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九十五章 爷爷的交代
    “要是有人和你在一起,一定会想办法给你把毒弄出来的,阿玉是我的亲传弟子,你可以无条件的信任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代表我的,你这一路来是我安排他在保护你。

    也是我最相信的他才安排他来的,上次你和周艺峰来到这里,就是他你俩救出去的,你们算是老相识了。

    我屋子下面的东西想必你也看到了,那些在你进入之前应该是被人先潜入了,所以你看到的内容不一定是真实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用这中方式和你见面的原因,这个局面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住,猴子的手段太强,我和他对抗了几十年也没有赢过一次,而且他还一次面都没有露,我们就输得惨目忍睹,这个猴子就像可以预知未来一样,我每做一件事情都会被他知道。

    可能在你心里这一路上都在埋怨我,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你,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实力,而是这猴子能知道我做出的每一个选择,我不告诉你答案,是为了你的安,要是我说出来了,每一条都会被他知道。

    唯独你不一样,这么多年我观察下来,就只有你做的事情能让他摸不着头脑,这个世界仿佛就只有你是单独存在的,也只有你才能改变一些不可改变的事实。

    猴子至今我们也没有找到踪迹,他可能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也有可能不是,到现在我都很不服气,我会败在一个从未露面人的手里。

    龙玉现已经在我的手里了,这里的一切就是当年你边上的假猴子弄得,现在他带你进来,应该是要验证你后背的六指是不是真的,这个地方几十年前他就借助外力强行打开了。

    我年轻时他也带我来过一次,龙玉他一直没有找到,他反反复复得来这里,应该不是单纯的想要找龙玉,他可能是在验证着什么。

    甚至有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个假的猴子,他只是一个被人培养起来的替身,有可能真猴子将他的一生的经历都灌输到这个假的身上,导致这个假猴子认为他就是真的猴子。

    要想找出真猴子,我们只有将这个假的控制住,不然我们是没有办法找到真猴子的,永远也无法打破这个死局。

    你看见这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是一个证据,真猴子在想办法制作一个你来,面的控制这个局面,你要记住,只有你才能改变这个局面,不能让事情越变越糟。

    这个方式只能维持这么久的时间,记住出去后一定不要去找我,我会找你的,我们联系越少,获胜的几率才能越大!“

    我的舌头顶的发软,身上下除了舌头能动,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动。

    听完爷爷留下来的话,我内心掀起惊涛骇浪,最开始是因为他提到一句我边上的猴子是假,我才揭穿了李世杰假扮的猴子,可听刚才猴子和李约峰的对话,不仅李世杰扮的猴子是假的,就来李世杰也是假扮的,现在我边上的猴子还是假的!

    这个是假的那个是假的,他们换过来换过去不会出现人格分裂吗?

    真正的猴子就没有出现过,那真猴子到底是谁,他设定的这个局到底是打着什么目的,毁灭世界还是想要我统治世界。

    我自己几斤几两心了清楚得很,这趟浑水我是不想参加的,爷爷也是够偏心的,居然把这么好的本事传给那阿玉,一点都没有留给我,到底谁才是你孙子。

    “老爷子他后背怎么开始腐烂了,这个可怎么搞?”

    我听见阿玉的声音有些急切,说得应该是我的后背开始烂掉了,对于现在我突然间能听见他的身音,我也是内心一喜,只是眼睛还是看不见,身体依旧不能动弹,头脑我却是清醒了很多。

    “有希望了!这小子的体内的毒在往伤口上排,这简直就是个奇迹,他居然自己在救自己,看来刚才给他的又是白搭了,把那小子的嘴打开,让他被毒吸出来,这东西对他们李家人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现在我就像是被打了麻醉剂一样,除了大脑现在些知觉,他们把我乱到砍死我也没知觉,反正也做不了什么,现在我不如仔细推敲爷爷给我说的话。

    出去后想办法摆脱他们的控制,这条路太难走了,我走这一路身上留下的伤口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要是不能痊愈留下疤痕,我的参军梦算是泡汤了。

    一会儿这个是假的,那个是假的,一会儿这个告诉我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个人说的话是真的,我又不是侦探,我哪里有时间推断谁说的是真的假的。

    额头突然间刺痛一下,我感觉我就是断片了,我都已经开始恢复了,怎么可能会又断片,一定是有人在外面弄我,故意把我弄晕的。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我最后是被鸡的打鸣声给唤醒的,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灰蒙蒙的方间,这里的环境很特殊,光线特别的柔和。

    而且这个房间在缓缓的移动,就像是在海上面的一样,我感觉了一下身体,身体可以自由活动,我起身下床,我身上光溜溜的什么我都没有。

    边上就要一条特别大的穿衣镜,几件衣服摆在上面,还有一张银行卡,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看着银行卡背后写着一个地址,我穿上衣服,有可能现在有人在背后看着我。

    我将银行卡放好,走出房间,推开房门我的眼睛差点瞎了,强烈的阳光照射在我得脸上,我反应不过来。

    开着房门我适应了很久,才走出门,我的胸口腰上,手臂上的伤疤提醒着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在一条船上,这条船很大,我却没有找到什么人,在快下船的房间里我看见一个背包,这个房门是开着的,里面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我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打开背包,里面有一部手机和一些书本,我打开一看,这些书居然是湄潭职业学校里的书,还有我的学生证,不仅有我的,好有周艺峰的学生证在里面。

    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我回播过去,是个女的接的“喂你是哪位?”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你不知道我是那个你打电话给我,“我见我的手记上有未接电话,我就打过来了,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嗯?我打过你的电话,我想一下,哦!你是不是贺艺成啊!你在哪里呢,这都开学好几天了,你怎么还没来上课,明天军训可就完了,下周一正式上课了,快来上课啊?”

    我有些忙懵逼,开学了,假期这么快就结束了!我这不才离开多少天,等会儿,那岂不是说现在已经是2014年了,我又麻木的躺了大半个月,我父母这么久没和我联系,他们岂不是着急死了。

    “原来是陈老师啊!抱歉抱歉,我现在还在海边,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立马就赶回来上课!”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我坐到椅子上,看着这杯咖啡,内心不是个滋味,我居然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而且还是睡过去了。

    这里是哪里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去呢?有可能是猴老头把我安排到这里养伤的,这么大的船,除了他也没人能负担得起,有谁会为我花这个钱。

    等了半天也没人出来,船反而到了码头,我居然到了浙江七里港码头,我居然从海上跑到了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