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缔造梦魇 > 第一卷 暗涌 第十八章 围困
    此时此刻我有些着急出去了,发现这么多事情都对的上,要是出去做好准备,新的生活就能为我开始。    李姐见我二人依旧不动说道“不管你是谁,要是想要活命就快些过来帮忙,若不然待会谁能活就得肯自己的本事了。”

    听她的意思显然是知道这里还会有危险发生,要是这样的话这里一切都被她调查过的,而且知道的远比我们想到的更加恐怖。

    我拉着周艺峰走到棺材边上,打算帮忙把棺材撬开,将枪收好接过李姐手里的撬棍,他们已经将捆在棺材上得铁链部弄掉了,七个人将撬棍插入棺材石板里,口号统一分钟就将石板撬到一边。

    内心说了十万个对不起,形势所逼身不由己,不知道日后会做多少噩梦才能将自己内心平复下来。

    “我靠这到底是谁的棺材,既然是顶级的金丝楠木做的,看着样子这就是一根木料做出来,直径这么大那得多富有的人才你能找到。”

    这个棺材做的很随意,就是一段打磨好的金丝楠木,表面抛光的程度已经刻意做成镜子了,我们几个人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倒影。

    李姐拿出一瓶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喷雾,对着金丝楠木光滑的表面就是一通乱喷,随即拿出一把匕首,毫无阻力的刺进了棺材。    “这个不是金丝楠木,这个是蚕丝!”她一边说道,一边刨开棺材板,没有丝毫得不自然,“别被这里的任何表现所迷惑,不知道老爹发什么疯让你这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子来做什么,简直就是添乱。”

    我的确菜得要命,可是这么直接的当着我的面说出来心里还是吃不来这个气,“我的确很菜,可是你们出去后的身份就得靠我来策划了,至于用什么身份行走,我想你已经收到些许风声了吧?”

    我仔细看着这个别致的蚕丝,不仅好奇为什么它表明这么滑,更加好奇为什么是一道蚕丝做成的棺材,为了的到信息,我只有接着套话。

    李姐没有继续回答,而是继续割着软的跟棉被一样的金丝楠木,从清理出来的这个角落可以看出,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大家伙,由于现在就割开的面积有限,还不能看出是什么东西。

    我拿出我的管刀一起帮忙割,用力试了几下,这什么蚕丝居然一根也没有断,反而我这刀刃被拉出来几个缺口。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硬?”我语气有些强硬,就连阿飞也是抬头有些异样的看着我,李姐手停顿一下,又接着割说道“这个是一个少数民族的产物,这个少数民族人口少到只有一百人,他们栖息在湖南和湖北的一个交界点,常年特殊的物品给四川的一个神秘部落,那个时候就做蛊什么的,重要原材料都来自这个民族,比如现在我们割的这个蚕丝。

    什么少数民族什么神秘部落的,我已不知道她是在套我的话还是在说实话,现在反正最好保持沉默,若是被看穿了,后果很难预料。

    至于她说的这些我觉得没有任何求证真假的必要,我可没有闲心如那些考古学家一样,看个土罐子也能不吃不睡,追求古迹文明,我连我自己的没有搞得清楚,就别说这种伟大的思想主义了,还是接受现实的比较好。

    阿飞暗地里给我伸了个大拇指,看他这表现,应该是在和李姐相处下,一直被当做下人使唤,可能是我突然间带来的反差,让他有了变化。

    十几分钟过去,整合蚕丝做的棺材都被她割开了,李姐将软化后的蚕丝拨到两边说道“快点将它杀死,我们快些退出去。”

    一个两米多的蛹躺在我们眼前,我心里发凉,什么东西的卵能长到这个程度,这要是孵化出来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蛹蠕动了一下,阿飞几人毫不犹豫的掏出枪打在它身上去,子弹就像穿豆腐一样进入蛹体,一道道绿色的汁液四处撒在四周,我这不争气的两条腿不断地哆嗦,拿着枪一枪也没敢开。

    “明知道这东西是要打死的,为什么还要把它这么费力的割开?”我自我感觉这话说出来是找厂子的。

    怪异的惨叫声在这狭小的空间环绕,看周艺峰捂着胸口面色惨白,情况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俩就是属于平时牛逼吹得响,关键时刻是最怂的人。

    “不刨开这蚕丝,子弹打不进去,反而会加速它破茧,快些拿出固体燃料,将火把做出来,快些!”李姐发布命令有些急促,波澜不惊的她如此表现,我头皮发麻,心里感觉越来越不妙。。

    三个从来没有说过话的胖子,极速组装着火把,两三分钟就弄出来三把,我和李姐阿飞人手一把,我把枪递给周艺峰我拿着管刀火把,两人背靠着背,莫名的紧张。

    刚才注意力都集中在棺材里的蛹上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怪物,到现在才发现,四周有些细微的声响,强烈的时候就有那种用手指甲刮黑板的感觉。

    气氛的紧张,碰碰两声枪响,李姐换了个新弹匣,头顶上一坨黑乎乎的肉掉下来,这个肉婴儿大小,身布满灰色的鳞片,手指甲长如弯刀,一个西瓜大小的头颅,满嘴的利刺,没有眼皮的眼眶里一双绿色的眼睛等着我,后脑勺上一条昨晚上攻击我们的尾巴吸附在上面,它没有腿,下半身和蛇一样,贴切点就是一条放大版的虫。

    后脑勺的那条尾巴不知道是怎么借的力,迎面攻击我而来,我本能的拔出管刀迎面一劈,将这尾巴劈成两段。

    头顶不断留下绿色的汁液,如同蛙鸣的叫声遍地四起,液体里传出腐臭味让我干呕了几次,强忍着头晕的感觉防备这四周。

    “大家围到一起,这些东西怕火,不要乱跑,它们是没有思想的,重点攻击脑后的尾巴,它是这些虫婴的主导体。”李姐一手拿火把一手拿枪,靠向我这里。

    周艺峰啪啪的打了自己两耳光说道“这些只是小场面,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把我惹毛了我自己都咬。”

    在我正前方,一个石像肚子不断的动,而且本来漏在下体外面的那条尾巴,慢慢的钻了进入,接着就是两只弯刀一样的手把肚子破开,绿色液体撒的满地都是,一直虫婴对着我们咆哮,爬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