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41章 臧洪夜宴
    臧洪处理州府诸事,到很晚才结束,他请季白的这顿饭也就安排在了晚间时分。

    吃饭的地点定在了府衙的后院,这里是臧洪日常居住之所,有间偏厅,屋子不大,设了四张矮几,季白、郭嘉和秦淼在被邀之列。

    季白等被带过来时,臧洪已在房间中等待,见他们进来,就招呼了三人分别落座。

    饭食已经上桌,臧洪招呼,“我们坐下先吃,这里就差酒了,我已让阿琰去温,一会儿就能上来。”

    季白低头扫了眼矮几,四个人的桌上都是一样的东西,一碗肉汤、一小碟青豆、两个夹着红枣的馒头,以及一只空着的酒杯。

    若是以现代的宴请标准来看,这么几样东西,说寒酸都是在侮辱寒酸二字。

    但依照三国此时的标准,却已算得上极为丰盛。

    至少,这是季白自从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次闻到肉味。甚至别说是肉,馒头在这里都不多见。

    这里吃麦,常常是做成麦饭,口感有些像是夹生的米饭,能够填饱肚子就算最高标准,口味什么的,根本不能多加追求。

    也就只有富贵人家,才会将小麦磨成面粉,再蒸成馒头。

    臧洪虽为刺史,但作为一个外来户,生活水平肯定也是一般,这点看他屋中的陈设就能看得出来,就算称不上简陋,也绝对与富贵毫不沾边。

    今日置办出这样一顿酒席,已可见用心。

    臧洪一边招呼着季白等人赶紧动筷,一边先自己抓起一个馒头,几口就吞了下去。

    他看着像是饿极了,吃了个馒头才缓过来,叹了口气,“李封那匹夫,惯会胡搅蛮缠,跟他拖了能有个把时辰,又处理了好些杂务,到这会儿才终于吃上顿饭。”

    季白猜李封就是白日见过的那位李豪绅的名讳。

    这里一天一般两顿饭,上午9、10点钟一次,下午3、4点钟一次。因为没有随身计时的工具,这个时间只是季白估摸的。

    若臧洪今天是只吃了早上的那顿,到现在大约已经过了十来个小时。

    季白他们是吃过了下午那顿的,这时候只当再吃顿夜宵,并不觉饿,听臧洪这样说,知他在解释自己的狼吞虎咽,正想着说些什么场面上的恭维话,夸夸臧洪废寝忘食、一心工作,就见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淡绿色曵地襦裙的女子,托着酒壶款款进来。

    这女子正是臧洪口中所说的阿琰,她的长发松松地挽了个髻,只用一根雕花木簪斜斜插着,脸上未施脂粉,五官也算不得精致,却自有一股温柔婉约的气质。

    进得门来,她向屋内众人微微施礼,又向臧洪道“郎君,酒已温好了,可要现在为诸位贵客满上吗”

    臧洪挥手,“满上,满上”

    阿琰便依次走到众人桌前,为众人斟酒。

    这里的酒度数低,季白虽不喜饮酒,但真要喝的时候也能喝上几杯。

    郭嘉更是酒中醉鬼,他的水囊早空了,已渴酒渴了几日,早在听说有酒的时候,就已经满心期待,这时自然是举着杯子去接。

    就连秦淼都挺期待,阿琰走到她身边时,她虽未有动作,目光却已经盯在了酒壶上。

    阿琰却未马上倒酒,而是温和地看着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很认真地问“阿妹可以饮酒吗”

    秦淼大力点头。

    阿琰就笑笑,将壶嘴凑到她的酒杯边。

    季白赶紧阻止,“她年纪小,不要太多。”

    阿琰的动作顿住,扭头看季白。

    郭嘉大笑,“哪里就小,这个年纪都能嫁人了,也不知小白兄你一天天地都在紧张什么”

    臧洪也笑,“就是,满上满上”

    阿琰笑了笑,回首对上秦淼期待的目光,声音轻柔地询问,“你阿兄担心你嘞,就倒半杯可好”

    秦淼想了想,点头。

    阿琰就笑着为她斟了半杯。

    最后才为臧洪斟满酒杯,他举杯,“今日与小白虽是初识,却甚觉投契,臧某身无长物,只能以薄酒款待诸位,还望小白和奉孝不要嫌弃。这杯酒,臧某就干了”

    臧洪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季白和郭嘉自然赶紧跟上。

    季白饮酒的间隙,还抽空瞥了眼秦淼,她虽似对酒挺有兴趣,却并不跟着大家一起举杯豪饮,而是按着自己的节凑,喝一点肉汤,咬一口馒头,再抿一点清酒,十分恣意。

    季白放下心来,又怕臧洪会觉得秦淼无礼,遂往臧洪那边瞥了一眼。

    臧洪自然不会去在意个小姑娘怎么吃饭,他饮酒时,阿琰跪坐在他身侧,神态温柔而自然地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在他放下酒杯时,又立即为他倒满酒杯。

    随后,阿琰重新起身,再要为季白和郭嘉满酒。

    季白赶紧起身,举杯接着。

    臧洪皱眉,“让阿琰倒酒,小白你等着就好,不要起身”

    季白不知阿琰的身份,只觉得两人之间的亲密默契不似普通关系,但臧洪没有介绍,他也不好随意称呼嫂夫人一类,只是笑道“累阿琰姑娘斟酒,小白岂能安坐。”

    臧洪的脸上现出不以为然,“女人不就是干这个的,你呀,单看外表,却真是看不出会有白日里那般的果决和胆气。”

    季白笑笑,不说话。

    臧洪略显不快地对着阿琰一挥手,“行了,你退出去吧,我看你在这儿,反倒让小白不自在了。”

    季白赶紧解释,“不是这个意思,是”

    臧洪打断他,“行啦,想来是你不习惯席间有女人在旁边碍事,没事儿,让她出去,正好我们爷们自斟自饮,说话也痛快”

    臧洪说话间,阿琰已默默地放下酒壶,退身走了出去。出去时,还不忘将门关严,怕晚间的凉风吹进来,冻到屋里的人。

    季白看着阿琰消失在门口的身影,轻轻地拧起了眉。臧洪此人,在三国史上以豪义著称,但其实算不得什么重要人物,但伴随着他的豪义之名的,却是些不那么能够让人接受的逸闻。

    想到此处,季白不自觉地发了会儿呆,再回神时,就听臧洪说道“黄巾之乱,以青、徐、冀、兖几州为最,其中又以青州受害最深,不仅青壮离乡、田地荒芜,便是许多耕读之家也纷纷往四边逃难,青州名士,如今十不存一,以致臧某便是想要肃清境内、重振青州,都要叹无可用之人。但今日见小白胆气过人、奉孝临危不乱,臧洪深感钦佩,不知两位兄弟是否愿意留在临淄,助为兄共理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