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60章 湿地沼泽(六)
    两支队伍一起走到离人群稍远些的地方,站定后,季白也不绕弯子,很直接地开口“我们想用7号地图的大体位置换你们手中的31号地图——”

    他抬手,向着五人组做了个安抚的动作,“别发火,听我说完。你们在这里继续等下去,很可能既浪费了时间,也不会有任何收获。放入箱子中的地图碎片应该是41块,因为这是给41支队伍准备的,但有一支队伍放弃了,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碎片都被抽取出来了,有一张没有。当然,你们碰上这种倒霉事的概率很小。可是,你们等到现在了,大概已经有30来支队伍都进来了吧,接下来只剩10支队伍,你们却还没拿到自己需要的地图,难道没想过手握7号地图的队伍很可能根本就没来交易吗?”

    五人组脸上都阴晴不定,显然在漫长的等待中他们心中也有诸多揣测,只是既然都已经等了这么久,那就只能等下去,就怕中途放弃后,错过碎片。

    阿桑那鼻息深重,目光沉沉,盯着季白的眼神倒像是在盯着死敌,“所以你就想用一个根本不知道真假的大概位置来换我们手中实实在在的地图?你觉得这公平吗?”

    季白笑,“公平呀!”

    阿桑那的手摸上了腰间的刀柄,“哪公平?”

    季白道“你们再继续等下去,如果最后还是没等到想要的碎片,剩下的时间根本不够你们再想其他的办法。等于说,你们就是把同伴的生死都寄托在无谓的等待上了。但现在获得一个大概的范围,时间还允许你们去那里仔细找人,从效率上来说,要比你们瞎等强得多了。事实上,我们既然知道7号地图的方位,那31号的方位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向你们要地图,也只是更近一步,得到更多信息而已。从本质上来说,我们互换的,都只是一道信息,所以自然是公平的。”

    阿桑那与同伴们交换着眼色,都有些迟疑。阿桑那道“再等等……”

    季白打断他,“时间有限,我们不会陪你们一直耗下去。如果你们现在不同意交换,我们就要去寻人了。顺便提醒你,31号地图和7号地图所处的位置还挺远的,就算你们到时候反悔,再去31号那边找我们,做了交换,我们倒是赶得上救人,但你们在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情况下,先要找到地方,再找人,时间上是根本来不及的。”

    最后,季白郑重地下了结论,“所以,换还是不换,机会只有这一次。”

    阿桑那其实已下了决断,只做最后的确认,“但我们怎么知道你的位置是真的?”

    季白闻言,就已知交易已成,“在我告诉你,我们是怎么找到7号区域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是真的。”

    阿桑那重重地点了下头,“好,我们换。但需要你们先告诉我们7号位置在哪。”

    这个条件,季白倒并不在意。阿桑那他们自己也清楚,地图碎片就是用来交换的,31号地图只对他们有用,若阿桑那得到了信息却毁约不给地图,除了白白得罪了一队人不说,自己手上的地图碎片也等于毁了,根本没有意义。

    季白也不耽误时间,将如何判断各编号区域的过程以及他们探明的地图对应实地的大概比例尽数告知阿桑那小队。

    这种事情,没想到的时候一头雾水,知道了,便豁然开朗,根本不需迟疑它的真假。

    交换完成,季白他们获得了31号地图,阿桑那他们则知道了7号区域的大概位置,两队很快分道扬镳。

    地图本身其实在方位上的作用并不大,身处茫茫沼泽,若没猜到地图的分割方式,只凭一张局部的地图,是很难找到具体对应位置的。它所起的作用,更多是到达大致方位后,精确地找到同伴被下沉的具体位置。

    31号区域在湿地沼泽的西北角又偏北的位置上,几人一路向北而行,越往深走,脚下的土地便越是泥泞,而沼泽和道路的分野也越是模糊。

    走到沼泽的中心地带时,脚下就已经踩不到一块实地,只能蹚着水走,一不小心,就会陷进泥沼里。他们试着想要绕过这片水泽,但水泽面积太大,绕了半天都不见尽头,怕绕来绕去迷失了方向,只得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试探前进。

    到了这时候,才会更深切地明白主办方的险恶用心。

    “人质”的号码,是按照报名顺序确定的,越是先决定“人质”的队伍,获得的号码就越靠前,营救的地方也就离沼泽的入口越近。

    反倒是游移不定的队伍,获得的码号靠后,找起人来也就越发费劲。简直就是越怕死就越要送你去死的意思,恶意可见一斑。

    第二轮比赛从清晨开始,本来天上万里无云,到晌午的时候却下起了小雨,雨势虽小,却细密连绵,又裹挟着丝丝寒风,季白他们此时还在水泽地带挣扎着前行。

    几人早把斗篷都脱了,只穿着内里一身贴身的劲装,只秦淼被季白套了个半截的斗篷。她自己的那套被程毅的刃气划破,又被江宸撕了,行动倒也方便。

    但雨丝落在身上,初还无恙,久了就觉一股寒气顺着皮肤直通四肢百骸。秦淼身上还带伤,虽江宸说包扎之后就无碍,但季白还是觉得小姑娘不能着凉,就把自己的斗篷下摆撕了大半,给她当帽子戴了,正好留下的半截披风还能把她的上半身裹住。

    不过季白的斗篷于秦淼而言还是过大,兜帽罩下来,差点把她的整张脸都顺道盖住。秦淼初始还用手抬着,后来干脆就死死抓着季白,只闷头看脚下。

    旁人一眼看过去,就只能看到兜帽下勉强露出的一小截下巴,活像个自己行走的成精斗篷。

    走没多久,季白干脆把秦淼背了起来,她人小,脚下一陷,屁股往下就全进到了水里,看得人心惊胆战。

    趴在季白背上,秦淼索性将脑袋一缩,埋在季白颈窝,这连那一小截尖尖的下巴都看不见了。

    如此走了一段,脚下的泥泞不减,水泽像看不到尽头,半藏在水下的野草如天然的陷阱,走着走着就会被缠住脚踝,挣脱间再一不小心踩差了,就可能陷进泥潭,要旁人帮忙,才能免于被吸进地底。

    水面上渐渐起了层薄雾,配着绵密的细雨,将远方的景色都拢进一片白茫茫的浮色里。

    7名高挑的魔族就矗立在这薄雾中,随着季白他们的不断前行,身影由模糊到清晰。

    及到双方距离不过10米,才能看清对方的清晰样貌。

    这七人率先出声,他们中的一个留了头及腰的长发,用发带绑在身后,不知道是不是在泥水里摔过一跤,发尾和衣服都在往下滴着泥浆,看着极为狼狈,脸上却摆出了一副尽在掌握的模样,他道“我们在这里等了很久,还一直在猜测会最先等到谁,没想到却是老熟人呢。”

    程毅站在队伍最前面,长枪已经在手,他偏头,眉头微皱,语气十分不解,“你们都谁啊?”

    长辫子被噎了一下,勉强维持住了脸上虚假的笑容,“在迷雾森林的宿木家,我们见过一面,不会这么快就忘记吧!”

    程毅想了下,“哦,你们就是那群控制植物偷袭的,算是植物系?听着挺好,可惜,真打起来都是没用的雕虫小技。”

    长辫子脸上的风度终于维持不住了,他冷笑,“是吗?那就小心,别死在这雕虫小技之下了。”

    程毅哼笑,“死?就凭这些杂草吗?”

    他手中的长枪突然探入水下,狠狠地向下一扎,一道银色光芒以枪尖为支点,半米为半径,绕了360度的一圈,水面震动了一下,细密的波纹一圈圈从他身侧荡开。

    紧接着,他一个腾身,跃到半空,直奔着七人而去。

    天愉的脚下同时激起一阵涟漪,他的身影紧随在程毅之后。

    在到达七人近前时,两人一左一右,冲进了敌阵。

    季白见到这两人的动作,才在抬脚间惊觉,不知何时,脚踝上已被紧紧地缠上的一圈水草,在那两人爆起的同时,他脚上的水草变得坚韧异常,想要单靠力气,根本挣脱不得。

    江宸的扑克飞出,探入水中,划向紧缠住两人的水草,但更多的水草像有了自我意识般,疯狂地生长漫延至两人脚边,将他们紧紧缠住后,拖向不知深浅的泥潭。

    扑克在脚下如蝴蝶般飞舞,但水下浑浊无序,水草断了又生,季白感受着脚下渐增的力道,知道江宸虽然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其实同样在这个任务中受限颇多。

    与他同为s级的天愉和程毅轻松地挣脱了水草的牵制,如今以二敌七,也在渐渐占到上风。

    江宸若未受限制,没道理被水草困得左突右支。

    他抬头,稍远处,程毅和天愉各迎战三名魔族,并不见丝毫勉强。

    之前说话的长辫子倒是退到了最后,季白猜测,控制植物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双方的距离不过10米,还在季白的控制范围之内,他心念一动,悄悄地将阿初召唤到长辫子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