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叶云霄安若溪 > 第72章 洗脚水让你喝个够
    张泰本来下意识地想说算了,毕竟他和宫家许家比起来,渺小得就如一粒尘埃。

    但他余光扫过叶云霄的目光,心中就一颤。

    他感觉,如果他说就这么算了,这位叶先生估计对他会很失望。

    这是一个机会!

    就看他敢不敢了。

    妈的,人死屌朝天,不死万万年。

    凭什么他就该被这两位二世祖扇?今天他就要尝尝扇这种身家亿万的二世祖是什么感觉!

    张泰盯着许印辉。而许印辉却是用阴沉凶狠的目光回盯着他。

    似乎在说,你要敢扇我,就弄死你丫的。

    张泰却被这被许印深的目光激起了心中的凶性,谁年轻时不好勇斗狠,血气方刚?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社会这条长河的河水冲刷中磨去了菱角,变得世故圆滑。

    但是世故圆滑不代表就没有了血性,不代表就是任人欺辱的软柿子。

    nt啪quot

    张泰蒲扇般的大手狠狠抽在了许印辉的脸上,让他的脸迅速肿胀起来,鼻血也在哗哗往下流。

    许印辉不敢置信地望着张泰,这肥猪还真敢抽他?

    但是,他还来不及缓过神。张泰又是一巴掌扇来。

    那一边,许玉堂眉头抖动着,他这儿子可是许家老爷子的心头肉,平常连他都不能打骂,此时看到他被别人打,那可真的受不了。

    但是,当他想要开口时,却看到叶云霄阴沉沉的目光扫了过来。

    顿时。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求情的话也憋了回去。

    宫家在中海的财富和势力比许家强得多,但在这位叶先生面前也是孙子一般,而且宫成业在来时就提醒过他,这位叶先生可是能轻易覆灭宫家的存在。

    能轻易覆灭宫家,那许家就更不用说了。

    张泰连抽二十耳光,许印辉的脸完全成了猪头,肿胀青紫,鲜血糊了一脸。

    接下来轮到宫子灿,这小子经历过美洁的事后可比许印辉要识相。

    这让张泰的力道放轻了一些,但二十耳光下来,也是惨不忍睹。

    nt本尊说过要保天悦,这两小子打张经理,就是打本尊的脸,你们说说怎么处理?quot叶云霄冷声说道。

    宫成业心中发苦,都想把宫子灿给塞回娘胎去。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但他必须得表这个态,他深吸了一口气道quot叶先生,我与张总经理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这次我教子无方,让张总经理受委屈了,为了弥补,中心大厦整个九十九层,我无偿租给张总经理,租期为十年。quot

    张泰闻言,顿时大喜过望,整个九十九层啊,要知道他开天悦的店面租金一年就八百万,整个九十九层的租金加起来上亿了。

    十年的租金,就是十几个亿。

    nt许家直接赔偿张总经理五亿现金,求张总经理和叶先生原谅。quot许玉堂苦涩道。

    这次的祸事是他儿子惹出来的,算起来宫家是被牵连了,他赔偿的不仅仅是这五亿现金,而且宫家做出的赔偿,肯定会在之后宫许两家的合作中再度返还给宫家。

    nt那就这样吧,以后要是张总经理出了什么事。唯你们两家是问。quot叶云霄冷声道。

    宫成业和许印辉连连点头,这下不仅不能打击报复,还得拼命护着张泰了,要不然他一出事就得算他们两家头上。

    张泰却恍如在梦中。看神仙一般看着叶云霄。

    他只是选择了相信叶云霄,受了点皮肉之苦,却得到了他做梦都不敢想像的回报。

    ……

    第二天,叶云霄一家人已经回到了江城的家。

    叶朵儿兴奋地大叫一声。抱着几天没见的娃娃。

    而安若溪也是直接躺到了床上,在床上滚了两圈,抱着被子全身都放松下来。

    nt从中海回来,不觉得反差比较大吗?quot叶云霄笑着问母女俩。

    nt虽然中海也很好,总统套很舒服,但我还是喜欢自己家里,这床躺着就是踏实。quot安若溪闭着眼睛回答。

    nt我也是,虽然同学说我家的是狗窝,但我可喜欢我们自己家了。quot叶朵儿也说道。

    nt公主城堡不想要了?quot叶云霄问。

    nt当然想要,我可以一天睡在公主城堡,再一天睡在这里嘛。quot叶朵儿纠结了一会儿说道。

    安若溪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很认真地对叶云霄说道quot老公,我们得分清楚梦想和现实,女王宫殿和公主城堡虽然很童话,但只有在想像中它们才梦幻。或许照进现实的时候,其实就跟鹰国那些古堡一样,外面看着极美,里面却阴森破烂,还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呢?quot

    nt不会的,我保证。quot叶云霄急忙道。

    nt扑哧quot

    nt你傻了呀,这都只是梦中的事儿,你保证什么呀!好了。别说话了,我眯一会儿,等会儿还要去公司开会呢。quot安若溪笑着白了叶云霄一眼,然后又躺了下来。

    而此时。江城白云大厦一家高档餐厅里。

    安若云一袭淑女长裙,俏脸上脂粉淡施,也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美女模样。

    在她的对面,则是一个穿着阿玛尼,戴着劳力士,一副成功人士派头的青年。

    nt我公司的业务遍布全球,今天刚花了一亿美金在米国建立了一个数据中心,而我很快就要被派到那头。拿米国绿卡,米国那边的福利是你想像不到的。quot青年一脸高高在上的倨傲神情,似乎拿米国绿卡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情。

    安若云有些后悔了,眼前这个青年叫白康平。家中富裕,人长得又帅气,是以前她学校的白马王子,也是她的暗恋对象。

    前几天两人在同学会上见了一次面,今天白康平就约她了。

    她兴奋了许久,精心打扮了一番前来赴约。

    但现在,她却坐立难安。

    若是在以前,安若云肯定就会花痴一样迷这白康平,会觉得很荣幸,会觉得他很厉害,甚至会把他当成金龟婿,做梦都想着嫁给他,成为一个阔太太。

    但是如今,安若云却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浅薄,他的傲气虚荣,崇洋媚外一眼就被她看透了。

    对比起她的姐夫叶云霄。这男人就是一坨狗屎。

    安若云想起了叶云霄那天晚上说的话,一个人如果没有深度,就会显得浅薄。

    她现在特别理解这句话。

    真的很奇怪,以前觉得姐夫是废物。现在他在她心中的形象却高大得令她都难以想像。

    nt若云,你嫁给我后,就能和我一起去米国,一起拿绿卡了。你高兴吗?quot白康平问道。

    nt我为什么要高兴?quot安若云觉得很无语。

    nt那可是米国,你不应该感到荣幸吗?你爸妈都会笑疯的,朋友也会羡慕你。quot白康平理所当然地说道。

    nt白康平,是什么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我会嫁给你?还跟你一起去米国?你是在做梦吧。quot安若云起身冷笑道。

    白康平愣了一下,脸色铁青,大怒道quot你以前给我写的纸条不是说做梦都想嫁给我吗?现在是我看你可怜给你一个机会,你难道不该感到荣幸吗?quot

    nt我呸,那是以前我无知,现在你真让我感到恶心,你还是可怜别人去吧。quot安若云拿起包就要走。

    nt你这婊子,给我说清楚。quot白康平暴怒地一把拉住安若云的手腕。

    nt你放开我,不然我叫我姐夫收拾你。quot安若云大惊失色道。

    nt你姐夫,那个吃软饭的废物?你信不信老子让他跪下喝我的洗脚水,他也会乖乖照做。quot白康平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狂笑道。

    nt是吗?你既然这么喜欢喝洗脚水,今天就让你喝个够。quot叶云霄却突然出现,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