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梦回大上海 > 第365章 藏得太深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郎风胜的脸上印出了五个鲜明的手掌印。

    打得他脸上火辣辣的,半边脸都是麻木的。

    肯定的,秦驰的这一巴掌是有所保留的,不然郎风胜可能半边脸直接就不见了。

    “你……”

    郎风胜看到秦驰的目光,吓得他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简直比杜老爷子给他的感觉还要可怕。

    杜老儿子那是害怕,这根本就是骇然。

    吓得他毛孔悚然,脑袋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再也不敢对秦驰发出威胁了。

    “镜儿和龙凤燃,她们在哪儿?”

    秦驰冷冷的声音逼问。

    宛若地狱魔音,响在郎风胜的面前。

    对于郎风胜来说,无异于一种魔鬼降临。

    郎风胜耳边嗖嗖之声不绝于耳,真的好想听到了魔的召唤。

    “快说,金小姐和龙小姐到底在哪儿!”

    吴阿妹这才从刚才的恍惚中清醒过来,原来秦驰刚才并没有射杀他干爹。

    而是趁机把枪抵在了郎风胜的脑袋上,并把赵无书给踏在了脚下。

    就连杜老爷子,现在还觉得有点眼晕。

    剧情反转得太快,以至于快到他这个老江湖都有些消化不良。

    “他就是想告诉你,他也不知道在哪儿!”

    秦驰脚下的赵无书,淡淡的声音说道。

    关键的问题,他竟然凭着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地从秦驰的脚下站了起来。

    他的一双眼睛里充满了异样,完全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

    这种气质,这种眼神,这种力量,是秦驰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

    “嘿嘿,师兄,你也真够能忍的!”

    那边的凌云,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一个飘动,人就到了吴阿妹的身边,枪口正对着吴阿妹的脑袋。

    赵无书的冷静超乎人的想象,仿佛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凌云的话一般。

    “师父,我依然尊称你为师父。刚才我爷爷说过,只要你亲手杀了这个老家伙,你依然是我赵无书是我们郎家的朋友,这句话现在依然有效。师父师娘,我希望你们真的不要逼我!”

    “你觉得呢?”

    秦驰一个冷冷的反问。

    其实他的心里,几乎震惊到了极点。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

    刚才,是赵无书凭着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地站起来的。

    被一个踏在脚下的人,就这么凭着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

    这只能说明,赵无书不仅仅是为武者,还是一位武功可以堪比他的绝顶武者。

    也就说,这赵无书的武功至少已经达到了宗师境,不然他根本做不到轻而易举站起来。

    在秦公馆里,在望江楼公馆里,甚至在整个西区里。

    赵无书给人的感觉都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败家子,人前从来就没有显露过武功。

    但是现在,他莫名其妙地竟然有了宗师境的水平,这不得不让人惊掉一地下巴。

    也太能装了,简直比最伪君子岳不群还能装。

    “无书,你会武功?”

    从秦驰的震惊中,杜老爷子仿佛也读出了什么。

    他震惊地看了看眼前的赵无书,完全颠覆了他以往对赵无书的认知。

    在他的记忆中,赵无书从来都只是个弱鸡,从来就没有学过哪怕一丁点的武功。

    “会一点点吧!”

    赵无书不再掩饰他的武功。

    并同时也不再掩饰他眼中的杀机,“如果我不人前显露软弱,又怎么能在你的手上活命!”

    “嘿嘿嘿……哈哈哈……好一个不软弱就不能活命……”

    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赵无书,杜老爷子只感到了阵阵心凉。

    自然的,其中还有深深的后悔。

    如果当初他选择了斩草除根,可能就不会有这么被动的局面。

    “嘿嘿嘿……哈哈哈……”

    赵无书的脸上也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笑容,“人活着真的好难,尤其像我这样出生就被嫌弃冷落的人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整个翠云公馆宛若一个大牢笼,把我和我娘深深地锁在其中。你不要告诉我,你完全是一片好心,为的是要我们母子快快乐乐,永远都平平安安的生活!”

    “我知道,其实你是想把我娘变成你的附庸品,变成你的陪衬品,我也只不过是你要挟我娘的质押品而已,这也是直接导致我娘郁郁而终的根本原因。就在我娘死的那天晚上,你依然派人暗中观察,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我娘喜欢过人,而我不是你儿子的这个梗!”

    赵无书几乎是一字一顿得说的。

    他的眼睛,几乎一直都在杜老爷子身上盯着。

    那是完全陌生的一种眼神,把他这二十几年来的心底之痛,彻彻底底地表露了出来。

    就好像,那种一出生就被人圈在笼子里锁养的猛虎。

    但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出去,不想着过它自由的生活。

    “师父,我话已尽此,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赵无书再度把目光从杜老爷子身上移到秦驰这儿,“师父,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但是我提醒你,这次千万不要再站错队了,这关系到你全家的命运,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了!”

    “你在我教我做事?”

    “不错,我就是在教你做事!”

    秦驰和赵无书两人针尖对麦芒,丝毫都不相让。

    这种紧张的氛围一触即发,就连一旁的郎风胜也看得目瞪口呆。

    原来他的孙子比他还更超前更高瞻远瞩,在多少年前就开始了今天的复仇计划。

    不由得他老来昏花的眼睛里,露出了由衷的欣慰,郎家有孙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在此之前,你首先要跟我爷爷道歉,跪在他的脚下赔礼道歉斟茶认错!”

    “你可以选择第二个道路的……嚓……”

    赵无书说着的时候,那边站着的凌云他师弟,仿佛心有感应枪口对准了吴阿妹。

    那种眼神冰冷到了极点。

    刚才的师父师娘感情,顷刻间荡然无存,一点点的渣子都没有剩下。

    “跪!”

    赵无书冰冷的声音,还有他冰冷的眼神,像极了潜伏多年的狼,还是一头吃肉野狼。

    “无书,你要杀的是我,是你我之间的恩怨较量,没有必要牵扯到他人,他是你师父!”

    “见鬼的师父……他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徒弟,跟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你儿子一样的!”

    赵无书几乎咆哮了起来。

    一双眼睛里除了冰冷的冷漠,竟然还有他心底的无比委屈,以及他心底的无形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