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傻妻,你马甲掉了 > 第五十九章:为母则刚
    此次战略布署图,是由镇北王亲自设防调换的,军中知道的人本就不多,看过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此事先不要声张,你二人先暗中调查一番。至于议事大帐里的那份布署图,你们也不必惊慌,前几日为父看出来其中几处弊端,早已重新又布署了一份,只还来不及告知你们,稍后命人重新设防便是。”对于两人,镇北王完全可以排除是细作的嫌隙相信他们。

    因为上官家世代皆为大启将门,本身就是傲骨忠臣,上官透骨子里精忠报国的忠血更不会让他丢先辈们的脸,是也叛国之事他绝不可能做。而卫辞,家世简单清白,为人又侠肝义胆,好几次为大启出生入死险先命丧黄泉,更加不可能当叛国小人,至于那隐藏的细作……

    想到其余几个义子和亲信,镇北王面露厉色,眸底杀意波动“无论何人,若查出是叛我大启者,杀!”

    镇北王一生忠烈,镇守北境几十年,早已与北境疆土融为一体。他在,定守疆土无恙,纵然战死,忠魂也要护这这方土地。他北境的将士,更是容不得叛国细作的存在,只要查出那细作是谁,就算是他亲儿子,他也绝不姑息。

    当然李白玉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平日瞧着不着调,但那一身忠国傲骨也不输任何人丝毫的。

    入秋的夜,在满是黄沙的北境还感觉不到微冷,依旧闷热如笼箱。

    依旧是那堵人高的沙墙后,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在寂静无声的夜下碰头。高的那道身影好似递了什么东西过去,低声道“回去告诉我父王,大军入境时,本王希望金军不要伤大启任何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

    明知不可能,他还是忍不住讲话说了出来。

    而接过东西的女子闻言,轻笑了起来,语态也轻慢了起来,不屑道“这便不是小王子该操心的事了,两军对垒,无论是不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伤亡都是无可避免的。还有请小王子莫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的慈悲心,不该放在任何一个大启人的身上。”

    “对了,大王子让属下顺便告诉小王子一声,多年未见,您的母后可还在等着小王子您回家呢!”意味深长的话说完,女子嗤笑着扬长而去。

    一个当过大启少将的王子,注定没有资格再与她的主子争夺皇位了。而金国的皇位,终究是她主子大王子的。

    这是霍小光第二次从这个女人口中听到‘回家’二字,然而上一次他还能冷漠待之,这一次却再也控制不住胸腔里的愤怒,甚至是无尽的恨意。

    是的,他恨,恨不得手刃金国西宫的妖后母子。

    “完颜亮……”看着那女子消失的方向,霍小光浑身都因愤怒而轻颤着,拳头也握得咯吱作响。

    金国皇宫有东、西两正宫,一个是由皇宗选定的东宫贤后,一个是金帝所爱的西宫妖后。两相对比,西宫得帝宠,东宫得民心,这也导致了东、西宫多年来的明争暗斗,水火不容。

    然就在七年前

    ,东宫遭人以后宫的罪名诬陷,金帝听信西宫妖后所言,查都不查就要废除东宫赐鸩酒。面对所谓的人证物证,贤后一身傲骨,容不得此等大辱,又见金帝如此薄情寡义,伤心欲绝之下,决绝地从皇城上跳了下去,虽未死,但却成了永远也醒不来的活死人。

    虽后来有良臣排除万难的为东宫洗刷了冤屈,但也为时过晚,贤后母家尽被妖后所害。没了母亲的庇护,又没了外祖家的应援,年幼的小王子完颜光在宫中时常遭人欺凌毒害,最后还是几位大臣不忍一代贤后之子殒命妖后之手,提议将他送到大启为暗桩,念着那一丝骨肉之亲,金帝同意了。

    完颜亮被送往大启,易名霍小光,虽明为贬离,但实则是在妖后手中曲线保全他。

    完颜光在大启七年,若非金国有人来找他,他真的已经将自己当作一名大启将领了,可偏偏从始至终他都是带着目的而来的,他的血液里流淌着金国皇族的血。

    这一世,就是装得再像,可他……终究做不成大启人。

    ……

    短短十日,黄沙城成了一座空城,周遭的村子也都尽数撤离。

    而黄沙村的妇孺也将在明日,随着就近的最后一批村民离开。原本她们能早些走的,却因村里好几名妇人都在这几日连续胎动,陆续产下了麟儿,才拖延到了最后一批离开。

    黄沙村里,三娘扶着肚子坐在炕边,手里拿着把有些旧的大蒲扇,心不在焉的给熟睡的轩轩扇着,时不时地透过屋里和挂着门口的油灯望一眼窗外闷热的天。

    不知为何,她竟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一直都心神不宁的。现在看着外面闷沉沉的黑天,这种感觉更甚,像是危险来临时的心慌。

    越想心中不安越甚,想了想,三娘放下蒲扇,轻轻将熟睡的轩轩抱了起来,向对面小宝娘家走去。

    黄沙村尾,一名刚生了孩子不久的妇人虚弱的半躺在炕上,爱怜地望着薄被下的孩儿,越瞧眸光越柔和,如看着世间最宝贵的珍宝一般,嘴角也溢着温柔的笑容。

    突然,院子里发出一声碰撞声响,正当她以为是帮忙照顾她的嫂子时,门口的布帘被人使劲甩开,她一抬头,正好对上一名拿刀的黑衣大汉,顿时吓得瞳孔放大,本能地先挡在里侧孩子的身前。可一瞬,还没等她惊叫出声,已经被一把锋利的长刀直穿了胸膛。

    鲜血顺着贯穿的刀锋滴落在被面上,凝聚成了大片殷红。

    那黑人大汉刚把刀拔出,又一名大汉跑了进来,低声问“解决了没?”

    “屋里就看到一个女人,解决了。”那大汉回他,说完再次看了眼那一动不动的妇人,眼中异样光芒闪烁了几下,有些可惜道“可惜时辰太赶,不然老子定要好好尝尝这大启娘们的滋味。”

    “行了。”后进来的大汉只看了一眼,绷着脸道“别废话了,大王子还在外面等着呢!赶紧走。”

    两人快速离去后,谁也没有发现那薄被下还有个孩子,而被一刀刺穿了胸膛的妇人也撑着最后一口气,从角楼的竹筐里摸出一支他丈夫留下的雷火哨,艰难得爬到窗口,用尽最后的生命点燃放了出去。

    她的丈夫曾告诉她的,他说雷火哨飞上半空绽放时会很美,可惜不能随便乱放。今日她终于看到了,她的丈夫果真没有骗她,真的很美呢!

    看着在夜色中绽开的火光,美得如繁华都城里才能看得到的烟花,那么璀璨夺目,却又短暂得只那一瞬间。妇人只看了一眼,最后一丝力气耗尽,鲜血淋漓的倒在了地上,目光却死死得盯着炕上的方向,然而她却再没有生命爬回去再看一看她的孩子了。

    雷火哨为烟火之警,是为告知敌军来袭时的警报之物,不管是军中小兵,还是黄沙村妇孺都皆知。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烟火一响,村中妇孺皆急忙紧闭门窗,将家中孩子都藏起,自己紧握着砍菜做饭的刀护着门前。

    她们也害怕,可她们的孩子更害怕,所以她们再害怕也不能有丝毫的退宿,这是母亲保护孩子的天性。

    三娘跟着小宝娘一起将三个孩子藏好后,也拿出随身的匕首守在门口。

    村中的道路中,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几百黑衣人知道暴露了后,以金国大王子完颜亮为首,纷纷都聚拢在了一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