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多宝塔 > 第二十七章 观主收徒
    这位石云观的观主闭上了双目,不再多说什么,显然是在调息休息。

    不过,刚刚这空中突兀出现的水球,接下来一连串令人目不暇接的惊人的变化,彻底让那些从未见到过法术变化的凡夫俗子们,看得是心潮起伏膛目结舌!

    “仙师……真乃神技啊!……神技!观主真乃神人下凡啊!”游击将军刘青山即便是见识广博,也从未见过如此仙术,立即对这位观主大人连连称赞起来。周围的众人议论纷纷的看着观主,不吝之词也是连续不断……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中,人群在的薛宝越终于知道为何在桓城之内,吴家的人如此嚣张了。

    因为这老者便是吴家的血脉之人,所以他能够轻易的请来这位“仙人”,但凡是能和“仙人”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那自然是会凌驾于理法之外了。

    很快,在这位石云观的观主面前,便急三火四的跪下了五六个年轻人,这些人是因为跟着长辈前来参加这次的宴席,见识一番的家族子弟。

    却是没想到正好跟随长辈到此,真的见识到了世间竟然能有此奇异的法术,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冲上前跪拜,准备拜入观主的门下学个一招半式,将来定然是大有前途。

    其他的人都只是围住老者看,并没有上前叩拜,看来多少也是自重身份,不会对这老者跪拜,不过众人还是围在周围低声的议论着……

    “听说这几个小子的家人都缴纳了不少的香油钱,这才有了跪着的资格!”一个围着看热闹的人说道。

    “我特?跪着也要资格?”薛宝越被这人的话给惊到了。

    “这是自然,今年石云观又要招人,所以就有不少氏族为了家族内的弟子能拜入门下,大多数早已经给石云观缴纳了不少于三千两金子的香火钱,这样家族的子弟和后辈们,方才有资格跪下!”一个热心的老哥给他解释道。

    “啧啧……这可是好几栋大房子钱啊!那……跪下就能进入石云观了?”薛宝越好奇道……

    “唉呀!小兄弟,那可不一定噢,听说还要有什么慧根!”这位热络的大哥低声说道。

    “呵呵……你们都起来说吧!石云观不大,但也不是能轻易进得去的,今日既然有缘,我就问上一个问题,若是能和我心意,自然就能收你入门!”这位老道和颜悦色的说道。

    众年轻的后辈子弟们,听了老道的话后都站起身形。

    “呵呵,我的问题倒是不难,你为什么要入我们下?”老道微拈胡须看向了第一个跪下的年轻人。

    “嗯,这……是我父亲让我来的!”老道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把戒尺,在青年的肩膀上打了下去,这在道法中叫做当头棒喝。

    “呵呵……这么重大的事情,只听你父亲的话,难道你自己不考虑一下,将来你后悔了又怎么办?你回去吧!”老道说道。

    青年人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色,转身离去。

    “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道指向了另外一位青年。

    “我是自己要来参悟道法拜入您的门下的!”青年人说道。

    周围的众人听了之后都连连点头,暗赞此青年的脑子转的快,哪曾想老道竟然打得比刚刚更凶,摇头道“自己要来我这拜师,居然不和父亲商量!此乃不孝!”

    同样的问题问道第三个青年的时候,这位则是来个闭嘴不言,一声不吭。

    众人想到,这样的答案应该差不多了吧!

    却是没想到老道见他不吭声,直接多打了几下,开口训斥道“想都不想就来了,目光短浅!”

    剩下的几位青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刘青云的姑娘——秀儿姑娘,款款迈步来到了观主的面前,施礼之后款款说道“道长,我是受到天上仙人的感召,因此而来特要拜到道长的门下,望道长收下我!”

    “瞧瞧,这秀儿姑娘的智慧多么不凡!竟然能说出如此让人敬佩的话!”薛宝越不得不佩服秀儿姑娘说的话极有水平,周围的众人都是惊叹秀儿的回答,都认为这个答案很是圆满。

    哪知道这石云观主微微一笑道“我早就听闻刘将军的姑娘外秀慧中,果然名不虚传啊!不过你却是和我无缘!”

    刘青山听了之后连忙起身给观主施礼道“不知这又是为何?”

    观主淡淡一笑道“修仙一道,我修炼了数十年也没有仙人感召我,你年纪轻轻竟然就感受到了仙人的感召!在下福缘浅薄,才能有限实在是无法收你为徒!”

    ……

    这大厅之内的众人,一时半刻静了下来,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此时出现了冷场。

    可就在这时,一个姑娘走出了人群朗声说道“我聆听了大师的话语,感受到了大师的感召,我的爸爸也同意我加入白云观,我自己也考虑了许久,前几日家中也出现了天上的仙人的预兆,让我也有了星点的感悟,望大师能收我为徒!”

    这话说的完美至极,就连这位观主也连连点头道“既是如此,你过些日子便带个仆从,到我那里修炼去吧!”

    石云观主的话让众人立时轰动起来,都想看看这女子是谁,可是别人不认识,可薛宝越对这个女子熟的不能再熟了,因为她就是那位压伤了他腿的吴家大小姐,薛宝越知道这老道怕是和吴家的人有些猫腻,既打了众人的脸,又抬高了吴家人的身段,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俗话说得好坏人的猖狂,是因为好人的沉默,沉默也是一种罪恶。

    于是,站在一旁的薛宝越笑嘻嘻的说道“吴大小姐最近可好啊?”

    吴家大小姐平日里很少出门,也根本没有人认识,此刻竟然在宴会上被人认出来,难免不会有人认为这里面有黑幕。

    肥胖的吴家家主脸上的颜色有些难看,因为周围众人瞥过的眼神多少都有些不善,尽管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多少有了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