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上仙为我大杀四方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陷入僵局
    不知此时的虚妄,与青丘的交情如何,她想,若是结局注定是灭顶之灾,那眼下是不是可以试着去逆转青丘一族的命运?只要不让虚妄爱上自己,青丘便不会亡,雪儿的家人便不会魂飞魄散。

    青涟道“狐王爹爹,雪儿尚未修得人身,此时谈及婚事,是不是有些过早了?”

    对青涟的拔刀相助,落雪心中自是感激的,可谁知,狐王却脸色一沉,怒道“雪儿还小,那你呢?一直不肯嫁人,究竟是为何?”

    只见青涟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百年前,她曾跟随爹爹上九重天去给天帝贺寿,那时的她,对龙族三王子一见倾心,狐王也当场同龙王立下了婚约,可后来那三王子悔了婚,说她一介狐妖,不配成为他的王妃,更不配上九重天,娶青丘的公主,倒不如娶凤族的公主来得好。

    后来狐王又给青涟说了几门婚事,都是各妖族的王子,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可青涟都不愿意,她堂堂青丘的长公主,被退了婚,又怎能随便嫁人,她要嫁也一定要嫁一个比三王子更好的人。

    这一拖,便拖了好几十年。

    狐后见这父女二人又一次陷入僵局,便出来打了圆场,她对狐王道“你也别怪涟儿,要不是那个龙傲太欺负人,涟儿也不至于一直不肯嫁人。”

    “哎,九重天上的那些人,一个个狗眼看人低,我青丘一族的公主,有哪一点配不上他,竟敢退婚!”狐王有些生气,落雪感同身受,只因他将气撒在了她的身上,掐得她生疼,疼得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青涟不作声,起先她怪龙傲,眼下她只怪自己眼高于顶,看上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男子,是自己不自量力。

    其实方才不光狐王和狐后生气,落雪也在气,气龙傲悔了婚,伤害雪儿的姐姐,气龙傲瞧不起青丘一族,气秦霄却还同这样的人称兄道弟,气自己竟然收了他的礼物。

    青涟从狐王的怀中接过落雪,伏了伏身,便离开了狐王的寝宫,她低声道“雪儿,你可别学姐姐,千万要挑一个门当户对,对你又好的夫婿。”

    一定要门当户对吗?

    她与秦霄这样,应当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吧?

    可是秦霄说了,但凡是他认定的,便是这世间最好的,既然他认定了她,那她便是世间最好的。

    如此一想,他与秦霄算不算是门当户对了?

    落雪突然觉得好累,累到睁不开眼,身子很沉,心也很沉,仿佛要沉到无尽的深渊,才能醒来,似乎还有一道声音在她耳边喊着“雪儿,快回来吧…”

    那声音好像秦霄啊,可是他究竟在何处?

    落雪用力睁开双眸,望进她眼底的,又是狐王和狐后的面容,他二人面上既担忧,又十分欣喜。

    “我的宝贝雪儿,赶紧瞧瞧,你这模样有多美。”狐后取来铜镜,摆在落雪跟前,狐王亦十分欣慰,他们的涟儿生得已是公主中最好看的,不想,雪儿竟比涟儿还要明艳一些,以她的长相,可是比九重天上的仙子都要好看得多,可他已然笃定,这被子都不让她嫁到天上去。

    听狐王和狐后将自己的容貌说得那样玄乎,落雪倒也好奇起来,可她似乎经历了一场着实费劲的蜕变,一动便觉得浑身都疼。当初豆包幻化成人身时,也不见她这样痛苦过,她将狐后执着铜镜的手往自己跟前拉了一拉,瞧了自己一眼。

    镜中的容貌,与她今生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唯有眉宇间多了一道朱砂,显得眉眼更加浓重一些。

    狐后倚在狐王的肩头,竟哽咽起来“咱们的雪儿,终于幻化成人身,比别的公主足足晚了两百年,我我还以为她这辈子都”

    狐王拍着狐后的背,安抚道“好了好了,别哭了,雪儿这不是幻化成人身了吗?好生调理些时日,我便亲自教她术法,她一定会是我青丘最厉害的公主。”

    狐后连连点头“如此,甚好。”

    落雪从睁眼开始,就不曾见到过青涟,她问道“青涟姐姐呢?”

    狐王道“别提那丫头了,不就是让她同魔尊见个面说说话,培养培养感情,又不是让她明日就嫁去魔界,不喜欢的话,大可以从长计议,可她倒好,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人家千里迢迢来我青丘,她却把人家晾在一边,让我这个当狐王的,颜面何存。”

    魔尊?虚妄!

    落雪只觉得后背袭来一阵凉意,原来虚妄竟是狐王想让青涟所嫁之人,如此说来,青涟正是因为此时离家,才躲过一劫的吧。

    “狐王爹爹,你说的魔尊,可是虚妄?”落雪问道。

    狐王道“就是那小子,难道雪儿忘记了吗?你小的时候,他还抱过你呢,虽然是魔界的人,却是个一表人才的小伙子,可比九重天上那些混账东西好多了,涟儿若是不肯嫁,不如雪儿,你嫁了吧。”

    落雪一听,整个人仿佛五雷轰顶,她撇开脸去,道“姐姐不嫁的人,定然不是个好人,我也不嫁。”

    可自己一说完,心口便如同被刀子扎了一般,疼得险些晕过去,这逆天改命之事,确实是做不得的。

    若是真的改了命,那么自己这一世,会不会就会存在于世间了?可是要她眼睁睁地看着前世的雪儿被逼嫁入魔界?眼睁睁地看着青丘一族被灭?眼睁睁地看着辰渊真人葬身火海?

    她救不了他们,心口的剧痛,仿佛是在告诉她,万般因果,皆由命定,谁都改不了。

    “不嫁便不嫁,雪儿还小,娘亲还想多留你几年。”狐后见落雪捂着心口,怯生生地缩在床塌上,便只好打了圆场。

    狐王十分不解,他分明没有逼她们嫁给虚妄,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这姐妹俩,怎么都一个样?

    可他的宝贝小公主都疼成这样了,此事,还是慢慢来吧。

    落雪想明白了,也看开了,心口便不那么疼了,她冲狐王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