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多宝塔 > 第二十一章 看房
    “对不起啊!宝越……刚刚是吉娜姐做的有些过火了,是她的不对!我替她给你陪个不是!”秀儿姑娘走过来看着薛宝越的熊猫眼,对着薛宝越不好意思道……

    薛宝越这才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你是你她是她,秀儿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了秀儿的解释,薛宝越这才知道了事情的来由……

    原来,这位红衣姑娘是城主大人宇文天浩的女儿叫做宇文吉娜,这个丫头打小就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可是她打小就不喜欢女红,除了读书之外就最喜欢舞枪弄棒,别说在城里聘来的名师指导下身手真是了得,寻常的七八个大汉都近不得身……

    今日的宴会上众人闲聊的时候,宇文吉娜听说了刘秀中了怪毒又被人医好的事情,就好奇的细细询问了自己治病的过程,听说了薛宝越无意中触碰自己的事情,她立即火冒三丈,说是教薛宝越这个登徒子占了便宜,马上前来替自己讨个公道,后面的事情就发生了……

    其实作为医生来说,无意间碰触到病人,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外面都是家人哪可能是蓄意的占便宜,可这宇文吉娜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自然是不满的对薛宝越拳脚相加了……

    “嗯……好了……没事了!大家别看热闹了,就先到这儿……散了吧!”薛宝越看了眼周围看热闹的众人道,然后暗自叹了口气,只道是自己倒霉了……

    “你还是赶紧换衣服吧!省得……着了凉!”秀儿姑娘关切的说道。

    “没事!别看我人瘦,可全身都是肉!”薛宝越恢复了笑嘻嘻的表情道。

    “哼……就你贫!”秀儿摇着头无奈的说道。

    “做人一辈子快乐没几天……一条大路分两边随你要走哪一边……不怕不怕就不怕我是年轻人……风大雨大太阳大我就是敢打拼……呀伊呀伊哟呀伊哟喂呀伊哟……”薛宝越一面哼着前世的歌曲,一面迈着前世中周星驰和刘德华那六亲不认,走路时那种拉风的步伐,带着大黄快步向着自己的房子走去……

    身后的秀儿姑娘眼睛眨了眨,站在亭子里看着薛宝越快步离去,这个家伙竟是迈着诡异步伐而且他口中哼着怪异的歌声,不由得觉得薛宝越的举止有些怪异,莫不是被冰水刺激到了吧!……

    薛宝越走着自己院门的时候,不由猛的打了个喷嚏,他心中暗道,难道是有人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

    不知天上何处横笛,直吹落得琼花满地,一夜间无数飞雪翩翩入户,城内外的树头绽放琼枝,加上早晨一层淡得几不成墨色的薄薄雾气,真是一种说不出的悠闲境界……

    早晨,正在睡懒觉的薛宝越被下人叫醒了,到了前面的大堂内,早餐早已经备好了,刘青山笑眯眯的看着薛宝越道“薛老弟,你的眼睛怎么了?”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这家伙定然是知道了自己占了他姑娘的便宜,故意往自己的伤口撒盐啊,咋这么能装呢!”薛宝越看着刘青山笑了笑道“唉……无妄之灾啊!我堂堂正正的一个正直少年,竟然被一个叫……什么来着?对……叫宇文吉娜的丫头给污蔑成了好色之徒,现在……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你小子,还装什么大尾巴狼,要不是看在你救了我姑娘的命的缘故说,早就收拾你了!”刘青山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跟明镜似的。

    “唉……吉娜这丫头真是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动手!小老弟,哥哥我在这儿先给你陪个不是,改日……我一定禀明城主大人,让他替你做主!”刘青山愤愤不平的说道。

    “算了吧!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薛宝越把前世里经典的语录搬了出来……

    刘青山听了之后不禁一怔,脸上分明写满了意外,毕竟他是大家族出来的人,听到薛宝越有感而发的话,不禁疑惑道,“这小子不是乡野村夫么?怎么就能说出此等诗句?”不过他还是把这件事放在了一旁,拿出了一张纸条放在了薛宝越的手中,缓缓地说道“薛老弟,这间房子是我帮你选中的地方,老哥哥我也不敢擅自给你做主,你最好自己去看一下才是!”

    “刘大哥,这事让你费心了!我马上就去你说的地方看看!”薛宝越心中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这应该也是刘青山变着相的催自己搬走,不过他也是理解,毕竟在这社会环境中,常住的话影响秀儿的姑娘的清誉。

    ……

    吃过饭的薛宝越,再次的谢过了刘青山后,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找了个路人甲打听到了去处,便慢慢的朝着自己所要选购房产之地而去。

    天上此时的阳光普洒在这城市中的各个角落间,大街上高高飘荡的商铺招牌旗号,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淡泊惬意的笑容,无一不反衬出一幅国泰民安家家乐的景象。

    在街道的两边可以看到满客的茶楼和酒馆,前面的当铺的幡旗在风中摆动,一些吃食的作坊里的伙计正在忙碌,在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在卖力的吆喝着。

    街道上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这繁华景色的……

    此刻,薛宝越的脚下跟着大黄,大黄对薛宝越可谓是不离不弃,除了关键时刻掉链子之外,倒也没什么不妥。

    这家的楼上怎么有个姐姐站在那里招手,上身是紧身袍袖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则是用金丝软烟罗系成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另外一个姐姐则是白色的碧霞纱披身,穿着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牡丹花,颇有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