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五十四章 解惑
    庞杨瞄了一眼坑里说道“你这个是在逗我吗?才这么点坑你就摔晕了,昨天那条河道你都没事情,说实话到底做什么去了,别把我当傻子骗!都一路走来这么原来,咱的感情就只能用谎言来敷衍吗?”

    这叼毛居然不相信我说的话,搞得我是在骗他一样,虽然我的确实在骗他,但是你也别这样一点都不相信呀!

    我一脸无辜的说道“都说了是个意外,你看我后面这么大个包是假的吗?说实话也不信,对了我晕倒这段时间刀子有没有单独离开过。”防止他在继续追问下去问穿帮,我边走边转移话题。

    他也不继续追问了,眼珠子转了一下说道“他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动作,只不过反倒是你那传静没你在身边很受他的骚扰,我怀疑你要是在晚出来个把小时,她都成刀子的女人了!”

    我面部抽搐一下,内心却是实实在在的高兴得很,居然冒充我同学,活该收到欺负,要是她自己漏出马脚,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我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你不是一直在外面找我吗?怎么知道她在上面受欺负,这些话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我会认真的!”

    他丢给我一个小耳塞,我戴上耳塞听到了传静的声音,原来这小子装了窃听器,我心情更加不好了。    直接对着他骂道“你在哪搞得这些玩意,是不是把我也监听起来了,没意思没意思了,老子掏心掏肺的跑到这里给你们卖命,你们做出这班举动,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了,看来那下面还是你们自己去吧,不用带着我了,我没必要在和你们走了,一点真诚都没有,怎么被你们的卖的我都不知道还傻兮兮的给你们分钱。”

    庞杨见我太度这样连忙解释道“我他妈的才是最冤枉的,老子好心好意的帮你监视刀子怕他对传静下手你反倒是来怪起我来了,再说了我监听你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把你的血拿去开门岂不是来的快些,兄弟有的时候我很难做呀!你也不想想这行人里面除了传静,谁还有你这身手。”

    猴老头打断我们的话,用传呼机呼叫我说道“小情种小情种,走快些走快些,马上到晚上十二点了,别错过了这个机会,十二点可是要少流很多血就可以把门打开的,别在磨蹭了,我们的一几天的努力就看你了。”

    我内心超级反感这些夸张的语气,为毛你们的努力就看我了,搞得我自己没有努力一样,都是人都想活命,你是为了变成不死王八,我只是为了多活两年,意义能一样吗?再说了,你这些人还把我当做个累赘,我的心已经死了大半截了。    心里打着没趣走的更快了,庞杨见我没有回复他替我回复了,在这石头放屋里左弯右拐的十几分钟,我看见一个往上的石梯,只不过这个石梯有点高,这个烽火台就根一个大烟囱一样,石梯随着它盘旋向上。

    庞杨掏出一副耳塞给我,在给我戴了一副墨镜说道“手就不用我帮你绑起来了吧,要不还是帮你捆一下安心点,你这执念太深,这一路上去我怕你出事情,万一你把耳塞拿掉或者看到什么要自杀什么的,我一个人可不一定拦得住你。”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他把我的手捆到后背上,把背包给我背到胸前,给我戴好耳机戴好墨镜后,才敢让我往上爬。

    这下面本来就黑,现在我没有打手电筒,还带着个墨镜,几乎是看不到东西的,他稳住我让我走快些。

    我的脚刚踏上这烽火台的石阶,就有一种异样感传来,莫名的感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既熟悉又陌生的那种冲突感,让我很不舒服。

    看着庞杨没有做出任何的保护措施,我就感觉很不爽,老是感觉这面子放不下来,但这实际条件就这样我也无法选择。

    爬了一圈接着一圈大概已经爬了一大半了,我却感觉到有很熟悉的东西就在我边上,莫名的熟悉,我戴着墨镜又看不出去多远,很着急的喊道,快帮我把眼镜拿下来快,在不快点我就要错过了。

    庞杨犹豫了一会,应该是看我表情太着急了,帮我把眼镜拿了下来说道“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然我会把你打死,而不是打晕,请不要怪我,我能做的这有这些了,或许失控后被我打死,才是你最好的解脱。”

    我点头答应说道“你放心吧!出了问题你打死我就可以了,这一次我不会再失控的。”

    他拿下来往前走了几步,掏出枪子弹上好膛对着我,我不管他的这一系列动作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你有什么话你就说给我听,我已经等了你一路了,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没有人回答我,虽然我耳朵里有耳塞,还是能听到声音的,这种熟悉的感觉,我只有和我老婆在一起才会有,是无法被复制出来的,我都开始怀疑我老婆是不是被我从梦里带出来了。

    没有人的出现,我只看见远处一个画面一闪,就归于平静了,虽然只是一闪,可是我梦里买的一条一百块钱的手链,还在她手上戴着,即使看不清脸我一直到她就是我老婆。

    看来这里的幻想,不只是我们单纯认为的那么简单,它还会有更大的用处,要是能找到规律,说不定还可以推测出明天,或着更早时间段的事情。

    要是用更贴切一点的词语来说,这仿佛就是一个醒着做的梦,幻觉可以让幻觉中的事物有感情是不可能得,可要是自己做的梦,那就不一样了。

    我躲着庞杨说道“我没事了,这些幻觉我已经克服了,你把我的手打开吧,我们快些上去,毕竟上面的事情才是最主要的。”

    他收起枪也不觉得我在骗他,可能我不怎么爱骗人的原因吧!他果断的就解开我的绳子,我把背包再次背到背后,快步向前爬。

    放下心里包袱的我如同找到了新生一般,两个人很快就来到烽火台顶部,猴老头已经在路口来了,他面带笑容说道“你可是把老头自我吓得不轻呀!这一消失就是这么久,怎么老是掉队呢!”

    我一边走一边回应他说道“意外意外,路上遇到点麻烦,这不是活着上来了嘛。”我走到传静边上,拉起她的手说道“怎么样没受伤吧!有没有人为难你呀?”我有意无意的往刀子哪里看了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