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35章 平原新政
    黄巾之乱后,青州动荡,刺史焦和手握上万兵马,却不思保青州之民,见寇而走,暴所辖城镇于乱兵之下,青州属民,朝不保夕,或奔为流民,或合于黄巾,这才使得青州的多数城镇萧条破败,难以为继。    原平原相和城中的豪族、富户是最早一批从平原城撤离的,他们走后,平原更加失序,又几经路过的军队劫掠,早剩不下什么东西。

    如今还留在这里的,都是实在走不得的。或是祖祖辈辈生长于此,便是死也要死在平原的;或是家中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弱的弱,就是想走也走不出太远。

    方舟等人,原都是平原城中的浪荡子。

    平原失序后,他们就渐渐集结在一起,占了平原衙署,靠搜刮平原富户们离开时没能带走的一些物资为生。

    当然偶尔地,若有外乡人路过平原,是看着可欺又有得压榨的,他们也不介意暂时地扮演一下路匪。

    不过,这样的搜刮已经持续了数月,张口等吃饭的人越来越多,能搜刮到的东西却越来越少,之前又连遭几波队伍路过劫掠,方舟等人的日子也越发难捱,快弹尽粮绝了。

    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这么爽快地就答应带着一帮的兄弟向两个来历不明的人宣誓效忠。

    战乱时期,本来就是谁能给一口吃的,这些人就肯为谁卖命。

    进驻平原衙署后,季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方舟把之前平原相的那套官署班底中还留在城中的人找出来。

    方舟对平原了若指掌,更何况之前官署里剩的那班人就是他亲自赶出去的,再找回来自然也很简单。

    可惜,原本的平原官署还留在此处的人本就不多,除了一位许姓的功曹外,其他都是些低等的书吏。

    功曹姓许,名浩,字长和,已到天命之年。

    他是被方舟派人架过来的,来的时候还怒骂不止,再听季白说什么有匡扶天下之愿,救济百姓之心,欲推丁徒为郡守时,更是浑身颤抖,再破口大骂。

    但他骂完了,坐下喝水顺气时,却是面色沉沉地思索了好半晌。思索完,就让方舟派人去寻他的小孙儿,要小孙儿去把“那东西”请出来。

    而所谓的那东西,正是平原令的印绶。

    季白遂请许长和继续为功曹,他则自封为平原都尉,连发几条政令。

    一是在城内外各处张贴告示,广招兵马。

    可惜,平原城这时候要是能招来人,那也不至于会变成一座弃城。季白早知道这条告示短期内不会起任何作用,他也没指着它会起到什么明面上的作用。季白不过是借着这个告示,让远近内外都知道,平原城有主儿了而已。

    二是让丁徒亲自带着人,清剿平原境内各处的盗匪。

    两人如今的属下,只有方舟手下的这百来号人和原官署剩下的十几号人,各处百废待兴,所有人都分身乏术。丁徒对外称是一方郡守,可能给他带出去撑场面的不过十几个人。

    他们并不把目标放在流盗身上,只按着方舟所知道的,去寻那些固守在某处的盗匪的麻烦。

    丁徒虽然人单,力却不薄。平原的盗匪虽多,却都不成气候,大多都是些走投无路的百姓,过不下去了,便落草为寇。

    以丁徒的武力,就是一个人单枪匹马,也足够应付这些盗匪,其他人跟着去也不过是帮着加油呐喊。他对盗匪,并不赶尽杀绝,而是只杀冥顽不灵的匪首等人,其余只要愿意归顺,就部收纳麾下。

    如此,倒是又为手下的队伍扩充了二、三百人。

    三是让功曹属的书吏下到平原所辖各乡野,统计乡中所余人数和田垄数,估算各乡可收的麦子数量,并令各乡重新推选一人为亭长,负责管理、协调乡内大小事务。

    秋收一过,季白便令人下乡收粮。各乡按照之前统计的人数,各人只得留出可供一人年的口粮,其余部上缴。

    丁徒对此倒是稍有微词。

    他来寻季白时,后者正在为秦淼梳头。

    相识月余,小姑娘仍是没说过一句话,但异常乖巧。

    姑娘家的姓名不必向外人通报,她又一直只跟着季白,是以很多人都将她当做季白的妹子。

    秦淼的长发不知道是不是跟季白一样,来这个世界之后变长的,她之前一直披散着,季白开始没管,后来发现她吃饭的时候,一低头,头发就掉到桌上,每次这样的时候,秦淼就拧着眉头不知所措,长了,季白就知道她是根本不会自己梳头。

    但季白试着找了帮他梳头的大娘,也请她给秦淼梳头,秦淼却根本不让人家近身,没奈何,他就只得自己承担起了为小姑娘梳头的重任。

    季白手法粗糙,发髻是梳不出来的,只能勉强拿跟彩绳,把秦淼的头发统统往后一绑,就算梳了。

    小姑娘倒是还挺满意的,每次季白帮她梳头,她都会乖乖地坐在一面小铜镜前,目光专注地盯着铜镜。

    丁徒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一派悠闲景象。

    “你这儿可是够清闲的,我说你怎么让我当郡守呢,原来根本就是把苦活、累活都推给我了。”

    季白听出了丁徒话里的火气。

    这些天丁徒一直在东奔西跑地清剿盗匪,他则一直守在官署中处理各处杂事,看着倒是丁徒始终不得空闲,但之前丁徒一直没就此事有过抱怨,甚至还对于能够亲自出去收服小弟感到兴高采烈。

    季白觉着丁徒的不痛快应该不是来自于这个,便直接道“丁哥这是怎么了大家兄弟的,要是有什么不痛快,或我做错了什么,不妨直说出来。”

    丁徒撇了撇嘴,在地板上坐下来,“我听说,你让人去乡里收粮,手笔大得很,人家自己种的粮食,就只能留出一年口粮,多的一点都不让多留啊”

    季白笑,“原来是为这个”

    丁徒怒气上升,“你这不当回事的口气算什么你这样,跟当初我们在村子里杀的那些进村抢粮的,有什么区别”

    季白把秦淼的头发扎好了,转过身,正对着丁徒,“丁哥,你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丁徒不耐烦,“什么情况三国混战群雄并起天下纷乱”

    季白没接他暴躁的话茬,自顾道“如果我记得没错,那么按照史书所记载的,公孙瓒会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大破黄巾军数十万众,之后公孙瓒携余威南下,收服冀州数郡,而袁绍亲自出征,两方会战上好几个回合,冀州、青州都在波及的范围之内。”

    先不说袁绍和公孙瓒的大战,就只说公孙瓒破黄巾军这件事情,这对公孙瓒是一次增强实力的大胜,对战场周边的一些郡县却未必是好事。溃败之后的黄巾军很可能一路后撤,然后就跟我们在村子里看到的那些溃兵一样,四处抢掠。”

    所以我们才必须在这之前做好准备,只要我们手上有粮,我们就能以招安代替清剿,将黄巾军的败部收拢,一方面增强自身的实力,一方面避免他们流窜后给乡野造成更多的侵害。”

    丁徒静静地听了,醒悟到季白其实是在为深远计,他一时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体会到身为上位者的无奈,“没别的方法能弄到粮了吗”

    季白摇头,“这也只是权宜之计。其他的,还要去见了臧洪再说。”

    “谁”丁徒疑惑。啥时候季白还在这儿认识人了

    季白一拍脑袋,“哦,这是今天的事儿,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新的青州刺史上任了,袁绍派过来的,就在临淄,那边已经派了人来通令各郡,让我们前去面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