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二十一章 阿飞的往事
    周艺峰醒来恢复体力后,我们四人接着向前走了三个多小时,从李姐口中得知,她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这种行动了,第一次的时候死伤比我们这次还要惨重。    因为这下面的环境特殊,导致好多事情她也没有遇到过,这一次回去可能会被处理,虽然看不出她说的是真是假,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渴望出去。

    我们的食物都装在三个牺牲的胖子身上,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除了吃石头河水,就是吃人肉,我已经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李姐手里拿着羊皮卷停下来说道“现在我们已经不在这张地图上的标记区了,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已经找不到任何人方向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在我头上泼了盆冷水,现在不在标记区,就是说现在已经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周艺峰和我是最没有毅力的两个人,身的力气被李姐一句话就打散了,两人无力的坐在地上。

    我生出手指盘算着说道“现在我们已经饿了一天一夜了,按照正常人的水平来算,我们十天不吃东西只喝水是死不了的,可是我们一直在运动,要是什么来个什么突发情况,我们一点力气都没有,很有可能当场就晕厥失去一切的战斗力。”

    阿飞听我这样一说就问我道“你这样一说我就还真的有一点好起来,我们在那水池边被催眠的时候,你怎么没事情,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吗?”

    被他这么一问,我一脸的茫然说道“其实这个问题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当时我就感觉很想很想睡觉,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被谁打了一巴掌,我就醒过来了,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咯。”

    阿飞有些不相信我说的实话,怀疑的说道“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有技巧分享出来才是长生的王道,你告诉我我教你几招怎么样?”

    我伸出手指发誓说道“我要是真的骗你,我边上的周艺峰就不得好死。”

    周艺峰听我那他发誓,顿时就不乐意了“什么情况你这是,你发你的誓,干嘛拿我说事,你这是在逼着我和你绝交!”

    我打着哈哈说道“我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的意思是我要是骗他,你就不得好死,不是咒你,我这是觉得你在我心里特别重要,才拿你来发誓的,要不然拿我自己太不真实了,他不会相信的!”

    阿飞见我说得头头是道,挤兑我说道“这要是我哥们拿我发毒誓,我能让他体验什么是绿色。

    周艺峰见阿飞也帮他,瞪着眼睛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听见没有,莫说我了,他都听不下去了,你这种人才是不得好死的下场。”

    被他们两个人连续攻击,有理也是亏到底了,要是在坚持估计他两要联合起来动手了,李姐手扶着额头,没有继续说话,看来对我们三个人发起的神经,他可能已经感觉到我不认识我们三个了。

    进入山洞算起来差不多已经三天了,现在家里面可能已经炸开锅了,想到这里心里出现些许失落,要是我死在这里了,老爸老妈又找不到我,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现在心里想些什么,倒在地上闭着眼睛,不知不觉的我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剩下阿飞一个看着手里的刀子。

    走到他的边上,想让他去睡会儿换我来守着,刚坐到他的边上,他对我说道“你知道刀子插进肉里的感觉吗?”

    他这莫名奇妙的问题,问得我有些懵,“怎么了,有什么心事憋在心里不好受吗?”我小声的回应他,看着唯一支开着的手电。

    他把他的刀放到边上,看着我认真的对我说道“曾经我有个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们俩一起长大,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我们就没上过学,我就连名字都是自己取的。

    我那哥们心里有着志向,我们一起为了他的梦想前进,可是一路走来他最后告诉我,我是他最大的那个绊脚石。”他看着手电的光芒,好似在发呆。

    没有接着往下说,我在边上也不敢多问,有可能是我和周艺峰的展现出来的情义,使他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吧。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静静地等待属于他的下文,过了十几分钟他接着说道“我记得那年雪下的很大,我和我哥们在上海刚刚混起来,也是小有名气的,得到了很多大势力的扶持,在我老家的媳妇给我写了封信。

    我拿到信的时候连夜开车去了北京,找了小学的语文老师帮我读这封信,从那老师嘴里我得知我老婆给我生了个女儿,我很开心,激动的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我就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并且让我的替身暂时替代我的位置,我悄悄地回了老家。

    毕竟是出来混社会,不能让别人直到自己有家人,开了两天的车我终于到了自己家里,我超级激动的推开家门,可是这一推开我就失却了所有的理智。”

    他喝了一口白酒,将手搭在我的肩头摇了摇头,故作轻松的吹了口气说道“我找的三个保姆部死在客厅里面,十几个保镖部被人杀死,我害怕的冲到我老婆的房间里。

    我老婆被人绑在床头,扒光了所有的衣服,下面被弄得是模糊的血肉,我的孩子被人皮带绑着脖子勒死在床扶手上。

    这个画面我几乎是我每次做梦都会梦到,我这下巴就是那天被人用这把刀捅的。”

    他流着眼泪,我拿过他手里的酒喝了口,心情不是个滋味,这要多大的仇恨才能搞到这个地步,“是你兄弟做的吗?”他点点头,再次夺过就瓶猛喝了一大口,起身走到一边,倒下去睡下了。

    我看着熟睡的周艺峰,想起在梦里面我和他因为我老婆发生的事情,当时明明说好的谁追到手就归谁,可结局都是大同小异。

    站着这个角度,我很我能理解阿飞所遇到的事情,心里得有多难过,被自己最要好最信任的人算计,家破人亡,从喜事到丧事,最大的悲哀还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