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言行像是被戳中了痛脚一样,黑着脸说道,“胡说八道!我会因为这个心理不平衡?我只是不希望你在我去三亚的时候,来打扰小智!”

    借口!

    别扭的家伙!

    明明就是不喜欢自己亲近小智胜过他,竟然在这里胡扯!

    秦鸢翻了个白眼,没有戳破他的谎言,而是冷淡的说道,“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如果你不去,等生完孩子,你也不用去上班了。”路言行缓缓说道。

    这句话正中死穴。

    秦鸢抽了抽嘴角,看向男人,然后说道,“好,我去!”

    路言行的唇角得意的翘起,然后直接开车,回了路家。

    秦鸢心中带着怒气,对他没有好脸色,路言行也不介意,反倒带着几分得意进了书房。

    秦鸢在床上坐了一会,认命的站起来,收拾衣服。

    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程佳怡的号码。

    秦鸢猛地变了脸色。

    她犹豫片刻,还是接通了电话。

    “怎么这么慢才接电话?”程佳怡不满的怒骂道。

    她那边嘈杂的厉害,不知道是在哪里,秦鸢听见了一个中年妇女粗声粗气的说买菜。

    “秦鸢!”程佳怡怒道。

    秦鸢回过神,淡淡的解释,“我刚刚在洗澡,没有听见。”

    这个解释挑不出毛病来,但是程佳怡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她凶狠的威胁,“别忘了你的母亲在我手里,你最好是听话些。”

    秦鸢握着手机的手指发紧,咬牙道,“我一直很听话!”

    “那就好,这段时间多拍一些你和路言行亲密的照片,发给我。”

    程佳怡笑道,“我现在就在你们母亲的身边,要是你惹我生气了,我可是随时随地都能够在她身上报复回来的。”

    秦鸢一怔,咬牙说道,“我已经什么都听你的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程佳怡漫不经心的冷哼,“你只用听话就可以了,我等着你的照片,哦,你的母亲也在等着呢。”

    她说完,立刻笑着挂了电话。

    等电话那边的声音消失,秦鸢脸上的怒意当即消散。

    她已经在程佳怡那里吃了很多次亏了,没有道理还会被她用同样的手段给气到。

    她只是为了迷惑程佳怡而已。

    最重要的是,她刚才在那通电话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地点。

    秀石菜市场。

    如果知道这个菜市场在哪,是不是也就能够知道母亲在哪里了?

    秦鸢立刻打开电脑,查出这个地名。

    全国叫秀石菜市场的地方,一共只有五个,但是其中一个,正好在三亚!

    是不是老天都在帮她?

    秦鸢的心脏激烈的狂跳起来,她隐隐的意识到,也许她马上就能够找到母亲了!

    “你又在看什么?”

    路言行皱着眉头走进房间,看到放在地上的箱子,显然是还没有收拾好,秦鸢却在玩电脑,顿时问道。

    秦鸢回过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路言行,我们去三亚的话,能去这个地方吗?”

    “我要去这里!”她的手指着电脑上的名字,目光灼灼。

    路言行一怔,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见只是一个菜市场,神色顿时奇怪起来,“你要去菜市场?”

    千里迢迢去三亚,竟然想要去菜市场?

    这是什么脑回路?

    秦鸢当然看得出来他的怀疑,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能够见到母亲重要,她加重了语气,快速得说道,“求你了,我要去这里。”

    “那里有什么?”路言行沉声问道,一双眼睛探究的望着秦鸢。

    这个女人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他。

    秦鸢一噎。

    没有找到母亲,她不能露出口风,不然又会像上次一样打草惊蛇,被程佳怡意识到,就会立刻将母亲转移,到时候,她想要再见到母亲就难了。

    她眼珠转了转,僵硬说道,“没什么,只是听朋友说过,这里很有特点,想要去瞧一瞧。”

    一个菜市场能够有什么特点?这分明就是敷衍。

    路言行眉眼发冷,淡淡的说道,“你想去,那就去。”

    秦鸢喜形于色,还没有来得及说道,就听见路言行继续说道,“但是,我不希望有人骗我,如果让我抓住把柄……”

    他语气淡漠,威胁的意思浓重。

    秦鸢只觉得一口气没有喘上来,差点将自己呛死。

    路言行盯着她笑了一声,转身进了浴室。

    他一走,房间里的压抑好像立刻消失不见。

    秦鸢浑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她双手捂着脸,心乱如麻。

    路言行已经意识到不对了,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浴室里传来细细簌簌的水流声。

    玻璃上映出他矫健的身影,若隐若现。

    秦鸢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水声停下,没过多久,路言行就走了出来。

    他腰上围着一条浴巾,胸膛上还有些未擦干的水珠,性感十足。

    他拿着毛巾,懒懒的擦着头发,秦鸢看了一眼,心脏快要跳出来了,顿时忘了自己刚才在想些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

    路言行走到她身边,皱眉问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东西收拾好了吗?”

    秦鸢抿唇,“好了!”

    路言行看了她一眼,蹲下身体,将箱子合起来。

    他宽厚的肩膀和坚硬的肌肉映入眼帘,秦鸢想要装作没有看到都不可能。

    她情不自禁的转过头,好担心明天会长针眼。

    路言行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带着几分笑意问道,“你耳朵红什么。”

    “我没有。”秦鸢立刻捂住耳朵,掩耳盗铃。

    路言行嗤笑了一声,忽然俯身,双手撑在她的身侧,压迫感十足的说道,“我明明看见了。”

    温热的呼吸就在耳边,秦鸢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她羞恼的推开他,怒目而视,“我没有!”

    她推开路言行站起来。

    路言行低低的笑了一声,懒散的伸了个懒腰,身上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一阵晃动,越发显得他男人味十足。

    “早点睡吧,明天带你去三亚。”他的声音透着一种暖意。

    秦鸢一愣,抬头看过去,男人的面容在灯光下俊朗的仿佛不似凡人。

    她傻傻的点头,心跳漏了一瞬。

    路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