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31章 秦淼
    季白再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的,是透明的任务面板。

    他仰躺着,任务面板就以平行于地面的角度悬浮在他脸前十几厘米的地方,让他有种随时会被任务面板砸一脸的恐怖错觉。

    他吓得一下子翻坐起身,待到任务面板也随之变换位置,这才瞄了任务描述一眼。

    通关任务达成声望50000。组队模式下,声望计算以小队为单位,小队员累极达到目标,即视为目标达成。

    通关奖励20000积分

    季白不知道声望是个什么东西,他暂时没去研究任务,而是扭头,看向了跪坐在他床头边的小姑娘。

    小姑娘看着身量颇小,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巴掌大的小脸上面无表情,但黑漆似的瞳孔看着人时却显得异常专注。

    她板板正正地跪坐在一块虽旧却很厚实的垫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季白。

    季白看着她,想起来,之前他在马上抱在怀里的,应该就是这个小姑娘了。不知道她是不是他们此次的队友。

    季白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没有马上回话,而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低头,伸出一根白葱似的小手指头,在季白盖着的被子上写字。

    不会说话

    季白诧异了一下,低头去看小姑娘写字。

    结果小姑娘写了半天没停,他越看越乱,等她终于停笔,他也忘了前面的笔画。

    季白“不是太多画了,你慢点。”

    小姑娘撩起眼皮,淡淡地看了季白一眼。虽然没什么表情,却让季白感到了嘲讽。

    季白顶住压力,厚着脸皮继续为自己解释,“真的,我觉得你一个字的笔画,比我整个名字都多。你还都画在一起了”

    在小姑娘的无声注视中,季白住了嘴。

    尴尬地安静了片刻后,季白才又道“你再写一遍,我跟着你一起。

    小姑娘就垂头,明显地放慢了速度,在被子上又重写了一遍。

    季白一笔一划地跟着写,“秦淼你叫秦淼”

    小姑娘很认真地点头,然后指了指季白。

    季白笑,“你问我叫什么”

    秦淼点头后,季白道“我叫季白。季节的季,白天的白。”

    秦淼点了下头,大概是表示知道了。她收回手,继续面无表情地跪坐着。

    秦淼一直没说话,季白不知道她是出不了声,还是不愿开口,毕竟她不是然不能交流,至少从刚刚的问答看来,她对于听清和理解别人的话不成问题。

    尽管想知道,但季白没问她到底能不能说话,他抬眼,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颇为简陋的小农屋,只在偏角处开了一扇颇小的窗子,窗子没有关严,一点阳光透过缝隙斜射进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光斑。

    房间里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只季白身下的一床矮榻和地下一张三、四十厘米高的方桌。

    他和秦淼的身上,都穿着汉代式样的深衣。季白虽然不懂,但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小姑娘身上穿的,也是一件男装。只是她披散的长发,让她的男装有些不伦不类。

    季白摸了下自己的头顶,上个任务世界时的寸头造型已经被挽好的发髻取代,解下来的话,估计都不会比秦淼的短上多少。

    好吧,本事没涨多少,发型倒是换得勤快。

    季白仔细地摸了摸自己的发髻周围,看看有没有把发型摔坏,这种高难度的造型,真散开的话,他估计自己得跟秦淼一样披散开一头长发。

    想都没有想过的体验,还是能免则免吧。

    确认自己的发型还坚挺着,季白放下心中一点担忧。

    他继续问秦淼,“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秦淼看着他,不说话。

    季白“那有一个叫丁徒的人,你见到了吗”

    秦淼不说话。

    季白“那你是怎么把我弄到这儿的我怎么记得我们最后摔下去的地方是一片挺稀疏的林子。”

    这一次,秦淼终于有了反应。

    她伸出胳膊,向后一指,眼睛却仍盯在季白脸上。

    季白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正好是门。季白不知道她指的到底是什么,只能瞎猜,“是外面的人救的我们我们是借住到别人家里了吗”

    秦淼略有些为难地想了想,最后点了下头。

    “哦。”季白有些懵,不明白秦淼点头之前想那么久又是因为什么。“那救我们的人呢”

    秦淼沉默。

    好吧,季白终于确认了,秦淼的回应,大概只能固定在点头yes摇头no的阶段,最多再给你指个方向什么的,更多就不要指望了。

    他还是靠自己吧。

    季白掀开被子,扭身下榻。

    动作间,背部的肌肉因为牵扯而撕裂般地疼痛起来。

    跌下马时,他是把秦淼抱在怀里,背部着地的。

    但眼下虽疼,想来却没有十分严重,否则也不至于等到动弹才察觉疼痛了。

    他咬着牙,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想要撑着床榻的边缘站起来。

    见到他的动作,秦淼先他一步站起身。

    小姑娘确实身量不高,只有1米5左右,但力气实在很大。

    她一手扶着季白的胳膊,一手架在他腋下,在后者因为起身的动作而龇牙咧嘴的时候,轻巧地向上一个使力,就将季白从床榻上拔了起来。

    把季白摆稳后,秦淼退后了半步,蹲下身将之前跪坐的小垫子拿起来,规规矩矩地放到一边,然后才又站到季白身侧,偏着头似在询问然后干嘛

    季白懵了两秒,回过神说“先出去找找人,问问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依照他的猜测,系统为他们做的改变和给他们的东西都不会是无用的。

    按照他们身上的衣服来说,这个任务世界的时代背景应该是中国的古代从汉朝到三国乃至两晋都很有可能,最不济,也该是类似的架空时代。

    而他们一来,就在马上。这就跟之前的末日世界,系统给了他们一辆suv一样,是必要的交通工具。这是乘具,也是一种提示,说明可以让他们达成任务的地点,需要骑马过去。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丁徒,以及其他可能存在的同伴,然后找到可以完成任务的地点。

    当然,他们也得先知道自己在哪。

    季白撑了下后腰,觉得站起来后,只要不牵扯后背的肌肉,也就没那么疼了。

    他对自己的伤势更加放心了少许,迈步向门口走。

    未等开门,就听外面有一个带着口音的声音喊道“大哥,快来看,这有马”

    马季白停下静听,隐约地,他确实听到了院中传来的轻微马鸣。

    季白瞬间醒悟过来,刚刚秦淼所指的外面,其实就是系统给他们的初始交通工具那匹惊过的马。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摔下去后,马就平静了下来,被秦淼用来驮着他到了这里。

    外面断断续续传来说话的声音。

    “竟然有马连马都有,还敢说村子里已经没有粮了这是瞧我们爷几个好骗吗”

    “不是啊,不是的,军爷,真没粮了,我们的粮,都,都让上一拨路过的军爷们搜走了。这马这马不是我们的”

    “不是你们的那是谁的”

    “大哥,你看啊,这马上还配着鞍呢,还怪好的。”

    “正好,爷我还缺匹马来代步呢,一起牵走。”

    “军爷这个这个”

    “这个什么你还敢跟老子讨价还价吗老子告诉你,赶紧把村里的粮食给老子拿出来,没有粮食,老子就把你们这个村子都烧了”

    “军爷,真没粮食了呀,您大人大量,放过我们吧”

    “少给老子废话不想死的,就麻溜一点,拿粮食”

    季白拧着眉,听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所谓军爷,到乡下小村子来搜刮粮食。

    他推开门。

    旧木门发出吱呀一声,惊动了院子中的人。

    栓马的大树旁,松散着站着几个穿着甲胄的汉子,但他们身上的甲胄十分破旧,甚至不都是统一的制式,每个大汉的脸上都是一副凶狠、蛮横的表情,但他们的形容却并不十分好看,甚至称得上狼狈。这些人一共有十来个,其中大部分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伤,有的人身上还象征似地挂着武器,有的人干脆就连武器都没有。

    与其说这些人是军爷,倒不如说更像逃兵。

    但他们仍旧可以在这里作威作福,是因为他们面对的都是一些老弱妇孺。

    在他们松散的包围圈中,数十个农户打扮的人鹌鹑般挤在一起,这些人小的还嗷嗷待哺,老的已佝偻得直不起身,但这中间,没有哪怕一个青壮年

    “还有人”

    见到偏屋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军爷们如惊弓之鸟,好几个都有了跳起来的趋势。

    但见到屋子里的,只是个高瘦的书生样人和小姑娘,他们脸上的强硬表情便重新回归。

    一个最靠近偏屋的汉子喷着鼻息走过来,“呵,我说这马是哪来的,原来这里还藏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