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筝爱一心人 > 第一百零六章 山中无老虎
    覃小津去录制卫视春晚了,常苏和向清同行,于是覃家老房子成了白荷母子的天下。

    日子终于回到了往昔白荷写文,覃浪练琴,覃浪花追剧,只是从前用白荷的手机追剧,现在是看56寸液晶大彩电。

    美中不足的就是常苏不在,白荷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在常苏往冰箱里塞了很多食材,足够白荷母子吃到他们回来。

    许久不下厨,白荷觉得自己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依然遭到了覃浪花的嫌弃。

    “好想念常叔叔啊。”饭桌上,覃浪花一声长叹。

    “你是想念常叔叔做的饭菜吧?”白荷一针见血。

    覃浪花见被猜中,耸着肩不好意思笑了起来“妈妈,你怎么可以那么聪明呢?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妈妈,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妈妈,我只爱你这一个妈妈……”

    白荷急忙叫停,指了指覃浪花面前的饭碗,说道“爱我不要靠嘴巴,要靠行动。”

    覃浪花勉为其难扒拉了一口饭,说道“爱妈妈当然要靠嘴巴,我用我可爱的嘴巴吃下妈妈做的饭菜,就是爱妈妈啊!”

    覃浪花给了白荷一个假笑,然后看向覃浪,说道“哥哥,爱妈妈就是要吃妈妈做的饭菜哦,不可以说妈妈做的饭菜难吃,妈妈做的饭菜难吃也要吃下去,不然就是不爱妈妈,你知道了吗?”

    覃浪一碗饭已经扒拉了半碗,他吞下口里的饭,说道“妹妹,我本来就在吃了啊,我也没有说妈妈做的饭菜难吃。”

    “那哥哥是不想说妈妈做的饭菜难吃,还是不敢说妈妈做的饭菜难吃?”

    覃浪花的问题难倒了覃浪,他看了眼严肃的白荷,内心挣扎了一下,说道“我没有觉得妈妈做的饭菜难吃。”

    “妈妈,哥哥觉得你做的饭菜好吃,所以他应该多吃点。”覃浪花整张脸眉飞色舞的,她端着自己的饭碗溜下桌走到覃浪身旁,用调羹将自己碗里的饭拨了大半到覃浪的碗里。

    覃浪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扒掉一半的饭碗又被填满了,顿时,悲伤逆流成河。

    覃浪花刚坐回自己的位置,白荷就发火了,“浪花,不可以欺负哥哥!”说着看了覃浪一眼。

    覃浪忙将自己的饭碗推到覃浪花跟前去。

    覃浪花却眉头一皱,矫情说道“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我不要他!”说着一骨碌溜下桌走去客厅。

    “覃浪花!覃浪花——”白荷生气了,起身追到客厅时,覃浪花已经拿着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87版《红楼梦》,宝玉正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珍取出来送给黛玉,黛玉却说道“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说着扔到一旁。

    白荷“……”原来覃浪花是在模仿黛玉的台词。

    追剧,学台词,一个人可以演掉一整部剧,这是覃浪花自娱自乐的游戏。

    她用遥控对着机顶盒按了几下,电视机里的画面立刻快退,黛玉那句台词又重复了。

    如此反复几遍,覃浪花终于能自己演了,她将手中的遥控器往茶几上一扔,学着黛玉的神情演了起来“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我不要他!”

    竟学得惟妙惟肖。

    白荷原本的怒气都消减了,想骂的话都骂不出口了,心头只剩心酸。

    覃浪像覃浪花这么大的时候看多了刘峥嵘的暴力,产生了很多童年阴影,到了覃浪花,虽然能记事起,她已经和刘峥嵘离婚了,她倒是没有见识到刘峥嵘的暴力,成长岁月平静而快乐,因而她的性格也比覃浪开朗得多。

    然而,因为自己忙忙碌碌,为债务焦头烂额,还要花大部分时间在电脑前码字,未能专心陪伴覃浪花,为了不让她影响自己写文,通常是一台手机就把她打发了,覃浪花便靠着追剧度过自己的亲子时光。

    两三岁时追动画片,到了四五岁便已经追上了各种宫斗剧、都市情感剧……覃浪花早熟,大抵和追这些成年人看的电视剧不无关系。

    “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我不要他!”覃浪花一遍遍演着黛玉的这句台词。

    白荷走过去,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内心有无数个无数个“对不起”想要跟女儿说,可是说不出口,只剩心口一片酸楚。

    浪花,我的浪花啊,对不起,如果有一天妈妈的能被人赏识,能带来致富的机会,能改变咱们母子三个的逆境,那此前经历的一切才算值得啊。

    可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吗?

    白荷只觉眼眶一酸,一股热浪就要涌出眼眶。

    覃浪花从白荷怀里抬起头,说道“我不吃妈妈做的饭菜,所以妈妈伤心了吗?”

    童真无邪的稚子问声,白荷忍着泪笑着点头。

    “那好吧!我去吃妈妈做的饭菜吧!妈妈别伤心了。”覃浪花豪迈说着,便拉了白荷的手要走回饭厅去。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伴随着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浪浪,你在家吗?金老师来看你了!”

    竟然是金静!

    覃浪已经从饭厅跑出来,跑去开门,嘴里说道“妈妈,是金老师啊!”

    门开了,果然是金静。

    只是除了金静金胜英姐妹俩,她们身旁还站着叶知秋。

    显然,叶知秋是为二人领路的。

    “金老师!”覃浪已经投入金静的怀抱,金静“哇”地哭了,扭头对金胜英激动说道“金胜英,你看,我的学生不是忘恩负义的,他没有忘了我诶!”

    旁边,金胜英给了金静一个尴尬的笑容。

    来之前,她们俩在家里打赌了,赌覃浪看到金静后的态度是热情的,还是冷淡的。金静自然是选热情的,金胜英没得选,只能选和金静相反的选项。

    她输了,就要被罚每天练琴四小时,金静老是嫌弃她琴教得不行,是因为弹得不行,弹得不行是因为练得不够。

    现在好了,金静终于有理由逼她练琴了。她是老师,又不是学生,练什么琴嘛!

    金静抱着覃浪就地转了几圈,方才走进屋子。

    叶知秋也见人已领到,转身要离去,白荷喊住了他“知秋哥,你等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