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拟定封号
    沐垚的皇后之尊从那日之后便在这宫中立下了,而撒一凌也真正的让人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皇贵妃。后来撒一凌问沐垚为什么会下那样的狠手,因为沐垚从不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人。沐垚撂下手中的书卷,又恢复了往日不争不抢的样子,柔声说道“如果此时不立威,新入宫的秀女便以为做了什么错事都不用付出代价,更有甚者仗着自己的家世以为能够胡作非为,我是这大闵朝的皇后,如果后宫出了什么乱子,首当其冲被人置喙的便是我。既然脱不了要得罪人了,就一剂重拳打出去,也好让他们知道后宫的规矩不可废。”

    “想来,这次也算是得罪死了那位宜太妃,不过我倒是高兴的,早就看她那副样子不顺眼了,奈何她是先帝妃嫔,到底是长辈,平日里不能说什么,只能任由着她给脸色看。如今,灭一灭她的威风倒也还好,不然真的以为自己的女儿能够成为南朝的皇后了。”撒一凌一边替沐垚磨着墨一边说着。

    沐垚微微一笑,说道“你还看她的脸色了?每次看见她你不都不管她的么?请安也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要说看脸色,她看你的脸色还差不多了。”撒一凌也不气恼,一脸兴奋的笑道“对了,姐姐听说了么?宜太妃还去太后娘娘那儿告状了呢,说姐姐不尊太妃,不过被太后娘娘不咸不淡的几句话便打发回来了。想着就痛快。”沐垚倒是听说了这件事情,宜太妃第二日便去了太后的寿安宫中将前一天晚上在宜欢宫中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太后,包括沐垚说自己是后宫之主的话,本以为太后会帮衬她说几句,没想到太后却说沐垚的话没有错,在这大闵王朝她本就是后宫之主,后宫妃嫔的事情都要由皇后娘娘发落,而身为太妃不要管当朝后宫的事情。

    “倒是听说了,母后也不过就是为了了我的颜面罢了,不过以后做事情还是要安稳为上的。”撒一凌耸了耸肩没有将沐垚的话放在心上,而是问着“姐姐,皇上对这件事情可说了什么么?”沐垚摇了摇头,说道“皇上什么都没说,好像根本没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不过也就是为了给我一个面子罢了,让人都知道后宫里头的事情都由我这个皇后做主,也是为了让新进宫的秀女都安分一些。”

    撒一凌深以为然,叹了口气说道“虽然他们暂时不敢如何,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果然是姐姐说的那句,有女人的地方便有是非。对了,姐姐想好谁来跟我一块住了么?”沐垚挑眉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失笑,说道“现在啊,无论是谁跟你一块住,想必都会老老实实的吧,那日在宜欢宫你皇贵妃的气势那么大,那些秀女哪个还能不害怕。”

    撒一凌娇哼了一声,笑道“姐姐就会取笑我,你一向是知道我的性子的,哪里能够闭口不言,不过那天我也着实是气恼了,他们简直就是放肆。对了,不过我看那个梁家小主倒算是个安稳的,也会劝说,不过最后却是倒了霉,被人害得受了伤。她的容貌算是清丽的,听闻不过就是个县令的女儿,想必家世差一些,性子也柔软一些吧。”

    沐垚听了她的话,深深的看她一眼,那眼神让撒一凌微微有些不安,忐忑的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么?难不成并非我所见到的那样?”沐垚走到炕桌前坐下,拿起一枚柑橘拨了放在口中,那酸涩的滋味浸满了腔子,缓了片刻才说道“我倒是觉得那梁家姑娘并不像那日表现出来的那么无辜。你要知道有人劝架一般都会息事宁人的,可是她劝过之后反而更厉害了,最后闹出了那样的事情。她的作用也未必就都是好的了。”

    “姐姐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她那日劝说的有问题,可能还不会闹出那么大的事情。”沐垚挑了挑眉,笑道“后来我特意让夏至去询问过掌事嬷嬷,听闻那天本来仅仅是小小的吵闹,可是梁家姑娘不知道说了两句什么,争吵声反而大了起来,所以依我看,她并不是如面上那么简单。程家的小姐虽然骄横,但是不过就是为了立威罢了,而李家的小姐又是个憨直的性子,一有不快便会直接说出来,倒是这梁家的姑娘,如果她要是真的向息事宁人,那打水的时候顺手打了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撒一凌一脸的不解,沐垚忍不住笑了,说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再想也不迟了。还有啊,我与皇上商量过了,你的宫里不安排其他的人进去了,你还是自己一个人住怎么样?让他们闹腾去就是了。”撒一凌这才展开了笑颜,作势伏在地上,笑道“嫔妾多谢皇后娘娘体恤。”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事端,十二位秀女都安安稳稳的学习着礼仪,这让沐垚很是满意,虽然并非是不愿生事,但是不敢生事已经是很好的了。

    宇文翼难得清闲,与沐垚正在景合宫中下棋,絮漓搬了个小杌子坐在他们的脚边看着,安安静静一脸一本正经的样子煞是可爱。宇文翼偶尔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如今絮漓也长大了,武功和诗书也学的很好,琴棋书画也是该找师傅学起来了,到底是朕的掌上明珠,万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去。”沐垚看了一眼絮漓,笑道“如今不是学着呢么!最近看着臣妾与皇贵妃下棋,倒是学会了不少呢是吧?听说常常拉着夏至下棋,夏至被她扰的都休息不好了。”

    絮漓吐了吐舌头,歪着头看沐垚,说道“母后,什么时候絮漓能跟母后下一场棋呢?”“你先去跟皇贵妃下棋,什么时候赢了她什么时候再来跟母后下棋如何?”宇文翼听罢抚掌笑道“你可真是会省事儿,将陪孩子的活儿推给了一凌啊!”沐垚也微微一笑,说道“皇贵妃喜欢絮漓,两个人切磋武功之余切磋一下棋局不是很好么!”说罢落下最后一颗棋子,对着宇文翼说道“皇上输了,臣妾胜了半子。”

    宇文翼仔细的看了看,不由得失笑,对着絮漓说道“都怪你惹得父皇说话,又被你母后赢去了。”絮漓裂开嘴笑着,说道“看来儿臣赢了皇贵妃娘娘之后,还要赢了父皇,才能跟母后下棋呢。”一句话说的宇文翼更是高兴,将棋盘一推,抱着絮漓坐在了炕沿儿上,说道“什么时候我们的泽儿和悠然才能长这么大呢。”

    “再等十年嘛!当初絮漓也是像泽儿这么大的时候就将她抱回来了,如今不是也长这么大了么!”絮漓听闻之后歪着头看着沐垚,奶声奶气的问道“母后,絮漓小的时候也和弟弟一样可爱的吗?”沐垚忍不住揽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说道“你小时候比你弟弟可爱多了,他是个男孩子,哭闹的狠,没有你小时候听话呢。”

    “可是絮漓觉得泽儿弟弟和悠然妹妹也很可爱呢。”宇文翼听到这话很是欣慰,暗暗感慨沐垚将絮漓教养的很好。絮漓自幼便知道自己并非沐垚与宇文翼亲生,也曾经追问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但从未曾因为沐垚与宇文翼是养父母而对他们有任何的不尊重,更没有觉得有了泽儿与悠然便会减少对她的疼爱,反而如同亲姐姐一样的照顾着弟弟妹妹。

    “絮漓真的是懂事,是朕最最疼宠的长公主。”几个人正闲话着家常,内务府的人便过来请安。沐垚让夏至领着絮漓去撒一凌那儿玩后才让内务府的进来回禀。

    内务府的总管秦立身后领着两个小内监,一人手中托着一个朱漆色的雕花木盘,跪在地上请安道“奴才给皇上、皇后娘娘请安。先前内务府拟了新晋秀女的封号,拿给皇上、皇后娘娘择选。”说罢,便让一个小内监将木盘搁在炕桌上。

    沐垚拿起了写字吉祥字儿的红色硬纸,一个一个的摆在了桌子上,一共二十个字,分别是珍、惠、静、淑、云、婉、灵、贤、德、颜、恭、宁、清、纯、嘉、柔、雅、舒、倩、祺。沐垚的护甲一一从这些字儿上略过,对着宇文翼说道“皇上可选十二个好字,给新入宫的秀女们吧,位分也该定一定了,定了位分,择个住处,明日他们也该搬进去了。”

    宇文翼皱着眉头,说道“想到那日的事情朕便不快,哪里还有心思给他们选什么封号,依照朕的意思,都封为答应,就以姓氏为封号便罢了。”秦立听到这话一阵诧异,吓得连汗都滴下来了,这种做法显然是不符合祖制的,连忙拿着眼睛觑着沐垚,希望皇后娘娘能够好好的劝一劝,否则难做的便是他这个奴才了。

    沐垚看着他战战兢兢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推了推宇文翼的手臂,说道“皇上何苦去为难秦公公呢,那日的事情臣妾都没有气恼,皇上何苦气恼,如果真的生气不喜欢这些个闹事的,不过给个答应放在一边又如何,可是万不能连累了其他的秀女们啊。这样也会驳了大臣们的面子,何苦来哉呢。”

    宇文翼腻烦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些红色的字卡,对沐垚说道“既然如此,皇后来选吧。你与朕是夫妻,后宫的事情本就是该皇后做主,你来选就是了。”沐垚听罢,也没有办法再推脱,对秦立说道“将入宫的秀女名册给本宫拿过来,本宫看一看。”秦立听罢赶紧从身后小内监的托盘里头拿出了一本册子递给了沐垚。

    沐垚翻开来看,第一个便是程家的姑娘,表兄虽然在尚书省任职,可是她父亲不过就是一名右司郎中罢了,官职也不过就是从五品,如此便敢如此嚣张跋扈,真真是不上算,不由得叹了口气,想必宇文翼并不愿意给她一个好的位分,便择了一个灵字,封为了常在。而与她争吵的李家姑娘父亲不过就是州县的官职,也就择了一个静字封为了常在,至于那位梁家的姑娘便被封为了答应,沐垚给她择了一个宁字,希望她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

    挑挑拣拣了大半日,又特意选了宫殿,直到傍晚才将所有的秀女事宜都处置完毕。第二日一早,皇上的圣旨传遍了整个皇宫。

    “封尚书省右司郎中程孝堂之女程静云为灵常在,居宜安宫侧殿思翠殿;封云州知州尚一成之女尚凌悦为嘉贵人,居宜安宫侧殿舒莲殿;封渝州主簿赵日光之女赵云菲为祺贵人,居伊芙宫侧殿雪容轩;封国子监司业林勇和之女林冰玉为珍嫔,居伊芙宫正殿;封阜阳知县李福林之女李欢桦为静常在,居伊芙宫侧殿平阳殿;封扬州通判滕杉清之女滕颖之为纯嫔,居月华宫正殿;封宿州知州文青野之女文一蓓为雅贵人,居月华宫侧殿沁阳阁;封常州县丞梁丰韬之女梁忆菡为宁答应,居月华宫侧殿沁雪阁;封司马台副司阮上彦之女阮媚儿为德贵人,居慧德宫侧殿羽然轩;封泗州知府郎华远之女郎欣茹为柔嫔,居慧德宫正殿;封刑部司狱董宜阳之女董婉儿为婉答应,居慧德宫侧殿鲁和轩;封宁河县丞刘璋之女刘琬瑞为恭答应,居福阳宫侧殿端慧轩。”

    此次沐垚竟然择出了三个嫔位,这是让宇文翼不曾想到的,之前入宫的人还未曾有过嫔位以上,悠然的生母左广陵也是后来才晋为嫔位,不过没多久便被贬黜罢了。沐垚知道宇文翼的不解,遂解释着“此次与上次不同,这次是选秀,而且皇上让臣妾来定位分,自然不能定的太低,但也不宜过高。都是根据其家世来择出一个合适的,也希望他们的母家能够感念皇上的隆恩,以后能更为皇上好好效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