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上仙为我大杀四方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诡异
    眼下,她昏迷不醒,应当是大劫将至,秦霄不知青丘一族如何度劫,可他并不想让她度过这道劫难,他宁可她将前世的修为与记忆,一同忘却在这场大劫里,与辰渊真人再无瓜葛,与青丘再无瓜葛。

    今生今世,只做他一人的雪儿。

    落雪方才从火窟处坠下后,便掉进了前世的幻境里。

    那是初春时的青丘,鸢尾花开得漫山遍野,清风徐来,鼻边满是花香味,阳光洒在背上,晒得人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落雪就这样趴在青草地上,舒服地睡着午觉。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嬉笑声,她睁开眸子,直了直身子,正要去揉眼睛时,她突然觉得不对劲,她的手怎么变成了白色的爪子?

    她抬起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也全是绒毛,脑袋上还长着一双尖耳。

    这副模样,不是雪狐,又是什么?

    “雪儿,你也来啊!”

    这声音,急雪觉得有些熟悉,她顺着声音的那头望去,惊得倒退数步,若眼下不是四条腿走路的雪狐,她只怕会摔一个狗啃泥。

    那人,竟是她一直在担心的青雪?

    难道?她是?

    落雪想了想,若她与自己毫无瓜葛,自己又怎会时不时担心她的安危?

    可…这一切似乎太诡异了…

    落雪抬起爪子,狠狠地挠了自己一下,很疼,她竟然不是在做梦,那眼下,自己身处何地?秦霄又在哪里?

    “雪儿,快过来啊!”青雪在一旁又唤了一声,落雪不习惯四条腿走路,可她既然在唤她,她便只好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或许是嫌她走得太慢,青雪三两步走了过来,将她抱在怀中,一路走到小溪边。

    小溪边上,正有几名长得十分明艳的少女,正赤着足,在溪边戏水。

    陌生的幻境,陌生的人,落雪自然只注意这几名少女,一个不留神,青雪已经松开了手,她整个身子掉进了溪中,溅起不小的水花,惹得那几名少女一阵娇嗔,随后她们一个个皆捧起溪水往她身上扑来。

    落雪素来不喜无缘无故地吃亏,便往小溪里头蹦了一蹦,顿时水花四起,又惹得那些少女一阵娇嗔。

    一来二往,不管是她们几个,还是落雪自己,浑身上下都滴着水珠,她们衣着轻薄,被水打湿后,曼妙的身躯一览无遗。

    世人皆道青丘狐族是祸害,只因她们生来便长着魅惑人心的面容和娇俏婀娜的身段,可世人皆不肯承认,若不是那些男子心怀不轨,又怎会为狐所累?为狐所害?

    落雪不知道狐族是不是也有害人的妖精,可她知道,饶是仙人,亦有害群之马,因为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些人,而怪罪整个族类,这便是世人的过错。

    身边的这几位,或许是雪儿的姐姐,可落雪不解,既然已经转世为人,前世的事于自己而言,已经毫无关系,为何此时,自己会出现在此地?

    这…究竟是哪里?

    “雪儿,你究竟何时才能幻化在人身?”

    落雪又被青雪抱了起来,她轻轻一拂,自己身上的水便干了个透,浑身的绒毛蓬松蓬松的,仿佛从未下过水一般,几位姐姐身上的衣裳也都干了。

    她们巧笑着走了过来,着粉色罗裙的姐姐道“青涟姐姐,你就别着急了,狐王爹爹这样宠爱雪儿妹妹,定然不会催着她去修行的,再说了,幻化成人身有什么好的?我们不过是长得好看一些,别的族类的姑娘们,哪一个愿意来我们青丘玩耍?好像我们要抢尽天下男子,让她们孤苦一生似的。”

    另外几位姐姐也连声附和,都说样貌天注定,生得好看并不是她们的罪过,凭什么要排斥她们。

    青涟?原来她叫青涟,落雪想,那青雪是谁?是自己吗?她用自己的名字拜入古月门下,是不是想要唤醒自己前世记忆?可那些记忆不是她的啊,唤醒了又能怎样?

    青涟笑道“无妨,旁人如何待我们,我们无需在意,雪儿自然也不会在意,她们不与我们来往,我们姐妹几人自己找乐子便是。”

    众姐妹纷纷点头称“是”,粉裙姐姐戳了戳落雪的脑袋,道“还是当一只狐狸好,能被青涟姐姐这样抱着,雪儿,姐姐好生羡慕你啊。”

    “青莹妹妹,休要胡闹,雪儿出生时身子便不如我们,方才戏水时,怕是累着了,狐王爹爹这会儿也该回来了,我们先走一步。”青涟垂眸望了一眼落雪,眸中哪里有半分化身九尾狐时,想取她性命时的狠绝?看得落雪只想往她怀里钻,她好羡慕前世的小狐,能有这样疼爱自己的姐姐。

    青雪说罢,便抱着落雪往狐宫走去,她与落雪同为狐王与狐后所生,按着青丘一族的规矩,她二人是正宫所出,是嫡出,方才那几位姐姐,都是各位妃子所出,是庶出,惟有嫡出的她们二人才可以与狐王与狐后同住在狐宫。

    落雪任由青涟抱着,对周遭的一切,她都觉得陌生,幸好她只是一只狐,不必说什么,也不必做什么,闭着眼假寐便可。

    狐宫在青丘南面的青凌峰上,从上山的路口起,便有诸多侍卫把守,一路上时不时能听到侍卫们恭敬地喊一声“涟公主、雪公主好。”

    窝在青涟的怀抱里太过惬意,不多时,她当真睡了过去,再睁开双眸时,两张很好看的面庞便出现在眼前,他二人仪态庄重,衣着华丽,望着自己时,又那般怜爱,应当便是狐王与狐后。

    “让爹爹好好瞧瞧,雪儿是不是长大了。”狐王说着,便从青涟手中将落雪接了过去,抱在怀里掂了掂,笑道,“雪儿果然又重了一些,再下去爹爹可要抱不动了。”

    狐后在一旁抚着落雪的后背,道“是该替雪儿择一位夫婿了,也好替我们照顾她。”

    择夫婿?落雪有些吃惊,依着方才那几位姐姐话中的意思,自己眼下分明还未修得人身,明明还是一只小狐,便要让她嫁人?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难道虚妄也快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