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九十三章 共生蛊
    猴老头淹了口气说道“你们就不能早些提出你们宝贵的意见吗,我们的时间大部分都是浪费在你几个有意见不早点提上面的,以后你们要是早点把心里的建议讲出来,以这次为教训,不然我们现在还会在这里吗?”

    这家伙居然开始推卸责任,现在反倒是怪起我们了,李约峰可能性子就是这个样子,不爽管你是谁就是要顶撞你一下,“要是我们说的话你老人家听得进去,现在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进退两难了!”多话他也不多说,说了两句就沉默了,他为了阻挡触手们交织在一起,现在一个人靠前。

    猴老头也知道李约峰是故意顶撞他的,拿出枪对着棺材的一个角落里开枪,想把这个棺材给打穿,斜着枪口子弹不断射出,黑夜里待久了,枪口的火焰刺激的眼睛火辣辣的痛,他这样斜着打应该是防止这棺材质地太硬子弹反弹,斜着打即使反弹也是往别处弹开,不会误伤到自己人。

    连续的攻击,猴老头就照着一个地方打,不一会儿就将棺材打出一个窟窿,里面的尸肉随着窟窿慢慢地流出来了。

    猴老头又朝着棺材里面的接缝处开枪,将一头的棺材挡板打掉,这样里面的肉漏的更快了,他伸手进去继续摸索,肉的流失一具骨架散乱的在棺材里。

    “老头子,这里面的肉为什么没有腐烂掉,而是变成这个鬼样子,看这个样子即使再过个几年,这些肉也会继续是这个样子的,这是个什么情况呢?”

    “那是应为这个肉已经是属于不会老死的肉了,你别以为这肉是死的,这些肉其实还是活的,里面的细胞还没有死掉,这要是拿出去做实验,百分百可以将这人完美复制出来。

    你想2000年它都熬过来了,那是多么漫长的一个岁月,虽然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在养料资助龙玉的成长,可这个漫长的岁月足够改变很多事情,我甚至都怀疑,要不是有人来提前破坏了这里的循环系统,这东西再过个1000年也会继续保持最初的样子,要死他还有意识的话,那才是最痛苦的活着,除了能知道自己还活着,别的什么事情都不能做,这个处罚就是残忍到没有知觉的。”

    我正想接他的话,棺材地下有一个东西动了一下,我仔细确认的确有东西动了,我指着被骨头挡着东西说道“老头儿这骨头下面有古怪,刚刚我看见有东西在这里面动了一下,是不是这骨头要诈尸了?”

    阿玉对我说道“不行你用刀把我们腰上的绳子割断,太不好操作了,他一个人快阻挡不住这些触手了,你们快些,这些触手越来越聪明,它们在学习我们的方式来壮大自己。”

    我割断腰上的绳子,猴老头也挪开了我指的那条骨头,骨头下面居然是一条虫,就像一条放大的蚯蚓一样,这条蚯蚓差不多有三十厘米长,两个大拇指这么粗,我看的不是个滋味,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个活的东西。

    “这个就可能是这人活了2000多年的最关键,这条是寄生虫也是共生蛊,这共生蛊会分泌出人体需要的一切养料,两者共存,我在四川见过一次,只不过见到的是一条假的,可是那里确实有这个东西的图腾,虫婴的制作就离不开这东西,摄生虫就是靠它转变而来的,要是被这东西进入体内那可就惨了。”

    他急忙收回手,显然是后怕,刚才要是他伸手在里面到处摸索的时候被这个东西攻击了,这东西进入身体,可就是无力回天了,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他额头上的冷汗,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什么,那冷汗就是在诉说他在后怕。

    “不知道这东西会不会有卵在这里面,要是和我们来的路上遇到的那种虫子一样,见到伤口就往里钻的话,我们现在就会失去个猴老头了,嗯?你不是说这东西是共生吗,为什么这条虫没死,这个人确实死得这么惨。”

    猴老头用衣服把手上的尸肉擦干净说道“那只是理论是这么记载的,没有亲身实验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和空头支票是一个道理的,现在你不看见了吗这人一样的死了,搞不好这时候这个样子,都归功于这条虫子,是它把尸体分解成这个样子的,就是不知道这虫子分解的时候,这人是死了还是没有死,死了还好感觉不到痛苦,没死可就是太残忍了,这虫子是先攻击内脏的。”

    我打了个哆嗦往回退了几步,猴老头找到了机关接着说道“终于找到你了!”

    这机关居然在尸骨头颅下方,还是他用匕首将头颅弄开才看到的,这机关不怎么大,完是靠头颅的重量来隐藏的,就算这尸体没有变成这样,你不把尸体的头挪开过一会儿,这个机关是不会出现的,即使你伸手在头部摸也是不会摸到的。

    机关这块这老头子研究得很死,反正他懂得多,我这种小白就是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你说花儿是红色就是红色,你说花儿是黑色就是黑色。

    他搬动机关,地面轻颤,手里的罗盘开始花花的转动,口中不断念到口诀,他还在他的罗盘下面扣出三枚铜钱来,一颗颗抛出,不待铜钱落地就是一抓,他也不看卦象,只是手指一模就立马说道“快跟我来!”

    他开枪打死棺材里的那条蚯蚓一样的蛊虫,带着我们把腿就跑!

    我们跑那些触手就追,更加吓人的是,它们现在已经交织在一起了,而且是很大很粗的一张往。

    我跑不快了,一动气就是头晕眼花的,阿玉和李约峰两人帮助我前进,我这失血太多了,缓缓移动还没问题,稍微剧烈运动,恶心想吐头昏眼花。

    李约峰见来不及他跑到我前面蹲下身子,“我背他跑,你先挡一下,我把他送入出口回来接你!”

    阿玉点头,这个时候不是猜忌的时候,只是说道“记得出去多买点好久酒,我随时来喝!”

    我被他背着就跑,可还是喘不过气来,努力睁开眼睛说道“你小子放下我先跑吧,我感觉我不行了,别因为我一个人那你们大家拖累了!”

    我是打心眼里不想说说这种话,可这不由自主的就说出来了,“吴老板在前面已经找到出口的位置了,你再坚持下,马上就可以休息了。”

    我强忍着目眩的感觉,看着前面远处的猴老头说道“我是不是中毒了,我感觉我的后背有东西,现在又感觉不到到我后背的存在了!”

    他把我放地上看着我的后背说道“没事没事,只是一点小东西在上面,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别多想了,你只是累了失血过多了,没大事的!待会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迷迷糊糊的感觉他在抹泪水,说有事我也没什么大事,除了头有些晕就没有别的感觉了,背后也没痛楚传来,就是感觉身体本来应该很不自在的,可现在没有什么反应,导致我心里莫名其妙的的难受。

    我觉得不自在想摸一下后背,他抓住我的手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别摸了没什么事,吴老板你好了没,快过来快过来,艺成他有些不舒服,我没办法了,快过来!”

    他这一喊喊的我心里毛毛的,“你这么急干嘛,你哭什么,我又不会死,你搞得我想要死了一样,你可别吓我啊,我还没取媳妇呢!”

    “吴老板快点,你再不来我就和你势不两立。”他尝试着要把我拖走,我也想配合他,我的要腰和腿也没知觉了,完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