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78章 影子
    四周是一片浓重的白雾,所有的东西都看不真切。

    缺失掉的那段记忆却渐渐复苏,季白想起来,正是在那次英语课上,他进入了卡牌空间,先后经历过几次任务,之前才刚刚参加过一场以魔道大会为名的对抗任务,然后因为时间还充裕,他就点击进入了一个情境任务,之后就是“回到”了那堂英语课上。

    想起这一切,季白的脸色有些难看,哪怕是在发现自己被卷入到卡牌空间、很可能再回不到现实时,他都未曾露出过这般模样。

    但这一刻,他确是少有地感到了震怒。

    季白不动,也不说话,他在慢慢地消化自己的怒气,避免因此影响判断。

    片刻后,一道人影在浓雾中闪现。

    “他”就站在季白对面的不远处,当他的身影渐渐浮现在雾气中时,季白以为是在自己的对面立起了一面镜子。

    面前的人,有着一头细碎的短发,一张年轻的脸庞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裹在浓雾中的身影颀长单薄,但已能在小臂上看出一层薄薄的肌肉。

    看着面前的这张脸,季白还能想起他第一次进入卡牌空间时,在别墅洗手间的镜子中看到的自己。

    他抬手,摘掉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他的近视程度本就不深,从三国世界出来后,再戴着眼镜反倒不习惯了。之前陷在幻觉中时,他没有注意,如今看着这张与他一样的脸,却感到了违和。

    季白问“你是谁?幻境还是什么东西变成了我的样子?”

    对面的人笑,说出了喜欢使用幻境迷惑人心的骗子最爱的一句台词,“我就是你啊!”

    季白不以为然,“哦,是吗?怎么证明?”

    按照季白现在能够回忆起的,是他点击进入情境任务后,就直接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并且在那里,他丧失了进入卡牌空间后的记忆,就好像自己只是在英语课上打了一个小盹,做了个梦,其实什么改变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但那所有的一切,其实却不过是幻觉。

    季白甚至怀疑,那幻觉也是依靠着他的记忆被制造出来的,是他本身潜意识的一个映射,只是这个映射还是出了问题,所以才会出现江宸这么个人。并且,当他意识到这其间的违和感时,幻境就会自行破碎,将他送入到这个任务世界的本源空间。

    对面的那位“季白”脸上还是带着笑,“需要怎么证明呢?你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吧,之前你深陷的幻想,其实并不完全由我控制,那是你自己心底生成的渴望,而我不过是将它们投射出来罢了。”

    “他”先前两步,走近季白,“我确确实实就是你,我是你心底的影子,能够映射出你全部的愿望。并且,我的存在,也是为了实现你的愿望。”

    季白嗤笑,“怎么实现,靠着制造幻觉的方式吗?”

    自诩为影子的“季白”不以为意地笑笑,“不是有那种说法嘛,谎言如果能够骗人一辈子,那假的也就成了真的。难道……”他的语气中带着引诱,故意地停顿了一下,“你不想回到现实吗?”

    季白静默了片刻,没有说话。

    影子“季白”见状,笑起来,又靠近了他一些。

    季白却在对方的靠近下后退了一步,他摇头,“那不是现实,只是你制造出的幻境罢了。”

    随着他的拒绝,周围的白雾渐渐消散,四周的景象开始坍塌。

    在他们的头顶上,似出现了一道亮光。季白开始明白,这一次的情境任务类似是一种心魔,只要他自己不沉溺其中,这个世界就会坍塌。

    影子“季白”却并不惊慌,他神色淡淡地注视着季白,对周围的碎镜般的景象也并不在意,“你真地决定就这样离开了吗?你应该听说过吧,卡牌空间的人是不可能回到现实的,所以也许这一次是你唯一的机会,回到你原本的世界,可以见到你的父母、姐姐,还有朋友,你真地就要这般毫不留恋地离开吗?”

    世界的坍塌渐缓。

    影子“季白”笑起来,“你说得对,这里是幻境。你看,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蒙骗你,我说了,我是你心底愿望的投影,你心之所愿,便是我身之所向。可惜,我没有办法送你回到真正的现实,只能制造出这么一个幻境给你。如果你要走,我不会拦。可如果你想要再见一见他们,那为什么不再多留片刻?就当是向他们告个别?”

    当世界的坍塌彻底停止,甚至开始慢慢恢复时,影子“季白”脸上的笑容反而淡下来,他偏过头,目光投向白雾中茫茫的虚空,“如果有真的,那谁又会愿意呆在幻境里呢?可回不去了,所以不就只剩下退而求其次了吗?”

    季白打断他明媚忧伤的蛊惑之言,“所以呢,把我困在这里,对你有什么好处?”

    影子“季白”对这直白的反馈并不觉冒犯,他无所谓地摊了摊手,“说实话,没好处。这个世界的意志就是你的愿望,而我是因你的愿望而生,不过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个幻境,所以我所制造出来的也就只是幻境而已。让你满足于这个幻境,通过这个幻境来实现愿望是我的本能。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哦,是吗?”季白冷淡地应了一声,“那我离开了,你会怎么样?”

    影子“季白”十分无所谓地笑了起来,“消失吧,谁知道呢?或者,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觉得我是个什么具有迷惑性的东西,通过用幻境困住你的方式,来达成……诸如夺舍你、取代你……或者什么什么的目的?”

    季白点点头,“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倒不是没有。”

    影子“季白”笑了笑,抬手也摘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他一边将它拿在手中把玩,一边笑道“还是不信我的话,或者……你可以用‘羁绊’绑住我啊,这样我不就在你的控制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