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权宠天下:神医小毒妃 > 第738章:不嫌事大
    徐玉卿声音清脆“她堂姐夫病重,堂姐找她借点银子,她竟然不肯,还出言羞辱堂姐的婆婆,这不是冷漠自私、目无尊长吗?”

    燕泓和燕禹兄弟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过多震惊,显然是心中有数了。

    他们可是见识过李家人是如此无耻的,徐玉卿口中的那个堂姐,应该就是李纯宝大伯的女儿,都是李家人,还能好到哪里去。

    李纯宝既然不肯给,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

    燕禹也不急,继续问“除此之外呢?还有吗?”

    徐玉卿见状,心中一喜。

    她来宫中伴读多日,经常听见他们兄弟说起李纯宝这号人,她岂会不妒忌。

    父亲说了,她能被挑选进宫伴读,是陛下相中了她,日后大有可能成为皇子妃,甚至是太子妃的。

    她家中的后院明争暗斗不少,她小小年纪自然耳濡目染,王佩兰哪里是自己的对手,那个李纯宝才是自己最大的劲敌啊!

    “最后那堂姐婆婆没法子了,便将那位堂姐卖给了李纯宝,以此来换取救命钱,谁知,她竟然也应了。”徐玉卿清了清嗓子,“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她何至于如此无情?殿下,依我看,她才该来学堂里读读书,好学会尊敬长辈、善待亲人的道理。”

    燕泓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白了她一眼“闭嘴吧,太傅来了。”

    他的宝姐姐是仙女下凡来体验生活的,哪需要读书学道理?她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燕禹曾经被人冤枉过,也是自己的亲堂哥,他对血缘亲人什么的是一点都不感冒。

    他回了自己的位子坐下,才冷幽幽的说道“亲人有时候也如豺狼一样歹毒,善待不见得会有回报。 还有,你也在学堂里读了好几天的书了,你在别人背后嚼舌根又算什么?”

    他就不一样了,他知道得人恩果千年记这个道理,李纯宝曾经帮过他,他势必是坚定不移站在李纯宝那一边,要拼命维护她!

    徐玉卿一噎,还想要说什么,但梁太傅已经进了屋子。

    她心里有点小怨气,撇撇嘴,还是回位子上坐好了。

    王佩兰在练字,瞧见她回来了,好言相劝“徐姐姐,两位殿下可看重那位李姐姐了,你别再说这些话啦。”

    徐玉卿看着她,拧眉道“王佩兰,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进宫伴读?”

    “啊?” 王佩兰眨了眨眼睛,显然是不大清楚的,“难道我们不是来读书的吗?”

    她在家只能学千字文或者是女则之类的书籍,母亲说了,进宫来了,就能多学一些其他的了,是一件好事情,所以她就用心学习了。

    果然,一段日子下来,她发现在宫里上课是有趣多了,其实那两位殿下也是很好的,大殿下只是在表面上有点凶。

    徐玉卿瞪了瞪她,觉得王佩兰缺了根筋,竟然不知道她们进宫伴读是因为什么!

    不过转念一想,徐玉卿算是明白为什么了。

    王家是有爵位的,有富贵有权势,就算女儿无法中选,家世还是在的。

    可她不一样的。

    父亲是个五品官,家世根基浅。

    父亲说了,若不是朝中大臣没几个适龄的姑娘,也不轮到她进宫。

    既然机会难得,就要好好珍惜,她一定要出人头地才行!

    上课途中,燕泓难得说自己肚子疼要上茅厕,他不是燕禹,梁太傅自然没怀疑什么,就让他快去了。

    不过是片刻,燕泓就回来了,继续认真听太傅讲课。

    很快,就到了下课的时辰。

    下人进来帮主子收拾笔墨纸砚,徐玉卿还想要跟燕泓兄弟说几句,就看见有个小人影走进了学堂里。

    是昨日才见过的李纯宝。

    她梳着双螺髻,身穿淡黄色的长衫,外搭一件嫣红色的绣百合褙子,衬得皮肤白皙清秀,小小年纪就有了几分娇媚,非常惹眼。

    谢琅和江俊杰都没见过她,不由得晃了晃神,此刻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啊。

    王佩兰就直接多了,直接哇了一声,“姐姐,你长得好美啊。”

    李纯宝看向王佩兰,看她小圆脸呆呆萌萌的样子,心里升起了一阵欢喜。

    这可是她精心护肤了一年的成果,被人夸嘛,肯定是开心的。

    “多谢。”李纯宝笑了笑,她一扫在场的人,目光留在了徐玉卿身上,“你就是那个说我坏话的徐家小姐?”

    徐玉卿怔了怔,因为年纪小,还是闺阁小姐,她自然是有点惧怕的。

    她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半个字来。

    燕泓则说“徐姑娘,你既然说宝姐姐冷漠自私,目无尊长,我就把宝姐姐喊了过来,你们分说分说,反正太傅也在,正好给你们评评理呢。”

    梁太傅亦是愣在原地,这关他什么事?

    徐玉卿涨红了脸,没想到燕泓来了这么一招。

    徐家丫鬟见事态不对,赶紧上前行礼赔罪道“李姑娘,我家小姐是看岔了,所以才会说错了话,污蔑了李姑娘的清誉,奴婢替小姐赔罪了。”

    李纯宝也不客气,道“我们还没分说呢,这么快赔罪干什么?你们这样,别人还以为我是仗着皇后娘娘的势,欺负你家小姐呢。”

    徐家丫鬟惊惶,果然是深得皇后看重的丫头,才七岁,说话就如此毒辣。

    “不是的……”

    徐玉卿可气不过,把丫鬟扯开,直接上前说道“好,那我就跟你分说分说!”

    两位殿下同在,她如果撕开了李纯宝的真面目,自己肯定能得他们的另眼相看。

    李纯宝努努嘴,让她继续说。

    “你堂姐昨日来找你借钱,是不是?”徐玉卿说道,“她丈夫病重,正等着银子救命,你却一个铜板都不肯给呢,你堂姐差点就跪下来求你了,那你是不是不孝?不敬长辈?”

    李纯宝挑眉,回想了一下,昨日医馆前面没多少人在看他们,徐玉卿是怎么知道的?

    对了,隔壁好像有一辆马车,那徐玉卿的耳力还真不怎么样。

    “借钱?她们是直接向我要钱,哪里是借钱。”李纯宝白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