见右臂处空落落的,显然那是被洛云的紫藤巨蚺所伤,再也无法恢复,也因此他至今都未能踏入尊者之列。

    而在他的身前

    ,则静立着一位同样身材高大,笑面诡异凝固不化,双目赤红,血气威压笼罩四方的魔尊。

    此人,正是当今墨灵邪族中的最强魔尊,令人闻风丧胆的血衣恶来!

    只见那恶战,浓眉微凝道“那珈男受沐圣血,不是只需四十九日吗?缘何虚耗一载不见出关?难道”

    不等其说完,其兄长恶来魔尊血目已斜视看来,闪烁嗜血寒芒,警告道“圣女名讳也是你能提及?圣女之为,又岂是你可揣度?”

    说着,他竟露出一抹邪异的狞笑!

    恶战一见这笑容,心中莫名胆寒,畏惧道“兄长教训的是!我我只是只是心中不平,那极乐老儿能近圣殿为圣女护法,兄长又为何不可?”

    不等恶战说完,恶来魔尊已重新望向了圣殿塔顶方向,哼笑道“~愚蠢!”

    也不知他这‘愚蠢’二字是指其弟,还是另有他人。

    圣殿内,塔顶禁地中。

    此刻,在这塔顶最高处的暗室内,四周昏暗不明,当中嵌有一圆池,池波如镜,外罩红绸帘幔。

    穹顶结晶成莲,隐约可见塔顶外那正悬浮转动的一朵煞气升腾的黑莲。

    那黑莲下有一根茎,自半空垂挂而下,穿过结晶穹顶,深入如镜池水之中。

    其间,可见数片青光莲叶,睡卧浮波。

    红染的霞光正透过穹顶结晶散射而下,映照在池波当中,荡起八方粼波之光晕。

    此池,乃圣血池。

    据说,此池中水并非凡水,乃至阴之水,寒极不固,可滋长阴煞之气,乃墨灵圣主所遗留。

    而这一朵青叶黑莲,名唤混沌青莲。

    混沌青莲乃天地灵芝,五万年生花,十万年积阴含苞待放,莲开却只一霎,如昙花一现。故混沌青莲需采极阴而生阳烈,其生于阴煞,而滋阴延年,至极绽放化阳生之气。其未成熟绽放时,乃至阴之物,正适合邪修修炼。

    但,一旦其成熟绽放,则成阳烈之状,黑莲化青红,万邪不侵。只要魂魄安在,就是活死人,肉白骨,也不自在话下。

    总之,此等天地灵芝,好处多多,因其阴阳变化之性,而得名‘混沌’二字。

    所以混沌灵芝如今成黑色,实乃邪修至宝,堪比无上邪物。也正因有此混沌青莲滋养,才能保墨灵圣主精血十万载生生不灭。

    至于墨灵圣主的精血,则只有墨灵圣主的血脉后裔,才能进入这池中,从而以至阴之水沐炼其身,受圣血洗炼其魂,从而实力突飞猛进。

    而在这如镜淡红池水内,隐约可见一窈窕赤身女子,正盘坐池底,背依莲根,浑身为血气煞影环绕,却不得入,似成僵持不下之状!

    当此之时,红绸幔帘垂挂的圣血池外,正背对静坐着一位闭目的老者。

    这老者寸发灰白、面色七分红润,三寸长眉、半尺华须,身罩百家粗布禅衣,看其身材该是微胖。

    此刻,他正手缠八十一禅珠,缓缓向上捻动,发出轻微的‘哒哒’拨动声。

    这八十一颗禅珠,粒粒皆煞气盘旋其内,隐成幽冥血色,似有恶鬼魔煞欲冲破而出!

    ‘哒哒’念珠拨动声依旧,正缓缓向上拨动。

    当他捏住那第八十一颗禅珠时,已停下了动作,开口闭目似自言自语道“何故踌躇?”

    这声音听着慈祥而宁静,却又透着丝丝怜惜之意,清晰地回荡在这昏暗寂静的禁室内。

    不多时,池内传来了女子空灵孕耳的天籁之音“释尊,珈男不知一旦放下,是正果还是地域”

    显然,这池中女子,正是那甘入虎穴的珈男圣女。

    而那背坐池外的老者,正是为其护法的魔尊之一,极乐尊者。

    只见极乐尊者开口,幽幽道“正果如何?地域又如何?不过梦幻泡影,霎那一念生灭尔。”

    珈男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充满着不解与困惑“一念生灭吗?释尊,您也曾是伽南,又为何自甘坠入魔道?”

    “道无仙魔,不见如见。”极乐尊者,闭目面带微笑“我之果业在地域、在苦海。地域不清,何来证果?何以谓伽南?”

    闻得此言,珈男惊疑呢喃“地域不清,何来证果?释尊您您到底是谁?”

    四周昏暗,沉寂片刻,极乐尊者终是开口道“有人曾唤我伽南尊者;今,也有人唤我极乐魔尊。”

    珈男霎那惊震!

    “祖师,真的是您?!”

    显然,珈男口中的祖师,正是指这位极乐魔尊,乃那十万年前大愿赴神罚,愿渡无边苦海的万古十二尊,伽南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