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苏雨昕风曜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皇家宴会(二)
    万寿宫。

    皇太后正在梳妆。

    祺妃正帮皇太后簪花。

    只是有些心不在焉。

    今日就是立太子的宴会了。

    可是皇上从未找过她。

    看来弘炅的希望很渺茫了。

    那就只能是皇贵妃生的三皇子了。

    还说什么只愿她的儿子将来做个逍遥的王。

    都是谎话。

    这世上,哪个做母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出人头地?

    就她假惺惺的。

    甚至年前还特意办了个宴会,表明自己的态度。

    今天要是立了她儿子做太子,她打脸不打脸?

    可打脸那又如何?

    她的儿子被立为太子,那对她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到时候大家只会对她恭维。

    谁还敢提及她年前的那些话?

    凭什么她的儿子还在襁褓中就要被立为太子?

    弘炅却什么都没有?

    祺妃越想越不忿。

    以至于簪花的时候,力道没有控制住。

    花枝刺到了皇太后的头皮。

    皇太后嘶了一口气。

    祺妃这才回过神儿来,慌的脸都白了,跪下道“臣妾笨手笨脚,弄疼了太后娘娘,还请太后娘娘责罚。”

    皇太后扫了祺妃一眼“哀家看,你不是笨手笨脚,而是心思不在哀家这儿吧?”

    “臣妾不敢。”祺妃垂头说道。

    “不敢?哀家看你敢的很。”皇太后哼了一声。

    “臣妾知错,请太后娘娘责罚。”祺妃抿唇道。

    “今儿是宫中盛宴,哀家心情好,就先不与你计较。”皇太后不再看祺妃“你先退下吧。”

    “是,多谢太后娘娘。”祺妃心里松一口气,这才倒退着身子离开了。

    霜华拿过那朵牡丹花,给皇太后簪上。

    “她打量哀家不知道她那小心思呢。”皇太后说道。

    “祺妃有心思也正常,没有才不正常。”霜华说道“等过了今日,她就会歇了心思的。”

    “也对。”皇太后点点头,说道“今日太子受封,哀家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给他立下侧妃。”

    “太后娘娘怎么还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霜华劝道“皇上既然反对,那就等两年又如何?”

    “不赐婚,哀家这心里就总也不踏实。”皇太后抿唇道“哀家当着文武百官赐婚,就算皇上心生不满,也不会当场发作。”

    “那过后呢?”霜华问道。

    “过后?那就等过后再说。”皇太后执拗道“反正哀家已经赐婚了。”

    “本是大日子,又何必闹的都不愉快呢。”霜华说道。

    “闹?你觉得哀家赐婚是在闹?”皇太后不满的问道。

    “老奴不敢。”霜华忙的说道。

    “哀家自有道理,你不用担心。”皇太后摆摆手,说道“准备给哀家更衣。”

    “是。”霜华点点头,不再劝解。

    如今的皇太后,她也劝不动了。

    宫中盛宴,很快就开始了。

    觥筹交错间,大家都还时刻注意着。

    想看看这太子之位,到底是花落哪位皇子的身上。

    宴会到一半的时候,李德胜终于拿着圣旨走到了众人面前。

    大家心里都清楚,这肯定就是太子受封的圣旨了。

    只是……

    二皇子不在这里,三皇子也不在这里。

    很快,众人的疑惑就被打散了。

    这道圣旨,并非是太子受封的圣旨,而是公开风曜身份的圣旨。

    圣旨一出,群臣哗然。

    他们猜破了脑袋,想裂了脑仁,也绝对想不到风曜的身上。

    堂堂的天下兵马大将军,居然是孝仁皇子的儿子。

    是皇上的嫡长子。

    正经的皇家血脉。

    风曜当众将左脸颊上的刀疤除掉,露出一张俊美的容颜。

    以前风曜性子冷,人称活阎王。

    再加上那么两道狰狞的刀疤,没人敢细看。

    如今刀疤除去,再加上风曜特意收敛了一些清冷性子。

    整个人显得温和了几分。

    众人再看,才发现风曜的样子,和百里玄烨像了个八九成。

    百里玄烨又当众和风曜滴血验亲,细述当年让风曜贴刀疤易容的种种细节,以及各种考量。

    证据十足,且有钱清殊和吕青洲带头。

    风曜被皇家认回的事情,特别的顺利。

    认亲之后,风曜和苏雨昕都去换了吉服回来,李德胜这才宣读了立太子的圣旨。

    立风曜为大梁太子,立苏雨昕为大梁的太子妃。

    一时间,所有人心里都是火热的。

    尤其是待字闺中的姑娘们。

    谁不知道,风曜只有苏雨昕一位正妻,除了苏雨昕外,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

    如今风曜被封为太子,身边就不可能只有一个太子妃了。

    他们的机会来了。

    祺妃则是傻了眼,下意识的看向皇贵妃。

    皇贵妃膝下也有儿子,皇上却没有立为太子,她会甘心吗?

    可令祺妃想不到的是,皇贵妃自始至终都是温柔的笑着。

    并没有半点儿不高兴。

    难道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做太子?

    假的,肯定是假的。

    等日子久了,肯定会露出尾巴来。

    到时候,或许自己还可以找皇贵妃合作。

    皇太后瞧着底下摩拳擦掌的那些女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太子侧妃的位置,只能是梅家的。

    她们都是做梦。

    就在皇太后招手,想让贴身大太监宣读懿旨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戒嗔大师求见。”

    戒嗔大师无论是在宫里,还是在民间,都有很崇高的地位。

    百里玄烨也很敬重。

    “贫僧戒嗔,参见皇上。”戒嗔大师行的是佛礼。

    “戒嗔大师不必多礼。”百里玄烨亲自迎了,将其赐座在自己身边。

    “贫僧今日来,有要事告知。”戒嗔大师落座后,开门见山道。

    “大师请讲。”百里玄烨说道。

    “昨日贫僧推算一番,大梁的太子,从受封之日起,三年内不得纳妾,否则会损了大梁的国运以及民福。”戒嗔大师说道。

    这些话,戒嗔大师以前受风曜所托,已经和百里玄烨说过了。

    今日是百里玄烨让他再在受封大典上重复一遍。

    为的是免去日后诸多麻烦。

    毕竟事关国运民福。

    还是慎重一些为妙。

    也是怕皇太后不死心,再来个懿旨赐婚。

    如今有了戒嗔大师这番话,一切都便宜。

    “当真?”百里玄烨故作惊讶,问道。

    “出家之人不打诳语。”戒嗔大师点点头“三年不纳妾,自会保佑大梁国运昌隆。”

    “那就依大师所言。”百里玄烨点点头。

    皇太后却急眼了。

    她还想今日为风曜和梅落雪赐婚呢。

    可这三年内不纳妾,那她还怎么赐婚?

    难道要雪儿等三年?

    她有心想要反驳,可是戒嗔大师不同于其他僧人,很得人敬重。

    尤其是先前为皇上推算过诸多大事,都是很准的。

    皇上也素来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