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三十三章 潜入
    看着宋老师离开的背影,我也是诸多无奈,心里有些后悔了,要是自己好好的在家学习,没去什么山羊洞探险,自己现在不是好好的走上一条完不平凡的路?

    千言万语都已经改变不了自己现在的命运,整理了下心情,我背着书包回家了,主要是一想到还有十多公里的路要走,在不快点又得天黑到家了。    “成哥等等我!”听见有人喊,我习惯性的转头,原来是蒋金炜,他背着一个小的塑料背篓跑过来,看着这个比我高了半个头的表弟,我笑着说道“这星期怎么的没看见你,你是不是又请假了?”

    我们一边走他一边回复我说道“是呀!这两天感冒了,我请假在我二爸家休息打点滴呢,听说你回来了,我这特意跑出来找你一起回家。”

    两人一路上谈天说地,虽然人小,可在这个大树下乘凉的我们,没有感到很多压力,而是将所有的事情毫不忌讳的畅享。

    两家人都隔得近,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家,半路上遇到几个女同学,说句实话长得都不咋地,没有过多的接触快步回家了。

    等我到家已经六点半了,天已经昏沉下去了,站在土院里看着山边的夕阳,这个点了爷爷家里面也没有炊烟升起,我有点担心,万一爷爷避着我不见我怎么办,毕竟我在医院里醒过来他也没有出现,可能他知道看到我会问他问题。    我闲的没事就去将家里的老牛牵回家,牵回来发现爷爷还是没有回来,见老爸老妈回来,我就问他们爷爷去哪里了,他们却告诉我爷爷出远门了,而且几年不会回来,我当时感觉整个人就没有力气了。

    这一夜我是真的没有丝毫睡觉的欲望,直到半夜我依稀听见有奇怪的声音,我小心翼翼的爬起床,趁着夜色走到爷爷家门口,看着他家门锁着,我还是不死心,在农村都是木头建造的房子,我走到后院,顺着柱子上到了阁楼,既然爷爷不在家,我就自己进屋找答案。

    折腾了半个小时,我才进入到爷爷的卧室里,拿着手电在里面四处翻找,每翻找一样东西都会还原到原始的模样。

    爷爷很在意他的卧室,记得小的时候和哥哥捉迷藏,哥跑到这里来藏起来,被爷爷狠打了一顿,惨叫声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可是我在这里找了半天,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发现,白出了一身汗,我一屁股做到床上,爷爷的床是有弹簧的,可是我感觉弹簧却有点不一样。

    我掀开棉絮,仔细的找也没找到什么问题,只是弹簧有的断了,导致整个床很多地方失去了弹性,没有丝毫线索的我倒在床上,看着床背后的粮仓,又不死心的爬起来接着去找。

    记得爷爷是个特别爱养猫的人,他说猫抓老鼠很厉害,每次回家来都见他养着五六条猫咪,这些猫咪除了他自己没人能摸得到,而且他样的猫咪很壮,不注意还以为是条狗,脾气除了他谁都不将就。

    这一走不可能把部猫咪都带走吧,可这回来也没见丝毫有猫的迹象,就连声音都没有听到,老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又找不到地方。

    在粮仓里找了半天一粒粮食都没有看到,难道是爷爷走的时候把有的东西都卖干净了?我心里反问自己,想得入神的时候放在床头的座机突然一下子就响了,吓得我跳起来,手电筒都掉到地上了。

    来不及管身上被吓出来的冷汗,捡起手电筒看看是谁在打我爷爷的电话,凑近一看,是一个没有名字的陌生号码,我犹豫一下拿起来接听。

    电话那头信号有些不稳定,感觉断断续续的在链接,对方一句话也不说,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办了,谁会这个点打电话来?

    我小心的问道“是谁?”

    等了一分多钟的时间,依旧没有任何人回答我,对方就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感到有些莫名奇妙,挂了电话继续找,为了防止再有人打电话过来吓到自己,我直接拔掉电源关机了。

    我从卧室找到客厅,还是没有丝毫的蛛丝马迹,我回想这刚才打电话来的号码,老是有种熟悉的感觉,感觉在哪里见过。

    我拿出手机插上李姐和老爹给的u盘,看看是不是和后页留的号码一样,找出号码再次将座机打开,看了通话记录,仔细对比下来,毛发不自然的就竖起来。

    手机上的号码和电话上得号码完一致,可是为什么这个电话号码是会打电话给爷爷,为什么对方又不说话,如果这一切早就是被人安排好的,那背后主谋又会是谁!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又是一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下没接,这大晚上的打电话的,有几个是正常的,可是这个电话又连续打来,我接了电话,对方有些急切。

    “你在哪?我在遵义春天堡车站,快来救我!”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有些头脑发晕,我没听出是谁的声音,反问道“你是哪个?打我电话干嘛,大半夜的不睡觉诈骗呢!”

    对方很急切,“我是你哥,我在遵义被骗了,手机都给卖了,这是最后卖手机的五十块钱了,你打点钱给我我回来还给你。”

    我才不信他的话,老爸老妈说过哥在广东上班,虽然已经好久联系不上了,我的号码除了我爸就何柳和孙子知道,我哥要是能知道才是真的有鬼了呢!

    我挂掉电话,管他是谁,就算是我哥又能怎样,我一分钱没有,能找到我的电话就能找到老爸的,打给他岂不是更快解决问题,我挂掉电话后,这号码在打了几次,我没接对方就没打了。

    找不到任何线索的我原路返回,从二楼横梁爬出去,回到屋里睡下了,早上八点被老妈叫起来吃早饭,看来他们不知道我半夜出去过,我把昨晚上有人打电话来给我说是我哥的事情告诉他们,他们也一致认为是骗钱来的,本来家里就没钱,再被骗一次可就真的生活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