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空间卡牌召唤师 > 第2章 岔路选项(二)
    随着肖锋锐的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季白身上。

    季白面前,悬浮框再次出现。

    选项一“一周前,蓝廷听说了黄继颖的近况。”

    选项二“一周前,蓝廷收到了黄继颖的死讯。”

    选项三“一周前,蓝廷发现了黄继颖的行踪。”

    万幸,系统还没有到完不做人的地步,至少还给了三个选项、一点提示。

    这整个事件的开端显然是在一周前,与一个叫做黄继颖的人有关。

    季白不知道如果选错了,会带来什么后果。

    这如果只是一个电子游戏,选到错误答案的惩罚取决于游戏的风格方向,有可能只是得不到某种奖励,也有可能就是ga。

    在上一次的选择中,季白挑了一个最不容易出错的答案,结合事后给出的“他”与林妙的关系,相信选第一个也不会出现问题。

    但这一次的选项,却让季白有些为难。

    从中庸的角度来说,选第一个是最不容易出错的。“近况”的涵盖范围极大,可以覆盖掉二、三选项,最容易自圆其说。

    但肖锋锐眼中的恶意让他隐约觉得这一次不会那么轻易过关。

    留给季白的选择时间有限,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最激进的选项二。

    如果每一次都可以靠着中庸的选项过关,季白觉得这些选项的设置意义就不大了,肯定会有选错即死的陷阱题,才配得上如此诡异的死人气氛。

    二、三比较,一个是说黄继颖死了,一个是说找到了黄继颖。可如果只是找到了一个失踪的人,没道理要把所有人都弄到这么一个相对封闭的别墅中来。

    更何况从胖鱼的死状来看,也实在不像是人力做得出来。毕竟还没怎么听说过把人的整个颈椎骨都捏碎的死法。

    季白有点怀疑,这整件事情是跟鬼神之类的东西有关。    季白“一周前,蓝廷收到了黄继颖的死讯。”

    “黄继颖她死了”有人发出疑惑的声音。

    “我好像也听说了,好像是高考落榜之后,精神就有点问题还是怎么的,前段时间抑郁自杀了。不过毕业之后,我跟她就没联系了。反正原本也不熟,你们有谁跟她还联系吗”

    好多人都摇头,颇有些面面相觑。

    季白注意到,除了肖锋锐外,只有两个女生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表态。林妙似是对黄继颖真地完不感兴趣,连探究一下的兴趣也没有。另一个女生则是明显地露出一点讥诮,似对黄继颖完看不上眼,也根本不在乎她是死是活。

    总体而言,季白实在是没看出来,这个黄继颖的死跟在场的人有什么关系

    好在,肖锋锐只是让他起了个头,并没有让他把事情部解释清楚的意思。

    见他只说了一句,便默不作声地不再开口,肖锋锐也只是讥诮地笑了一下,就接下去道“黄继颖确实是脑子有问题,她在死之前找过蓝廷很多次,每次都胡言乱语,蓝廷一开始并不信她。她总说什么能够看到吴晓敏的鬼魂啊什么的,说自己不是疯了,是有鬼魂在追她”

    肖锋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脸上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不屑一顾,他的视线一一扫过在场众人。

    与提到黄继颖的死时不同,在他说出吴晓敏三个字的瞬间,在场之人都或多或少地露出了一点心虚或恐惧。

    林妙贴近季白,两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胳膊,将脸埋在了他肩上。

    一个男生哆哆嗦嗦地问“什什么意思啊还还提吴晓敏干嘛她,她都死多少年了”

    肖锋锐混不吝地掐指算了算,“高二死的,高三、大一、大二、大三这满打满算不还没到四年说多少年,有点夸张了吧。

    被回应的男生有点气急败坏,“老肖,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有意思嘛”

    肖锋锐撇撇嘴,继续道“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吧。黄继颖一直说吴晓敏的鬼魂在纠缠她,我们都觉得她就是被当时吴晓敏从楼上跳下来的情景吓坏了。毕竟当年吴晓敏的尸体是正正好好砸在她眼前的,吓疯了也正常。

    “但在她死之前,她来找蓝廷,说吴晓敏已经找到了报复我们的办法,她是第一个,蓝廷是第二个,反正我们这些人,吴晓敏一个也不会放过。按她所说的,吴晓敏的所谓方法,就是附身在我们之中的某个人身上,以那个人的身份接近我们,然后逐个杀掉。

    “蓝廷一开始根本不信她说的,但她死之后,蓝廷去看过。我没跟去,具体怎么回事不知道,蓝廷不太愿意回忆,我们也就没仔细问,反正就是说黄继颖对外说是抑郁自杀的,但其实死状有点不正常。

    由此,蓝廷就多少信了些她的话毕竟他被排在第二个嘛。所以呢,他就找我和季白商量,说把大家都凑到一起,先下手为强,找出可能被吴晓敏附身的那个人。谁知道”

    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依次扫过,“我们刚到这儿,蓝廷就死了。”

    直到这一刻,肖锋锐的脸上才显出一点脆弱的情绪,在他狠厉和淡漠的眸子中,多少掺杂了一点难过。

    有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

    这个故事太过匪夷所思,如果不是已经亲眼见过两具死状诡异的尸体,谁也不会相信这么不合逻辑的话是从一个脑子正常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之前去卫生间叫季白和林妙下来的男生低着头,突然喃喃问“就算找出来了,又怎么处理呢报警吗”

    一直缩做一团的女生突然一脸讽刺地插嘴,“也可以找天师啊你说呢,大志”她扭头,问不停地在她旁边抽烟的男生。

    大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有些恼怒她把话题抛给自己。他小心地觑着肖锋锐的反应,又求救似地看向季白,希望季白把话接过去,不要让大家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

    可惜,季白比他更希望当个隐形人。因为他隐隐的,把握到这整个事件的坑在哪了。

    作为一个连自己怎么跑到这里来的都搞不清楚的无关者,他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也完没有参与感。

    他不知道这个事件中的“季白”是什么性格,在团体中惯常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跟这所有人又都有什么微妙的爱恨情仇。

    这已经不是单单地要扮演好一个他毫不了解的人,他是要在众人有意识地互相找茬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确保不漏破绽。

    一旦他被发现不是以前的“季白”,没人会想要听什么乱七八糟的解释,他们只会把他当做被鬼魂附身的那个人处理。

    至于怎么处理偏远的山间别墅、无法联通的手机信号、显然怀着共同的关于一个死人的秘密的一群人

    季白一点也不想继续想象下去。

    他活了二十年,除了吃吃喝喝以外,技能树上只将将点亮了考试和玩游戏两项,再多的,就真是“臣妾做不到”了。

    最操蛋的是,他根本不能确定自己究竟面临着一个什么情况。是做梦是穿越是被拉入什么倒霉空间了还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如果他死在这儿,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他觉得,不到这个事件结束,他大概是无法知道这个答案了。

    所以,他不能死

    na,还是真地要对人生说拜拜呢

    他的人生路,才刚刚走了一点点啊

    但季白必须强装镇定。

    系统的提示,已经在之前给过他了。

    与他原本状态不符的惨白面色,要么说明这个“季白”原本就身体孱弱、病入膏肓,要么说明这整间事情他卷入得极深,因而寝食难安,体现在了脸上。

    显然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但从众人隐隐的反馈和“他”身为三个幕后召集者之一的身份,看得出“季白”在这个团体里颇有分量。

    但“他”应该不是个喜欢出头的,毕竟前头还有死掉的蓝廷和眼前这个肖锋锐。

    也就是说,他可以“恐惧”,但不能“退缩”。

    季白揉了揉额头,低声道“别再继续绕圈子了”没办法知道之前“季白”都是怎么称呼肖锋锐的,他只能停顿了一下,以眼神示意对方痛快点。

    这是一句试探,按照常理,不论是之前他们三个把人召集到这里也好,还是肖锋锐把大家都集中到客厅也好,都应该是有个对策要拿。

    总不至于要干等被附身的人自己冒出来吧。

    如果他们三个人在召集所有人之前,确实就已经拟定好了找出吴晓敏鬼魂的办法,那么“季白”就是应该知道这个办法的。

    可惜,现在他可猜不出他们商量好了怎么办。

    所以,与其等着肖锋锐来让他说,不如反客为主地试探一下,先把问题抛出去。

    果然,肖锋锐只是讥讽地笑了笑,那笑容似只是在嘲讽“季白”一贯地缩在后面当好人,但他也并没有难为季白,而是很痛快地开口“假设我们中间确实有个鬼,而这个鬼又是吴晓敏,那么我们不如就来玩个真心话游戏。我们每个人依次提问,任选一个人来回答你的问题,问题的答案要确保吴晓敏不可能回答得出,当然最好是只有你和被问的人才知道的事情。那么,回答不出问题的人,就是那个鬼。你们觉得怎么样”

    季白想,我觉得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