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江门归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诊治3
    冉氏宽慰曾夫人说道,“我也是做过舅母的,平心而论,却及不上你,穆公子是个有福气的,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你别太担心了。”

    最后一句话,虽然是安慰,可是说的却十分无力。

    冉氏也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知女莫若母,她知道女儿比谁都紧张。

    爱屋及乌,她心里的担忧虽然及不上曾夫人的舔犊情深。

    却也十分忧心。

    曾夫人挥了挥手,“不要紧,我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了。”

    却说此时。

    已经过去了大半炷香的时间。

    江冉仔细的查看慕容羽指尖放出的血液。

    流出的血液颜色似乎在渐渐的变浅。

    江正堂点了点头,“按着针法记载的时辰,一炷香时辰便是极限,我瞧着穆公子似乎受不住了。”

    江冉早就注意到了。

    慕容羽的脸色渐渐的变得苍白,似到了极限。

    江冉心里揪了一下,她轻轻的喊了一声,“阿羽。”

    慕容羽睁开疲惫的双眼,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江冉低声说道,“就要快了,你再坚持一下。”

    慕容羽的头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点头。

    几人仔细的观察血的颜色,感觉颜色已经变浅许多。

    江冉看了一眼,香已经燃到了尽头,心里透着急切,说道,“娘子,你和柳烟再查探一下,现在血中是否还有残毒。”

    柳月连忙取了血和柳烟一起查看。

    片刻说道,“现在已经查不到毒素。但是,并不能排除主子体内的余毒已经清除完。”

    毕竟这一套针法是江冉第一次用,效用如何,谁也不能保证。

    现在脉象杂乱,也不能通过脉象来诊断。

    江正堂仔细的查探着慕容羽脉息,“冉冉,时辰到了,不管余毒是否清除,都必须收针了,不然穆公子只怕是受不住了。”

    江冉已经感觉出来慕容羽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

    她平稳的收针,然后起身。

    须臾。

    慕容羽的气息微微的平稳了些许。

    可是脉息依旧杂乱,不能平复。

    江冉替慕容羽掩了衣襟,只露出左臂。

    第一步已经完成,她的却心里不敢掉以轻心。

    江正堂说道,“现在他这脉息这般杂乱,也不知道能不能熬的下去,此时刮骨,实在是有些危险。”

    慕容羽微微的睁眼,低声说道,“以后,可能没时间了,就现在吧!我熬得住。”

    江冉也知道,自从她签下了军令状,皇帝已经注意到她了。

    的确,以后再也找不到机会了。

    江冉看向了慕容羽,“真的行吗?”

    收针之后,慕容羽犹如鬼门关走过一遭,整个人近乎虚脱。

    此时听到江冉的询问,慕容羽依旧打气精神嗯了一声。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江冉的身上,等着她做决定。

    江冉静默了片刻,缓声说道,“师父,开始准备吧。”

    江正堂退居二线。

    江冉和宁大夫准备刮骨疗毒,柳月在一旁协助。

    虽然江冉已经开创数次,可是这种疗毒却从不曾经历过。

    江冉接过宁大夫递过来的柳叶刀,手微微的抖了一下。

    视线落在了慕容羽的手腕之上,伤痕累累。

    她微微的蹙起眉头。

    转过头来与宁大夫商议,“便从手腕之处开始吧!”

    宁大夫也是这样思虑的,“我只怕这蚀骨的地方太多,刮骨之后,这只手臂以后不能承受力量。”

    宁大夫所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慕容羽已经缓和很多,勉勉强强的挤出一个笑道,“无妨,开始吧。”

    因为刚才放血的缘故,他的脸上毫无色彩。

    此时虽然说笑,却有气无力的说道,“冉冉的外伤术越发的精湛,不过就是刮骨而已,至少我今日不会死在你的手上了。”

    江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他只说对了一半。

    若是开创太大,她也一点把握也没有。

    更何况,若是这般折腾一次,他只怕是要去了大半条命,若是毒依旧无法去除,那就是白白的折腾了。

    “丫头,不如我来吧!”

    宁大夫看她这样的神色,有些担忧,便主动的说道。

    江冉回过神来,宁大夫这个年纪,肯定是坚持不下来,更何况,自念念开始,所有的外伤治疗都是江冉医治的,江冉缓了缓道,“我来吧,师父帮我看着就行。”

    宁大夫点了点头,看着江冉有些担忧。

    江冉看向了慕容羽,“去唤了柳烟进来,把他的手臂按着。”

    她相信慕容羽的承受能力,不过医治的时候,哪怕一丝一毫的动作也不允许。

    慕容羽并未反对。

    江冉拿了银针封了几处穴道。

    这是江氏止血针法。

    为的是以防等一会慕容羽失血过多。

    准备妥当之后,她才拿起柳叶刀,从手腕之处,微微的用力。

    刀很锋刃。

    她把握着力道。

    利落而坚决。

    慕容羽整个人颤了一下。

    江冉不去看他,整个人沉浸在医治过程之中,她利落的划开肉,露出臂骨。

    臂骨透着乌青之色,果然是被毒浸染。

    江冉一点点的操作,宁大夫和柳月在一旁指示。

    柳月的声音十分的肯定,“可以了,已经露出白骨了。”

    江冉手心发热,背心发凉,力度上不敢有片刻松懈。

    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

    直到伤口缝制之后。

    她衣襟已经湿透了。

    不仅仅是她,其余几人也是一样,透着虚脱。

    江冉一直保持着不动,起身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麻了半边。

    而慕容羽熬到现在,到得最后的时候,整个人慢慢的陷入昏迷。

    宁大夫说道,“丫头,你去休息,我来给他上药。”

    柳月扶起江冉。

    走了出去的时候,正好对上迎面而来的曾夫人。

    可是此时此刻,江冉却给不了曾夫人答案。

    结果如何,她也不知道。

    曾夫人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过来,连忙说道,“没事,你好好的休息。”

    江冉摇了摇头,“我去换一身衣服。”

    她的衣服已经浸透,裙摆上沾染了不少血渍。

    这衣服已经不能穿了。

    她去清洗之后,换了一件衣服出来。

    又微微的吃了一点东西。

    宁大夫年岁大了,江冉便执意让宁大夫回去。

    江正堂熬了半天,也回去了。

    她和柳月柳烟轮流守着。

    慕容羽陷入昏迷之中,当天晚上就发了热。

    因为创伤的位置太大,发热本就在江冉预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