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22章 恐怖的英语测验
    季白愣神的时间太久,后桌的人都已经忍不住踢他的凳子,“嘿,季白,传卷子了”

    “哦”季白反应过来,同时确认了,他还叫“季白”。    他回手递了一份卷子到后面桌上,然后转过身看自己的试卷。这是一份高中的英语试卷,充斥着各种主谓宾定状补介词从句时态语态等等一系列的复杂语法。

    好在,因为刚考过四级,季白还没有把这些东西完还给他的青春岁月,他从桌上的笔袋中掏出一支黑色水笔,默默地低头写了起来。

    想想不久之前,他就是从大二的英语课堂上莫名其妙穿到了卡牌空间,如今刷个情境副本,一来就被迫接受英语试卷的洗礼,也不知道英语跟他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怨。

    他一边放飞思绪,一边笔尖不辍地刷刷答题。

    虽然英语老师说题目都是基础型,但越是基础的,其实对季白就越发不利。

    他毕竟早已过了天天背英语语法的阶段,进入到大学后,不论是英语课堂还是四六级考试,都更注重词汇的积累。

    好在他高中时,就不是个硬背语法的学生,很多知识点如今虽然已经意识不到,但单纯靠着语感,还是能蒙个七七八八。

    更重要的是,他又不是个真正的高中生,一场随堂考而已,除却突击考本身带来的心理阴影,其实还真吓不到他。

    季白很快,就洋洋洒洒地写满了一卷子的abcd,最后再用15分钟,写上一篇充满超纲词汇的华美作文。

    简直完美

    他停笔时,很多同学仍在笔耕不辍,一抬眼,就是一片低压压的脑袋。

    季白无题可做,便撑着下巴观察周围。

    这是一间被挤得满满撑撑的中学教室,人满为患的程度跟现今崇尚的小班教学完背道而驰,他粗略地数了一下,大概能有五六十人,两两同桌,排成四列。

    所有学生都穿着统一的蓝白校服,男生寸头,女生短发。看到这儿,季白忍不住摸了把自己的脑袋,微刺的手感提醒他,系统非常好心地帮他换了个已经阔别两年的发型。

    谢谢系统

    就在他摸着脑袋缅怀青春的档口,英语老师已经踩着5厘米的高跟走到他跟前,一把扯走他的卷子,“题答完了是不是还是你脑袋上长答案了,在里面摸答案呢”

    她拿着卷子正反翻了两圈,见每道题上都标了答案,草草看过去也没有看到错题,甚至连作文都用很漂亮的字体写了整整半页篇幅。

    严肃的神态缓和了下来,她将卷子放在季白桌上,点了两下,语气都轻柔了,“答完了就检查一遍,要是不想检查,趴会儿也行,不影响别人就行。

    “知道了,谢谢老师。”季白乖巧地道了谢,看着英语老师转身走回前排,他偏了下脑袋,看到窗户外面已经一片漆黑。

    难怪让趴会儿了,这是晚课。

    进了大学后,季白从没怀念过高中生活。

    这会儿却觉得缩在教室的学生堆里,其实感觉也挺好,哪怕是在上晚课。

    他趴到桌子上,一只胳膊垫在脸下面,另一只绕在脑后抱着后脖颈子,直视向前方发呆。

    然而还未等他入定,他那倒霉催的陌生同学就一肘子撞在他胳膊肘上,口眼歪斜地无声示意,视线聚焦在他答完的英语卷上。

    季白抬了下胳膊,任由对方一边觑着英语老师的背影,一边按着卷子往桌子中间挪,然后心满意足地抄起答案。

    季白题答得很快,但再快其实也没比考试结束早几分钟。

    没过多久,讲台前的老师就一抬手表,随意点了两名学生收卷。

    教室里顷刻间一通兵荒马乱。

    有没答完的,有没写名的,有交了卷立刻交头接耳问答案的,闹闹哄哄堪比证券中心。

    好容易收完了部试卷,英语老师又一发令下,让两个收卷的同学交换位置,从教室左边收的卷子发到右边,右边收的发到左边,不拘谁拿到谁的,随机批卷。

    学生们似乎对这一套都很熟练,收到一张随便是谁的卷子后,就掏出红笔,准备批卷。

    季白发现自己笔袋里也有一支红笔,就跟着掏了出来。待到老师公布正确答案时,就学着其他同学,一边帮忙把手里不知道是谁的卷子订正了,一边算出分数。

    他手里的这张卷子,答得还算可以,一百分满得了八十多分。

    批完卷,英语老师又点了学生再收上去。

    这一次就痛快了很多,整个收卷过程快速而安静。

    一直到卷子收完后又马上按照名字发下来时,教室里才又重新传出嗡嗡地议论。

    不少人交头接耳,互相打听分数。

    季白的卷子一发下来,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看,就被同桌抢走,随即便是一声轻呼“97卧槽,季白,你也太强了吧”

    好歹刚考过四级好嘛

    季白没什么感觉地收回试卷。因为是学生互批,其实下手挺轻,主观的作文部分,很豪爽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对号,给的满分。虽然季白也不知道,一个作文有什么对错可言,但满分总还是可以的。他的分,部失在选择上,语法考得太细了,四分之一概率,没蒙对。

    卷子部发完,英语老师拍着讲台让学生们安静下来,“考完了,也批完了这就是你们这一阶段的学习成果。我考前说了,这一次的题非常简单,应该部都及格。但我知道,哪怕这么简单,也肯定还是有没及格的那就别等着啦,让我看看吧,谁没及格自己站起来,别让我下去揪”

    教室中拖拖拉拉地站起几个人来,都低眉搭眼地垂着头。

    “还真有不及格的”英语老师愤怒地拍了下讲台,她抬起胳膊,指着站起的几人,“这种题,你们都能不及格你们说,你们还有什么脸在这儿呆着你们好意思站我跟前儿吗”

    随着她指责的话音一落,站着的几人瞬间爆成几团血雾,如烟花般骤然炸开,血色的雾气飞溅,又很快地蒸发消失。

    血雾消失后,教室中只留下了几张空着的桌椅,就好像之前的那几个学生从未存在过一样。但比这诡异的场景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教室里其他人自然甚至愉悦的神色。

    季白手中转着的笔一下掉到了桌上。

    所以,他真地是跑到恐怖校园故事里来了吧

    为什么这个世界竟然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瞬死模式

    到底是谁说的前几次任务都不会太难来着

    那个傻逼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