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多宝塔 > 第六章 车上病人
    半晌,薛宝越才察觉般的伸出了胳膊,擦了擦自己嘴角流下的那丝晶莹,然后又将胳膊在自己的裤腿上抹了抹,然后开口说道“在下的医术平平,恐怕……”

    “无妨……即便是小友无法医治,只要能止住病人的痛苦,这两袋大米就都是你的!”大汉打断了薛宝越迟疑的话语……

    “既然如此,那……我就试着看看大米……不……那就看看病人吧!”薛宝越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那就请小友移步这边吧!”身着锦袍的大汉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病人……竟然在车里面!”薛宝越明白了,这辆车内可能是位不方便现身的女眷……

    薛宝越也不在迟疑,立即一掀大车上的帘子,进入了大车之中……

    细细打量这大车里面的装饰,这叫一个奢华,在入口附近有一个不大的鎏金熏香炉,袅袅的细烟,让整个大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木香味……

    而此刻薛宝越的脚下,踩的是能陷至脚踝的手工地毯,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有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射入,车子里面对面设置的座椅,座椅上放置的是真丝的软垫,整个座椅的靠背上,则是由能工巧匠雕刻的精致装饰,而且座椅的扶手上的两个兽头金光灿灿,眼睛上竟还镶嵌着一对手指甲大小的珍珠,这珍珠晶莹五彩让兽头活灵活现,一看就不是平凡人家之物,一枚小巧的铜镜镶嵌在里面座椅的一侧,下方竟然是一个不大的木制梳妆台,显得整个车内都是那么的雅致……

    “我滴个乖乖,这车里的排场也太……太豪了……怪不得直接扔出了两袋大米啊!”薛宝越嘴里低声的嘀咕着……

    和薛宝越猜想的一样,果不其然在大车里的是个身着绣黄花绿色锦袍的俏丽女子,雍容华贵中有着一种不可描述的神韵,而且看起来也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虽然年纪不大,但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可她如今却是正蜷缩着斜倚在车内的一个靠垫上,不知为何这女人脸上惨白无血,身子像是着凉一般不停的抖动,尽管此时在车里有一个狭长的炭炉,炭炉上的碳条红光闪烁,女子却依旧是一副很冷的模样,瞧那情形略略堪忧……

    看到薛宝越进了大车,这位女子看到进来的人的年纪,眉头不禁微微蹙起,眼中神色流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不过此刻那位大汉已然跟了进来,大汉说道“秀儿,我请来的这位是这里的村医,让他给你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法子!”……

    听到了大汉的话,这年轻的女子方才轻轻的点了点头,缓缓的伸出了芊芊玉手……

    薛宝越看到女子伸出的手,不禁略略一怔然后马上回过味,“自己可是一名堂堂正正的村医啊!这伸手肯定就是让我号脉了!”……

    薛宝越想到这里,他干咳了声“嗯……咳……”之后,一面在脑子里回想着看病的方式,一面装模作样的伸出了右手上两根黑黢黢的手指,忽然间又换了左手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了女子纤柔白皙的手腕上,这是因为薛宝越忽然想起,自己刚刚是用这只手抠的脚丫子!

    黑色锦袍的大汉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用哪只手抠的脚丫子,要是让大汉看到自己用抠脚丫子的手号脉,自己悲惨的下场可想而知……

    一时间,大车内静寂了下来,凝神静气的薛宝越,此时宛若一名老中医一般的紧闭双目,“咦?这女子的脉搏……有些羸弱啊!不会啊?一般的人的身体怎会如此冰凉?难道……嗯……一定是如此了!”

    薛宝越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因为他已经知道这女子得的是什么病了,这治疗的方法却又让他隐隐的有些头疼……

    看到薛宝越号脉的手离开了女子的手腕,大汉殷切的问道“小兄弟,你看出她得的是什么病没?”

    “在下可是村里面赫赫有名的薛神医,此等小病在下自然是看出来了!”薛宝越的装出了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伸手捋了捋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逗得在一旁脸色苍白女子也莞尔一笑……

    黑衣的锦袍大汉显然见多识广,自然会察颜观色,显然不想让这女子失望,他直接开口道“薛兄弟,咱们外面说……”

    于是两个人下了车,当薛宝越掀起帘子的时候,大车内一股寒气立即从车里涌出,可以看出尽管大车里已经有炭炉,可依旧难以抵挡这冰凉之意……

    待离车稍远的时候,大汉停住了脚步,目光炯炯的盯着薛宝越,穿越过来的薛宝越病了整整十天,这些日子早已经把两个人的记忆融合了,他父亲薛天脍在他八岁的时候,早已经让他背会了不少杏林高手的著作,十二岁的他不仅有高明的医术,而且这些记忆融会贯通犹如电脑般快速的找到了此女的病因……

    薛宝越略一斟酌后开口道“这位姐姐的病,我猜……应该是在旅途中,无意间被一种淡黄色的鸟儿给伤过吧!”

    黑袍大汉的眼中精光一闪,急切的上前一步,热切的抱住了薛宝越的胳膊,沉声道“当时的情况确是如此,不知道小兄弟有何方法来治这个病?”

    要知道,这一路上路过不少的村落,虽然不少村落乡医开出了不少药方,但根本就没有人能说出病因,更不用说是医治好姑娘的病了……

    薛宝越可是无法承受住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会如此含情脉脉的凝视自己,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扒拉开了黑色锦衣大汉的双手……

    锦袍大汉也知道自己刚刚过于热切了,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继续用含情脉脉的眼神期盼的望着薛宝越……

    好吧!哥被你的深情打败了!

    薛宝越的手不由自主的抬起来,刚要在自己的鼻子底下擦,又缓缓的放下……

    片刻后,他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也是巧了,姑娘的病与我在医书之中见过同一个病例一模一样,原因嘛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