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四十章 逼迫
    在家过了几天,我又看见盟主来到我家附近,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情况,来不及顾及他,我打电话给何柳就收拾东西到湄潭县里边去了。    我一路颠簸到了车站,她早就到车站等我接我,把我领到她的住处,在她的住处里我看到了传静,七年级的四大好友之一,原来传静也是跑出来过寒假的,她也是来投奔何柳的。

    何柳租的房子是一个两室一厅,她俩就成功的挤在一间房了,我则是一人霸占一间,对于只有十五六岁的我们来讲,有的事情还是只敢想想的哪种。

    晚上何柳带我们两个人出去好吃好喝,她的工资一个月两千出头,除去房租也没什么多余的搞头了,买点化妆品就已经是两袖空空,女人的消费我们始终是不敢苟同的。

    第二天一早她就去上班了,就留我和传静在家里,为了避免尴尬我出去转了转,毕竟这孤男寡女的,我到图书馆看了会书,在将书放回去的时候我发现有人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我怀疑有人跟踪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离开了图书馆,对于身后跟来的三个男人,我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敌众我寡,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

    我不敢直接回到何柳的住处,自己又不怎么熟悉路,东绕西绕的才甩开尾巴,等我回去已经是晚上了。

    用钥匙开门,一堆人在屋子里,背后不知道何时来了两个人把我推进屋里,门被关了,何柳和传静被围在沙发上不敢说话,我走过去一个戴口罩的年轻人穿着西装,站起来对我说道“你可是很滑溜,不跑了?”

    听着他的声音,看着其他的身形我说道“庞杨大盟主,你这又是在闹哪出?我没得罪你吧,我想我这两个同学也没有得罪你吧?”

    他拉下口罩,露出歪瓜裂枣般的脸,龇牙说道“这你也我认得出我,果然厉害,说吧!你不好好在家待着跑出来做什么?”

    我现在超级讨厌人家用质问的语气来问我话,反口怼他“我出不来关你屁事,再者我怎么出来的你心里没点逼数吗?跟踪我这么久了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

    何柳和传静都是一头雾水,传静还好些,有可能他也没想到,在学校痴痴傻傻的庞杨,居然是个有钱有势的人。

    庞杨微笑说道“我知道你知道,但是那又能怎么样,看见你曾经叫我盟主的份上,我也不会为难你,把地图交出来,告诉我你爷爷在哪里,不然她们两个我就卖到非洲去,让她们体验体验生活。”

    他挑衅的看着我,这小子太可恶了,我要是知道我爷爷在哪里的话,我还在这里瞎找,有些来气说道“我要是知道我爷爷在哪里,我还要你来威胁我,还好意思说跟踪了我好久来,这点消息都摸不准吗?”

    他走到我跟前,靠近我说道“我发现你这个嘴是越来越厉害了,你要知道现在的你算是我的阶下囚,你没有资格和我讲条件,你不怕死她们就不怕死吗?你那躺在医院的兄弟就不怕死吗?你那在外打工的父母就不怕死吗?

    要嘛你现在想办法带我们去找你爷爷,将他手里的地图偷出来,要吗你就带我们去找我要找的地方,反正你死活对我来说不重要,尸体也是可以完成任务的!”

    我走到沙发旁坐下,看着何柳和传静说道“我爷爷我只真不知道在哪里,他要藏谁找得到谁去找,我剩下的日子反正也不多了,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无所谓,什么地图什么爷爷,现在和我这个将死之人没有什么关系,爱咋咋地!不满意现在就给我来一刀,早死早超生。”

    一段鼓掌声从屋里传来,打断正要动手的庞杨,“好一个早死早超生,说得好很好,小伙子我很欣赏你,跟我混怎么样,我可以保证,我有肉吃你绝对不喝汤!”

    一个干瘦四肢修长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来,他的模样看不出年纪,深邃的眼眸仿佛活了几百年一般,让我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忌惮。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看了看阿飞送我的手表,不疾不徐的说道“万一你要是天天吃菜呢,我岂不是一样没有肉吃,我有我自己的路要走,并不想跟随任何人,自己的一生不用自己的方式活着,那我来到这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笑得很随意,仿佛这笑声不是他发出来的一样,“你这孩子很有意思,怪不得会被选中,当年你爷爷拒绝我,现在他孙子也拒绝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么回事,你们姓贺的就这么要强吗?跟我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可以让你长生不死,我猴子活了这把岁数,还从未对谁口出过狂言。”

    听到他自称自己是猴子,心里掀起波澜,爷爷的笔记里就提到过这个叫猴子的人,可是爷爷都那把年纪了,他才看起来三十左右,要是他还活着,那我和周艺峰在山羊洞看见的那个死尸是谁。

    我不动神色的说道“你这称呼和混社会的一样,我哪敢和你一起闯天涯,我这命太薄了,禁不起折腾,现在我只想好好的上学,过完我的余生。”

    刚才的话应该是在试探我的,不然一上来就报出自己的名讳,可不是老江湖的作风,要是他真的活了这么多年,在外的名字怕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再说跑到大街上一喊,绰号叫猴子的能在少数。

    他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我说道“你爷爷没有对你提起我也是正常的,当年他为了活命四处奔波,我一直默默地帮助他,却反被他误解,有时候我都觉得做人好难呀!”

    我内心冷笑,是好是坏我说了不算,谁遇到事情做的事情,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其中的深浅,感悟都是自己的,对于前段时间自己浮躁,现在想起来很害怕,被人利用了不说,还被利用得毫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