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清月爱随风盛安然郁南城 > 第628章 我跟你一起去
    高湛确认车里听不见了,这才坦白。

    “城哥这会儿应该在飞机上了。”

    “什么?”谈书静脸色一变,“他去哪儿了?”

    “f国。”

    高湛看了一眼夜幕,“不出意外,飞机已经起飞两个小时了。”

    郁南城今天下午的飞机飞f国,没告诉任何人,就是不想让人浩浩荡荡的去机场送他,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却没想到郁景希出了事。

    三万英尺的高空上,巡航灯一闪一烁。

    机舱里,郁南城将遮光板打开,却只看到黑漆漆的一片。

    他眼皮跳了一整天,以前从来都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直坐立不安。

    “嗨,先生,”身边传来一道女声。

    身边的女人朝着他露出笑容,主动询问道,“你心情不好?”

    郁南城礼貌的打了招呼,却并未太多回应。

    “要不要喝一杯?这家航司的红酒很不错。”

    “谢谢,我太太不让我喝酒。”

    女人微微一愣,得体的笑了一下,了然了。

    夜色已深。

    救援队等待了一个小时,对讲机里传来叶岚的声音,“坠崖车辆已经找到了。”

    顾天恩说,“情况怎么样?”

    “车里没人。”

    听到这话,顾天恩脸色一变,“景希不在?”

    “不在。”

    翌日一早。

    ‘盛唐集团少总裁坠崖失踪’的新闻便上了头条,晨间新闻里,主持人的播音腔播报着现场实况。

    救援队一直到凌晨才将坠崖人员救上来,但是却只找到已经完全毁损的一辆轿车,原本应该在后座的郁景希不知所踪。

    “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失踪了?”

    象山脚下的酒店里,谈书静气的直跳脚,“难不成坠崖之后,景希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他自己一个人长翅膀飞了?”

    “你冷静点儿,”高湛拉住她,“要是别人下去也就算了,叶岚亲自下去找的,难道你觉得叶岚能看错?何况现在车子都已经捞上来了。”

    “我是这个意思么?你在这儿添什么乱呢?”

    谈书静气的话都说不清楚,看到叶岚刚从洗手间出来,忙说,“小叶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急。”

    叶岚点点头,“我知道的,景希不见了,大家都很着急。”

    “书静,你刚刚说的没错,这件事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沙发上,一直没说话的秦波忽然开口。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秦波说,“既然是连人带车一块儿坠崖的,那既然车在,景希也应该在,可是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

    “什么?”

    “如果不是小星星跟景希打电话的话,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景希去哪儿了,我问了比赛会场的人,景希坐车去终点,是临时决定的,所以……”

    “所以什么?”谈书静急了,“什么时候了,你别卖关子了,直接说。”

    “所以有人混淆视线,想要用汽车坠崖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叶岚迅速的接过话来,沉声道,“坠崖之前,景希就不在那辆车里了。”

    所有人都怔住了。

    顾天恩立马站起身来,“我立刻让情报局调出象山附近所有的道路交通网,全力搜索。”

    叶岚说,“我跟你一起去。”

    谈书静还愣着,一时半会儿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湛拉住她的手,目光沉沉,“书静,我们就不去添乱了,这两天把孩子们都带回家,千万别再出什么事了。”

    秦波说,“新闻的事情我想办法压一下,南城和安然在国外,要是看到新闻的话,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反而干着急。”

    “那就这么瞒着他们?”谈书静有些着急,“那万一……呸呸呸,没有万一。”

    “等事情查出眉目了再跟他们联系。”

    “好。”

    眼下事情复杂,只能这样了。

    盛小星是下午醒的,做了一场噩梦。

    醒来的时候,碰到了身边的尚婉。

    “嗯?”尚婉揉了揉眼睛,“你醒了?”

    盛小星怔怔的看着尚婉,一双眼睛通红,“我哥呢?”

    尚婉摇摇头,“没找到。”

    这话落下,盛小星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可刚站起来,忽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又重新栽倒在了床上。

    “星星,”尚婉赶忙扶住她,“你发烧了你知不知道?”

    山上风大,大冷天的,大雪把大半个山都封了,盛小星凌晨一回来就发烧了。

    “我哥呢?”盛小星讷讷的念着,眼泪就又流了出来,“我哥呢呜呜呜。”

    “谈阿姨他们都在想办法呢,星星你别哭啊。”

    尚婉越劝,盛小星反而哭的越大声了。

    “别哭了。”

    “砰”的一声,一道开门声响起。

    尚婉吓得一个激灵。

    穿着牛奶睡衣的小女孩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站在床尾,盯着盛小星,“哥哥都还没找到呢,你现在哭,哭的太早了。”

    盛小星立马指着她的鼻子,“舒欢,你这丫头有没有心?哥白疼你了!”

    “车子坠毁,是婶婶亲自下去核实的,哥哥不在车里,那就说明坠崖之前,哥哥就已经不在车里了,这就表明,这件事有别的问题,你这么哭,能解决问题吗?”

    尚婉怔怔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姑娘,人都傻了。

    也就八九岁的样子,小学生,长得可爱,一双眼睛睡眼惺忪的,可是说起话来却条理清晰,论证充分,完全不输推理家。

    这就是盛小星天天挂在嘴上的那位,她的神童妹妹?

    “那哥现在在哪儿?”盛小星也被她说懵了,抽泣了两声,追问着。

    舒欢把粥碗递过去,“你把它喝了,我就告诉你。”

    盛小星立马接过粥碗,三下五除二给干完了。

    “现在可以说了吧?”

    舒欢吸了吸鼻子,“天恩叔已经去查道路网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你等着就行。”

    说完这话,她背身离开。

    ‘咔哒’一声门响,盛小星猛地回过神。

    “你耍我!”

    尚婉慌忙夺过空碗,“这个不能砸,不能砸。”

    “别动气,冷静,冷静,干嘛跟小孩子计较。”

    盛小星气的直瞪眼,“她是小孩子嘛?她是心机鬼!”

    尚婉拉着她的手,“她也是为你好嘛,你睡了一上午了,什么也没吃,烧都还没退呢,你就听她的,先好好休息,等着大人去处理。”

    盛小星咬着牙,眼泪直掉。

    直到出了事,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算是个大人,她什么都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