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四十四章 幻阵迷宫
    传静被吓得不轻,毕竟是个女孩子,生活在这个相对和平的时代,死人这种事情除非是意外,平时完看不到,更何况是这种亲眼看着别人用枪杀人,要是心里留下阴影那就不好办了。    这老头子早就知道这水滴里有古怪,刚才话里的意思不说明白谁能想得到,要是被这些见血就长的东西碰到,除了我运气好外,完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我特意的接了几滴水仔细看来我看,里面有很小的卵状物,小到你不注意就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我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还好,刀子几个人看样子完不知道那是什么情况,他几个人现在明显比刚才慌乱了很多,要是再莫名其妙的的死两个,我都怀疑他们会被吓出精神分裂。

    我回头看了一眼死去的胖子,现在他的身上已经爬满了黑色的毛发,估计等我们回来已经只剩下一具骨架子了。

    猴老头看着我和传静上前来,关心的问道“孙女你没事吧!别怕别怕,哪些死了的人只不过是一种加快性的方式解脱而已,我们能见证他的解脱应该为他感到高兴,不要害怕了,前面一段路你们三个跟紧我,什么东西都不要去看不要去管,哪怕是觉得有人在叫你你也不要理会,只管看着我的后背跑。

    我们三人点点头,刀子一行人也跟了上来,他们还明白怎么回事,猴老头就喊了一句,“跟紧了,别掉队了,这里面是个迷宫。”

    说完他就率先跑出去,庞杨反应很快尾随其后,我拉着传静的手带着她跑,看着四周不断出现的路口,和奇形怪状的石头,我有些头晕,很想睡觉,摇了摇头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继续向前跑。

    也不知道这个迷宫到底多大,完没有一点路可以寻找,我们跑了这么久了也没有快出去的样子,传静有些喘不过气了,我用力拉着她向前。

    “你再跑你就是不要我了,你说好的爱我一辈子的!”突然出现的声响让我有些发愣,叫了一声前面的庞杨,我一咬牙松开了传静的手,推了她一把让她跟着庞杨跑,我转身跑向声音的源头,我无法面对这个声音冷静,哪怕知道这是假的我也无法冷静下来。

    在我梦里面我是一个宠妻狂魔,只要老婆有点不舒服,我都会很焦急,可现在却听到我老婆的声音,用那么伤心的语气来让我别走,我不能犯这个错误,即使知道是假的,哪怕会死在这里也不能。    “你在哪里,我来找你了,姑娘你在哪里?”我心里有些焦急,毕竟我太心疼老婆了,没有收到回应,我感觉到四周的石柱在移动位置,虽然害怕,再怕也不能让老婆失望更加让人害怕。

    “你过来我在这里,我好辛苦哦,我在这里被压住了,快来帮帮我,快过来帮帮我,阿福快过来,我不想再在这里了,我一个人害怕!”声音越来越近,可声音里带来的痛苦却让我更加着急,我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

    我急切对我说道“我来了我来了,我马上就来帮你,你别着急!”

    姑娘回应我道“能再次听见你的声音真好,阿福你知道么,我已经等这一天很久很久了,阿福我好想你啊,你为什么突然间就消失了,阿福你为什么丢下我和孩子就失踪了,阿福我恨你,可我又相信你还会回来,你刚才为什么要跑。”

    我很着急,超级超级着急,梦里我和我老婆想处八年之久从未吵过一次架,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样子,所有人都羡慕我们两个。

    可现在一句句的责怪我,我也无法控制住心情,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老婆也从过去来到现在,而且被压在这里?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更加着急了,“你在哪里,我来了我真的回来了,你出来见我好不好,别躲着我了,我们回家,我带你离开这里!告诉我你在哪里?”

    身前有个小的洞口,我趴在地上一看,我老婆面色苍白,嘴角还有眼角都有血迹望着我,眼里闪动这泪光,我内心愧疚急切,我想要就她出来,我刚要伸手去拉她,就感觉头一沉失去了知觉。

    我很着急,不知道怎么回事,脑中闪过一片白光,我又睁开眼睛,看着我老婆痛苦的样子,我难受超级难受,我猛然转头,想要看看是谁打把我打昏的。

    猴老头站在我背后见我转头说道“小子清醒些跟我走,那下面是血水蛭的触手,别上当了,还愣着做什么起来走哇?”

    我有些失去理智了,我的老婆在别人眼里什么都不是?不帮我就算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阿福他是谁,为什么这么说我,我好害怕,你快拉我出去,我喘不过气了,快些!”

    我趴在地上听着姑娘一句一句的话,完失去理智了,我双腿一蹬往前滑,想要把她拉出来,没滑出一米就被猴老头拉住脚跟。

    他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痛得我眼眼泪直流,我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现在就想救出我老婆,我大喊道“你在忍一下姑娘,我马上就来,你忍一下!”猴老爷子又是一把把我拉起来,把我打晕抗走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一天了,我感觉很无力,强撑起身子刚好站稳有坐在地上了,传静看见我这个样子连忙给我倒了些水,问我身体状况,我表示没事后,她给我找了点吃的。

    庞杨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你小子昨天晚上抽什么疯,为了找你刀子那边又死了两个,都是被血水蛭的触手卷走的,这梁子你算是和他结下了,小心点别做事那么莽撞。”

    我看着他说不出话,现在心情有些低落,猴老头说道“别那么自责了,你我昨晚上要是再去晚些,你这条命也没了,那迷宫里会让人出现幻觉,执念越深的人在里面越走不出来,我就好奇你到底看到什么了,居然这么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