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多宝塔 > 第八章 薛宝越进山
    说起大黄这家伙,在村里面可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其实它是王猎户家的猎狗下的小崽,不过当年王猎户家的猎狗发了情,不知道和哪家的土狗弄到了一起,大黄就是这些小崽中血统最菜的一个,所以被淘汰了出来……

    这大黄生下来先天不足,王猎户眼看大黄奄奄一息了,便准备找个背静的地儿埋了它,正巧在在个时候,薛宝越采药回来路过这里,看到大黄可怜,便将其讨要了过来……

    哪知道大黄确实是先天不足,薛宝越带回家后,用了温性的草药治疗,依旧是奄奄一息。

    眼见得大黄快要没了命,薛宝越这回发了狠,直接用了山上采下的一味名为川钱子的猛药,加入了草药汤子,没想到大黄被灌下猛药之后,竟然意外的缓了过来,这倒是让薛宝越感到颇为意外……

    不过因为薛宝越平日经常倒霉事不断,再加上大黄在他家里也是吃不饱,于是大黄就自行跑到了村里和村外的山上找吃的,时间一长便成了村里的一霸……

    不过,在村里能叫上大黄一同上山的,恐怕也只有这薛宝越了,大黄有的时候给薛宝越的感觉特殊,特殊在什么地方呢,那就是着大黄快要成了精一般的机灵……

    如果说,谁家有吃不完挂在外面高处的吃食,第二天发现如果要是丢了的话,那一定是大黄干的,不管你挂的如何高,也是铁定的一个丢,也不知道大黄是怎么上的房……

    后来有一次,薛宝越看到了自己窗外的那只懒猫,不知道为何,殷勤的给大黄舔着毛发,地上则是扔着一段三婶家杀猪后灌的猪大肠,薛宝越隐约有了些许猜测……

    ……

    这次,上了山的薛宝越,带着摇头晃尾的大黄,颇为欢喜的穿梭在林间,轻车熟路的走向峭壁林间,大约走了两个时辰后,薛宝越停下来脚步,靠在了一棵大树旁歇息……

    薛宝越从自己的背篓里取出了一块肉干,“汪……汪……”闻到味的大黄,立即尾巴一翘热情似火的摇了起来,薛宝越笑了笑便扔给了大黄,大黄张开的嘴裂得老大,两只前腿搭在了薛宝越的膝盖上,然后一口便咬住了肉干,跑到了一旁……

    薛宝越刚刚坐下,便看见大黄囫囵几下便将肉干吞了下去,然后热情的小跑了回来,伸出了舌头在他的脸上舔了好几口,弄得薛宝越的脸上满是口水,然后大黄用企盼的眼神,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没办法他只得又将自己手里的半块扔给了了它……

    这肉干是猎户王大哥给的,这可不是白给的,是薛宝越用两袋大米换的,清楚的说是薛宝越知道这两袋大米意味着什么,他将这两袋大米分成了数份,但凡是看望过自己的乡里乡亲,他都给送了一份,当然更多的是这些乡里乡亲也回赠了不少东西,这肉干就是猎户王大哥从自己家徒四壁的大梁上摘下来,硬塞给他的,因为这大山里面有的最多的,就是野兽和药材。

    至于村里面根本没来看望过他的人家,他也没有必要去热脸贴人家的屁股,这也是他自己的原则,看着大黄美滋滋的啃着肉干,薛宝越也拿出了一张邻居洪伯给的大饼,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一面吃一面想起了自己这具身体的父亲薛天脍,要不是他父亲给他留下这点医术的本事,恐怕自己早已经饿死了……

    至于自己的父亲如何学的医术,也只有薛宝越心里清楚得很……

    原来,一直倒霉的薛天脍,路过了一个半壁倒塌的庙前,看到一尊菩萨没了半个头,而两侧刻画的对联尚存……

    大慈大悲,到处寻声救苦。

    若隐若显,随时念彼消愆。

    想到救苦救难的菩萨尚且如此,自己这悲催的人生可怜,终于忍受不了自己的悲催人生,他想起过往之事万念俱灰,便直接在路上的僻静之处,寻觅了一棵歪脖树,准备寻了短见……

    当薛天脍用一根绳索将自己的脖子套住之后,自己的脚下便猛然一蹬,立即脚下的石头滚落,他的身子就悬在了半空之中……

    人若是上吊时被勒得紧,自然是会挣扎上个三两下,但没有想到就这挣扎两三下,竟然将这棵歪脖树的树叉直接给压断了……

    薛天脍的身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忍着痛翻身坐在了满是枯草的地上,两眼没有了往昔的神采,手里拿着那根绳子,两眼流着泪痛苦的喃喃自语道“怎么能这样?老天爷就连死也不让吗?”

    正当他起身准备再寻觅一棵大树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无量天尊!善信请留步!”薛天脍猛地一回头,发现身后的竟然是一个道士,这个道士看起来须发皆白,虽然已是满脸褶子但依旧是一番仙风道骨的模样,这老道的脸上挂着笑,左手的手中拿着一个幡子招牌,上面书写着精进有力的四个大字——铁口神断……

    薛天脍没想到会在此地遇见一个看面相的道士,他摆了摆手道“老道长,在下的手里没有什么银钱了!小子这里寻死,你还是那边村落去吧……省得污了你的眼!”

    哪知道那老道士却是停下了脚步,捋着尺许的白胡子笑着道“施主,我看你尘缘未尽,也定然会有机缘留于你!”……

    薛天脍看着道士,想起了自己生平,不禁惨然一笑道“咳……在下做事一事无成!哪里还有什么机缘?”……

    这老道士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本发黄的古书,缓缓的说道“施主,你我今日在此相见,便也算是有缘,我家传一本古书,路上自己问遍所遇之人,也无人能懂!看你倒像是个书生,你不妨先帮我看看这本晦涩难懂的书,若是不能读懂的话,不妨再去寻死!我自是不会拦你!”……

    薛天脍一面半信半疑的接过了泛黄的书籍,一面说道“在下自幼生于官宦之家,那可以说是熟读经书,稀缺的古籍经典也没少见,何谈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