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盛安然郁南城小说名 > 第634章 恨铁不成钢
    “这不对,怎么都是冲着孩子来的?”

    谈书静率先发现了这个问题。

    叶岚和顾天恩顾不上分析这些猜测,他们一个要去找抓回来的雇佣兵问话,一个要去找阮阮。

    叶岚说,“静姐,我和天恩先去处理一下,这儿就交给你们了,周围我让人守着。”

    “好,去吧。”

    等顾天恩夫妻俩走了,谈书静皱着眉道,“肯定有问题,老公,你不觉得么?都是冲着孩子来的,都是咱们家的孩子接二连三的出事,这是要让郁家绝后不成?”

    “别胡说八道,阮阮是郁家的孩子么?再说了,照你这个说法的话,下一个出事的,是不是就应该是舒欢?”

    谈书静脸色忽然一变。

    “快给叶岚打电话。”

    “别闹了你,静静,这个时候咱们就别添乱了。”

    “你打不打?”谈书静气的瞪了高湛一眼,“不打是吧,好我自己去找欢欢。”

    说着,她便拿起衣服出门。

    面对客厅里一群半大的孩子,高湛无可奈何的两手一摊,“没事,别管她,宛宛是吧,你先带一一去洗个澡,这小叫花子一样。”

    尚婉愣愣的点了一下头,带着郁一一去浴室。

    郁景希从刚刚进屋开始就觉得不对,见谈书静走了,也抓着衣服跟了上去。

    虽然这个猜测没有任何依据可言,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也担心舒欢这会儿会不会出什么事。

    舒家别墅。

    谈书静和郁景希两个人一辆车抵达。

    “叮咚,叮咚——”

    “谁啊?”里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开门的是舒家的佣人张嫂,“书静啊。”

    “张嫂,舅妈在家吗?”

    “哟,不凑巧,夫人刚出门,说是要去置办点儿年货。”

    “那欢欢呢?”

    “带着欢欢小姐一块儿去的啊,要不您进来坐着等会儿?”

    谈书静回过神,“没事,不用了。”

    看来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张婶关上门后,谈书静便和郁景希往院子外面走。

    大冬天的,天寒地冻,路边还堆着积雪。

    谈书静刚拉开车门,郁景希在后面扶了她一把,“静姨,小心。”

    他的声音陡然压低,“今天这个时候,舅姥姥会带着欢欢去置办年货么?”

    谈书静如同醍醐灌顶。

    盛唐集团少总裁‘坠崖’失踪的新闻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舅妈恨不得一天十个电话的催着警察局问进展,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有心思去置办年货?

    张嫂在提醒他们什么!

    “给你婶婶和叔打电话!”

    “静姨。”

    谈书静从后备箱里抽出扳手,直接砸了客厅的玻璃,从窗口翻了进去。

    厨房里的水龙头没关,客厅的地板一点点的被水浸透。

    张嫂不知所踪。

    下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谈书静猛地转身,看到站在楼梯口的男人。

    男人黑布蒙面,身形高大魁梧,裸露在外的皮肤呈现黝黑的颜色。

    “欢欢呢?”谈书静脸色一变,后退了一步,“你是什么人?”

    蒙面男拉开拳脚,一句话也不说,一拳朝着谈书静的面门飞了过来。

    谈书静一个侧身,闪过拳头的同时,提起膝盖,狠狠撞在他的下腹上。

    “呜——”

    男人闷哼一声,捂着肚子后退了两步。

    他没想到,来的女人看似弱不禁风,竟然有两下子。

    “老娘当特种兵的时候,你妈还没把你生出来呢!”

    谈书静嘴上叫嚣,其实腿肚子微微发颤。

    娘的,几年没正儿八经跟人动过手了,突然来这一下,竟然有点力不从心。

    男人却摸出一把手枪,黑皴皴的枪口对准了谈书静的面门。

    谈书静脸色一白,双手高高举过头顶。

    “大哥,有话好商量。”

    男人捂着肚子,眼中满是戾气,踩着地上的积水朝着谈书静走近了两步。

    谈书静小心翼翼的后退,可是身后已经是墙壁,退无可退。

    就在男人扣动扳机的瞬间。

    “滋——”

    男人忽然一阵抽搐,不可置信的翻着白眼,轰然倒塌。

    谈书静整个人都懵了,“大……大哥?”

    “静姨,别动!”

    客厅里回荡着舒欢的声音。

    谈书静弯腰的动作立马停住,“欢欢?你在哪儿呢?”

    等了好一会儿,厨房的门忽然打开,穿着睡衣的身影小心翼翼的腿着门走了出来,脚上穿着一双宽大的橡胶靴子,手上也戴着橡胶手套,这副打扮实在是有些滑稽。

    “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呢?”

    舒欢踩在积水上,还站在厨房门口,先问了一句,“他昏过去了吗?”

    谈书静看了一眼,那男人还在抽搐,看着惨不忍睹。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暂时醒不过来……”

    头发都冒烟了,什么情况?

    想到刚刚那阵突然的电流,谈书静一脸疑惑,“欢欢,你干什么了?”

    舒欢松了一口气,拽了拽手里的电线,“做了一点物理实验,看来挺有用的。”

    此刻的厨房里,墙壁上的开关被拆了,电线被扯出来,刚刚舒欢拽着的电线那头刚从水里被扯出来,刚刚电流就是顺着水流通到倒在地上的那道身影上。

    谈书静忽然有些后怕,“丫头,你静姨我刚刚要是也站在水里的话,是不是也这样了?”

    “没事,我在门缝里看着呢,你进来就没沾水,离得远着呢。”

    “万一呢?万一呢?”

    谈书静拍着舒欢的脑袋瓜子,“你这丫头,差点把我给送走。”

    舒欢笑了一下,一双眼睛弯弯的,像是月牙儿,还是那副醒不过来的惺忪样子。

    “你舅姥姥呢?”

    “一大早就出去了,去打听我哥的事情,家里就我和张嫂,对了,我哥怎么样了?我姐不是出去找他了么?”

    “你姐就是个添乱的惹祸精!”

    谈书静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不出去找,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

    叶岚很快赶来了。

    蒙面男人已经被谈书静五花大绑捆起来,带走的时候还在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来的警察在二楼发现昏倒的张嫂,也一块儿送去了医院。

    “队长,现场检查没有破窗的痕迹。”

    叶岚皱眉,站在院子里,拿着手电筒检查草坪的踩踏情况,在墙壁上找到了几枚脚印,“确实没有破窗,是爬上去的,从阳台进的。”

    “阳台?”随行的下属诧异道,“四五米的高度呢,他怎么上去的?飞啊?”

    “夜鹰,不是白叫的。”

    叶岚的脸色十分沉重。

    就算不用询问那些蒙面人,她也已经确定这些人的来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