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夫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什么东西
点此章节报错
    一驾马车,从神都而出,马车寻常,不过是用寻常木材做的,只是车厢前头用黄布幔子做的帘子,帘子厚重,即便是一路南下有许多大风天,都没能将这厚重的黄布幔子吹起来,也就更别说看到这车厢里的那位真容了。

    驾车的马夫也看着寻常,穿着粗布衣衫的他生了一张更为寻常的脸,沉默寡言的汉子好似只会驾车不会说话,从出神都到一路南下,马车走了半个多月,竟然途中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只是到了用饭的时候,他自然会停下车,从行囊里拿出吃食,独自一人坐在车厢旁安静吃着东西,至于车厢里,他从来都没有管过,这样一来,甚至都让人怀疑,这车厢里到底还有没有人。

    换源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半月之后的一天,马车驶离官道,要抄一条小路,从这里走,可以节省半日的时间,能早些穿过长平州边境,来到黄龙州境地,只是小路路不是很宽,加上路上也并不平坦,自然便更加颠簸,只是不管怎么颠簸,车厢里始终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无比安静。

    直到马车通过一条小河上的木桥,小路两边出现不少百姓,看着这架马车,很多人便自然而然停下脚步仰头看去,马夫沉默不语,只是轻轻挥动手中的鞭子,让马车走得慢些,不过当马车来到这些百姓身侧的时候,一个看着已经年过花甲的庄稼汉子,骤然丢出手中的锄头,然后整个人直接朝着车厢里冲去。

    汉子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手中鞭子挥动,直接一鞭子结结实实地打在眼前的庄稼汉子身上,啪的一声,庄稼汉子的身体断成了两截,正好从马车两边坠落下去,与此同时,那些原本还在观看的百姓忽然纷纷出手,而并非四处逃窜。

    很显然,这是一场密谋多时,准备充分的杀局,针对的就是这架马车和这马车上的那人。

    汉子沉默不语,只是微微皱眉之后,手中的鞭子挥动更为频繁了些,好些扑上来的杀手在此刻都没能躲过他手里的鞭子,毫无疑问,被这根鞭子打中的杀手,此刻都倒在了血泊中。

    半个时辰之后,马车缓缓驶过,车轮上沾满鲜血,在地面上压出两条长长的血痕,直到很久之后,才渐渐消散。

    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的汉子在马车走出很远之后,才木然道:“走漏了消息,有鬼。”

    车厢里有人微笑开口,声音轻柔,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到处都是鬼,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这只鬼出在什么地方,需要好好查查。”

    汉子说道:“这一路上会有些麻烦,说不定走不到终点。”

    车厢里那人笑了笑,“我这一生,如履薄冰,每一步走得都很凶险,天底下最凶险的地方我都活得很好,这些地方又有什么关系?倒是你,不要太自大,须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记住我说的这句话,不然你真的很有可能无法活着回来。”

    汉子无所谓地摇头道:“死了就死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好活的了。”

    听着汉子这句话,车厢里那人叹了口气,轻声道:“你果然是差了那口气啊。”

    木然的汉子没有说话。

    ……

    ……

    马车出长平州, 然后入黄龙州,在黄龙州内遭受了数次袭杀,那个木讷的汉子经历了多次大战,最后也负伤不轻,到了距离剑气山不足数千里之后,马车在官道一侧缓缓停下,马车里那人微笑道:“还真想死在这里?”

    汉子没说话只是咳嗽,有些血丝顺着嘴唇旁流出,汉子伸手擦去,平静道:“我真没打算活着回去。”

    车厢里那人笑道:“你要是死在外面,陛下可就不高兴了,陛下要是不高兴,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汉子叹了口气,微微起身,掀开那黄色的布幔子,这才看到了里面的那人模样,那人面白无须,皮肤发白,却不是那种变态的白,他甚至生有一双丹凤眼,此刻微微眯起,给人一种很中正平和的意味。

    穿了一身寻常绸缎衣衫的那人伸手搀了汉子一把,然后自己走出车厢,将怀里的盒子丢了出去,汉子一把接住,有些木然问道:“这就是那个东西?”

    那人笑道:“是的,陛下有旨意,非得送到剑气山不可,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就把制造问题的人都杀了。”

    汉子叹气道:“陛下这么说话,真是好些年都没有听过了,其实我有时候就在想,咱们要是都在王府,一辈子打猎喝酒,不比做什么皇帝舒服?”

    同样是出那座王府的李恒笑了笑,“就你这想法,怪不得陛下一直按着你不让你去北境,要是你真去了北境,说不定喝两口酒就敢去找妖帝拼命。”

    汉子摇头道:“我是喜欢喝酒,不是傻子???????????????。”

    李恒笑而不语,只是坐到车厢上,轻轻拿起鞭子,然后扯了扯缰绳,驾车这种事情,其实很多年之前他就不做了,之前那位陛下还不是陛下的时候,他便是马夫,只是随着后来陛下成了陛下,也不怎么乘坐马车之后,他就没有做过马夫了。

    只是时隔多年,还是驾轻就熟。

    李恒看着两边不断倒退的景色,想着之前出宫之前陛下说的话,有些感慨。

    天底下的景色,说好看,其实也好看,说不好看,其实也不好看,其实好不好看,就看要和谁一起看,不好看的时候大概就是没那个心情。

    风景在心中,便有这么不同。

    马车缓缓而行,道路前方已经出现数道人影。

    李恒看到了,却也装作看不到。

    马车照常往前,眼看着距离对方已经不足数丈,李恒这才叹气道:“让开,别挡着。”

    有人面无表情说道:“把东西拿出来?”

    李恒看着那人,问道:“什么东西?”

    那人皱眉道:“你知道的,别浪费时间,车厢里那个人还能做些什么吗?”

    李恒摇头轻声道:“我说的是,你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