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天才保镖 > 第333回 你上吗?来吃肉
    一只鸟被阿红烤得内焦外糊,更分辨不出是大雁还是水鸭子。他给林洋了一只腿,尽管饿但是林洋还是吃得很挑剔。吃到最后的骨头,反到比肉还好吃。

    “我猜,你根本没做过饭?”

    阿红吹火弄得自己脸上黑一块灰一块的,粉嫩的嘴唇也被涂得黑黑的,小心翼翼的啃着一只鸟翅说。

    “怎么不会?这鸟不是我烤熟的?”

    林洋无奈地笑着,把咬不动的鸟骨头扔进火堆里说。

    “是的,是你烤糊的。”

    阿红停住咀嚼的小嘴儿,嘟起嘴唇,白了林洋一眼。

    “不好吃吗?你还把骨头都吃了。”

    看着阿红这故作出的又萌又怒的表情。林样着实不忍心否认。挑了一下眉毛说。

    “嗯,好吃!酸酸的,像醋溜鸭子,别具风味。”

    阿红知道林洋说的这句是假话,把手里的,她还没咬下多少的整只鸟翅,扔进火堆里。拍了拍染成黑色的手指头说。

    “再去打一只,你来烤烤,看有多好吃!”

    她拿起枪就要往洞外走。林洋一把拉住他的裤腿,央求着。

    “我是说着玩的,其实挺好吃的。别去了!”

    阿红回头看着他,噗嗤一声转怒为喜。

    “是吗?既然好吃,你都吃了吧!”

    她把这只糊糊的根本看不出是鸟的东西,放在林洋手里。这是他们唯一的食物,林洋怎舍得自己独享。他笑着把这只鸟掰开,吹了吹上面的灰。

    “我有个吃法,你要不要一起试试。”

    阿红哼了声。

    “你有什么新花样,能把他吃成饕餮盛宴吗?”

    阿红说着坐到林洋身边,林洋把鸟从中间掰开,把半只鸟放在她手里。说。

    “你知道满汉全席吗?”

    阿红不解地看了他一眼说。

    “知道又怎样,你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一只鸟做成满汉全席吗?”

    林洋摇了摇头说。

    “那倒不能,你可以把这只鸟想象成满汉全席里的烤乳猪,吃起来就不是一个味儿了。”

    阿红掰着鸟肉,白了他一眼。

    “烤乳猪我都没见过,怎么想它是什么味道的?”

    林洋掰了一小块儿放在嘴里,闭上眼睛慢慢的咀嚼着。

    “你像我这样,一边吃一边想,回味,没吃过烤乳猪,红烧肘子,烤羊腰子,你吃过吧!我现在嘴里就是红烧肘子和烤羊腰子的味道!”

    “屁!还烤羊腰子。还不如红烧猪蹄呢。”

    阿红尽管抱怨,还是学着林洋的样子,慢慢的咀嚼。

    “没有!还是酸酸的苦苦的味道,哪来的红烧猪蹄。”

    林洋轻轻地推了推她。

    “诶!卖火柴的小姑娘你一定知道吧?课本上学过的,红红的炉火香喷喷的烤鹅。啊!嘴里有烤鸭的味道了吧。”

    阿红看着他闭着眼睛陶醉的样子,面带笑容地在火堆里拿出一根燃着火的树枝。

    把林洋的另一只手掰开,树枝放在他手里。

    “这样才像呢,卖火柴的小女孩,是举着火柴冻饿而死的。”

    呵呵!

    林洋也睁开眼睛笑了。

    “我要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就是冻饿而死在你这个没良心的地主婆家墙外的。”

    阿红抬手想打他,又轻轻地把手放下。收住怒气和笑容说。

    “你的伤怎么样了?真的有那么严重?”

    林洋偷偷的瞥了她一眼,阿红低着头表情很沉重,能看得出她是在为自己担心。心里莫名的舒服。

    “也许没那么坏,也许比他说的更恐怖。”

    阿红一脸担心的抬起头,看着他。

    “真的?恐怖到什么程度?”

    林洋看了一眼洞外说。

    “你知道,高位截瘫是什么样子的吗?”

    阿红摇了摇头。

    “那是一种病?”

    林洋指了指她说。

    “对!就是你这个样子的。”

    阿红一脸懵逼的眨眨眼。

    “什么样啊?我这样吗?”

    林洋也左右慢慢地摇了摇头。

    “基本就是只能头动,其他的地方都动不了。”

    阿红好像被吓到了似的。

    “啥!那不是植物人吗!”

    林洋不高兴地转过身。

    “怎么能和植物人一样呢!植物人,只有一口气,活着和死了一样。高位截瘫,思想和意识都有只是动不了。”

    “那样更惨,还不如植物人呢!”

    阿红心直口快地说。

    “是啊,我要真变成那样,你把我弄到那个为你挖的坑那里,把我埋了算了。”

    阿红摇了摇头。

    “你舍不得?”

    阿红又摇了摇头。

    “你是什么意思。”

    阿红白了他一眼。

    “那样太费事儿了,我直接把你丢在这个洞里,直接把洞口堵上不就行了。”

    林洋伸出手指在她头上弹了一下。

    “最毒妇人心!是不是我一睡着,你就堵了洞口跑了?”

    阿红坏坏的一笑。

    “还真不一定,你睡一觉试试,看我会不会把你堵在这里。”

    林洋想报复他一下,没想到一伸手正好碰到他不该碰的位置。阿红反手给了他一巴掌,林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阿红气急败坏地吼了声。

    “你松手!”

    林洋无动于衷,笑嘻嘻的看着她。

    “这样你还能跑?”

    阿红脸上也没有生气的样子,眨了眨眼说。

    “你都变成高位截瘫了,你说,你,你那个东西还,还有没有用?”

    林洋预感到不好,这家伙要对自己动黑手。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虽然他腿上的神经不怎么灵敏。可,那个地方好像一点儿没受影响。她要一把抓下去不得了了。

    无可奈何,他一把把阿红拉进自己的怀里,阿红的耳朵贴在他脸上,他不由自主地亲吻了她的耳垂儿,脸颊。双唇游走到脖子下面,碰触到伤口上的丝线。

    “你,不要!”

    林洋抬起头,阿红转过脸,跟他面面相窥,眼睛里的情愫已经变得不可名状。

    “你干嘛停了?”

    这一次,四片嘴唇狠狠地贴在一起。

    洞穴中间的火光明明灭灭,那些像舌头一样的火苗舔抵着紫红色的木炭。投影到洞穴石壁上的影子,一头跳跃的乱发。洞口外的树林里时不时地传出蛐蛐的鸣叫。嘤嘤耶耶。在整个洞穴里环绕。

    红色的火苗渐渐地缩回到蓝色的炭火里,洞里变得黑暗,洞外笼罩着静悄悄的夜色。偶尔吹进洞里的微风,掀起覆盖在炭火上的灰烬。春又生的小火苗,再次冲破那些灰烬的包围,直起腰,摇一摇头,再次尽情地伴着洞壁上的乱发舞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