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699疯批世子爷vs背锅女暗卫(43)
    沈昭慕见那摇椅不再摇了,白衣女子坐了起来,他便紧张地心跟着提了提g。

    他有很多话想问,甚至想控诉她,为何没有死,却不告诉他?

    为何安排了这一出假死,知不知道他有多难过?

    但随即,他却意识到,他更想问的却不是这些。

    为什么?

    他心里似是有了答案。

    但如果说真的不爱他,厌恶他,那又怎会让高无极送他过来?

    他搞不懂,而在意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原来可以让他变得这么卑微和怯懦。

    连质问的资格都不敢有。

    “阿芫……”

    等池芫起身,回头的那一瞬,便见穿着粗布衣裳、抱着个包裹的小变态,眼巴巴地望着她,鼻子一酸,眼泪便掉下来。

    “你还,要不要我?”

    他流着泪,哑着声,可怜巴巴地问了这么一句。

    池芫险些没绷住,笑场了。

    但看到他这憔悴的脸,叹了声,本来99分的颜,愣是快蹉跎成59了。

    她这个颜狗怎么能忍?

    “那得看你表现。”

    当然得留下了,不然她使唤谁去?

    之前害她背锅那么多回,在和高帝还有沈毅的对决中,多次言语或是行为上选择放弃她。

    这些,总得好好盘算下。

    不过她看到他这么惨,又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软。

    哎,母性不是个好东西,她这样无情的女人可不能有。

    沈昭慕亦步亦趋地在池芫身后,像条小尾巴似的,扫视了一圈不算大,但一应俱全的屋子,直到池芫转过身,他才也跟着停下。

    “我……住哪?”

    不知是不是经历过生死相隔,死而复生重逢这样的曲折之后,他看着昔日恭恭敬敬待他的小暗卫,却没法摆主子的谱了。

    他失去过一次,如今便小心翼翼。

    池芫斜睨他一眼,“那儿。”

    指了自己主屋旁边的小房间,她又道,“如今,我不是你的暗卫,你也不是世子,留下可以,但,得干活。”

    她说着,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下懒腰,又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我睡会,你做午饭?”

    嗯?

    沈昭慕抱着自己的包袱,有些怀疑地偏了下脑袋。

    他瞪着因为脸瘦了一圈显得格外大的眼睛,很是疑惑——

    “我做饭?”

    他自幼接受到的教导便是君子远庖厨,再者,从前身为主子,从未去过厨房,更别提做饭了。

    池芫懒洋洋

    点头,她看起来要比在侯府时气色好很多,脸上也少了清冷之色,多了点慵懒散漫。

    一时间,叫沈昭慕感到些许陌生。

    又或者说,这就是她,一个挣脱暗卫身份,真实的她。

    “怎么,不想做?”

    池芫表情很淡,没有生气,也没有失望,并不意外沈昭慕这个反应。

    她捏着自己的下巴,端详了眼沈昭慕憔悴的脸,以及脸颊那还没褪去的淡粉色疤痕。

    叹了声,“算了,今天你先休息,明早起,劈柴、烧水、做饭、挑水,都是你的活了,知道么?”

    沈昭慕傻乎乎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都不会。”

    是不会,而不是不愿意。

    池芫摩挲着下巴,点了点头,目前来说,这觉悟还勉强。

    不过——

    “那就学。”

    她摊手,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中,补觉。

    为了等这厮,她可是大清早就起来捯饬了一番,现在该去补补觉了。

    沈昭慕抿着唇,低着头,默默走进隔壁的屋内。

    池芫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晌午,还是饿醒的。

    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出去看看小变态是不是在他屋里当贵公子享福。

    虽说池芫要虐虐小变态,但她却是事先就将他的屋子给他收拾过,该有的基本上不缺,如果沈昭慕会“寻宝”就会发现,柜子里都是他喜欢的纸扇、笔墨纸砚,还有棋。

    当然了,如果他没有好好表现,池芫是不打算将这些藏起来的宝贝告诉他。

    不过,池芫没在沈昭慕的房中找到他,桌上放着他来时那个瞧着有些单薄的包袱。

    她挑眉,而后闻见什么糊味,顿时暗叫不妙……

    直奔厨房。

    然后便看到,某人正在……烧厨房。

    为什么说烧呢,池芫看着满地狼藉中,那个拼命在扑灭灶台旁的火,将自己弄得脏兮兮像个小乞丐的小变态,一肚子火,发也不是,不发也不是了。

    “阿芫……”

    沈昭慕正拿他自己的外衣扑着快灭的火,只剩星星点点的火苗了,他忙抬脚踩了几脚,这下是真的灭了。

    池芫走到灶台前,揭开锅盖,看着一团黑乎乎的没下锅前应该是米饭的东西,额头青筋抽了抽。

    “你,给我出去!”

    她指着门外,怕他再留下来,她会忍不住给他一顿暴揍。

    说完,她就开始收拾残局。

    这小少爷什么都不会,让他做饭,简直就是凶案现场。

    沈昭慕眼底暗了暗,他

    攥着自己因为扑火而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衣,咬着下唇,看了眼在厨房中忙碌的人,再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衣裳,沉默地出去了。

    等池芫将狼藉的厨房收拾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她饥肠辘辘,洗了个手,去外头摘了根黄瓜洗了充饥。

    “沈昭慕?”

    唤了一声,院子里没看到人,屋里也没看到。

    而桌上的包袱,也不见了。

    池芫愤愤地咬了口黄瓜。

    ——系统,你说我当他暗卫那会,是每天都被使唤,挨打也没少,挂彩更没少,怎么叫他做个饭,他就生气了?

    她让他出去站着,自己收拾残局,他还有小脾气了?

    系统毕竟上次见面你还是卑微忠诚的小暗卫,忽然转变成女魔头,他不适应吧。

    吃瓜系统表示,你们的戏太好看了,请继续。

    池芫叹了口气,小变态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出去找找吧。

    但等她走到篱笆门前时,就见脏兮兮的家伙已经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他抱着的包袱瞧着轻了许多,但身后背了个大大的背篓。

    沈昭慕眼眶有些红,从前芝兰玉树的小世子,如今怯懦又可怜地望着心上人。

    将背篓拿下来,里面是吃的、喝的,还有衣服鞋子,头花簪子之类的女孩家的东西。

    池芫眨了眨眼睫,疑惑。

    哪来的这些?

    不对,他还有钱?

    “阿芫,我……什么都没有,这些钱可能也是那人的,或许和我的血一样脏,但我想对你好的心是干净的。”沈昭慕抿紧唇线,低声说着,“所以,可不可以接受这些补偿,不生气了?”

    (好怕他下一句是阿芫,我捡垃圾养你啊哈哈哈哈哈)。。

    攥着自己因为扑火而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衣,咬着下唇,看了眼在厨房中忙碌的人,再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衣裳,沉默地出去了。

    等池芫将狼藉的厨房收拾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她饥肠辘辘,洗了个手,去外头摘了根黄瓜洗了充饥。

    “沈昭慕?”

    唤了一声,院子里没看到人,屋里也没看到。

    而桌上的包袱,也不见了。

    池芫愤愤地咬了口黄瓜。

    ——系统,你说我当他暗卫那会,是每天都被使唤,挨打也没少,挂彩更没少,怎么叫他做个饭,他就生气了?

    她让他出去站着,自己收拾残局,他还有小脾气了?

    系统毕竟上次见面你还是卑微忠诚的小暗卫,忽然转变成女魔头,他不适应吧。

    吃瓜系统表示,你们的戏太好看了,请继续。

    池芫叹了口气,小变态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出去找找吧。

    但等她走到篱笆门前时,就见脏兮兮的家伙已经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他抱着的包袱瞧着轻了许多,但身后背了个大大的背篓。

    沈昭慕眼眶有些红,从前芝兰玉树的小世子,如今怯懦又可怜地望着心上人。

    将背篓拿下来,里面是吃的、喝的,还有衣服鞋子,头花簪子之类的女孩家的东西。

    池芫眨了眨眼睫,疑惑。

    哪来的这些?

    不对,他还有钱?

    “阿芫,我……什么都没有,这些钱可能也是那人的,或许和我的血一样脏,但我想对你好的心是干净的。”沈昭慕抿紧唇线,低声说着,“所以,可不可以接受这些补偿,不生气了?”

    (好怕他下一句是阿芫,我捡垃圾养你啊哈哈哈哈哈)。。

    攥着自己因为扑火而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衣,咬着下唇,看了眼在厨房中忙碌的人,再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衣裳,沉默地出去了。

    等池芫将狼藉的厨房收拾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她饥肠辘辘,洗了个手,去外头摘了根黄瓜洗了充饥。

    “沈昭慕?”

    唤了一声,院子里没看到人,屋里也没看到。

    而桌上的包袱,也不见了。

    池芫愤愤地咬了口黄瓜。

    ——系统,你说我当他暗卫那会,是每天都被使唤,挨打也没少,挂彩更没少,怎么叫他做个饭,他就生气了?

    她让他出去站着,自己收拾残局,他还有小脾气了?

    系统毕竟上次见面你还是卑微忠诚的小暗卫,忽然转变成女魔头,他不适应吧。

    吃瓜系统表示,你们的戏太好看了,请继续。

    池芫叹了口气,小变态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出去找找吧。

    但等她走到篱笆门前时,就见脏兮兮的家伙已经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他抱着的包袱瞧着轻了许多,但身后背了个大大的背篓。

    沈昭慕眼眶有些红,从前芝兰玉树的小世子,如今怯懦又可怜地望着心上人。

    将背篓拿下来,里面是吃的、喝的,还有衣服鞋子,头花簪子之类的女孩家的东西。

    池芫眨了眨眼睫,疑惑。

    哪来的这些?

    不对,他还有钱?

    “阿芫,我……什么都没有,这些钱可能也是那人的,或许和我的血一样脏,但我想对你好的心是干净的。”沈昭慕抿紧唇线,低声说着,“所以,可不可以接受这些补偿,不生气了?”

    (好怕他下一句是阿芫,我捡垃圾养你啊哈哈哈哈哈)。。

    攥着自己因为扑火而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衣,咬着下唇,看了眼在厨房中忙碌的人,再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衣裳,沉默地出去了。

    等池芫将狼藉的厨房收拾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她饥肠辘辘,洗了个手,去外头摘了根黄瓜洗了充饥。

    “沈昭慕?”

    唤了一声,院子里没看到人,屋里也没看到。

    而桌上的包袱,也不见了。

    池芫愤愤地咬了口黄瓜。

    ——系统,你说我当他暗卫那会,是每天都被使唤,挨打也没少,挂彩更没少,怎么叫他做个饭,他就生气了?

    她让他出去站着,自己收拾残局,他还有小脾气了?

    系统毕竟上次见面你还是卑微忠诚的小暗卫,忽然转变成女魔头,他不适应吧。

    吃瓜系统表示,你们的戏太好看了,请继续。

    池芫叹了口气,小变态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出去找找吧。

    但等她走到篱笆门前时,就见脏兮兮的家伙已经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他抱着的包袱瞧着轻了许多,但身后背了个大大的背篓。

    沈昭慕眼眶有些红,从前芝兰玉树的小世子,如今怯懦又可怜地望着心上人。

    将背篓拿下来,里面是吃的、喝的,还有衣服鞋子,头花簪子之类的女孩家的东西。

    池芫眨了眨眼睫,疑惑。

    哪来的这些?

    不对,他还有钱?

    “阿芫,我……什么都没有,这些钱可能也是那人的,或许和我的血一样脏,但我想对你好的心是干净的。”沈昭慕抿紧唇线,低声说着,“所以,可不可以接受这些补偿,不生气了?”

    (好怕他下一句是阿芫,我捡垃圾养你啊哈哈哈哈哈)。。

    攥着自己因为扑火而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衣,咬着下唇,看了眼在厨房中忙碌的人,再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衣裳,沉默地出去了。

    等池芫将狼藉的厨房收拾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她饥肠辘辘,洗了个手,去外头摘了根黄瓜洗了充饥。

    “沈昭慕?”

    唤了一声,院子里没看到人,屋里也没看到。

    而桌上的包袱,也不见了。

    池芫愤愤地咬了口黄瓜。

    ——系统,你说我当他暗卫那会,是每天都被使唤,挨打也没少,挂彩更没少,怎么叫他做个饭,他就生气了?

    她让他出去站着,自己收拾残局,他还有小脾气了?

    系统毕竟上次见面你还是卑微忠诚的小暗卫,忽然转变成女魔头,他不适应吧。

    吃瓜系统表示,你们的戏太好看了,请继续。

    池芫叹了口气,小变态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出去找找吧。

    但等她走到篱笆门前时,就见脏兮兮的家伙已经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他抱着的包袱瞧着轻了许多,但身后背了个大大的背篓。

    沈昭慕眼眶有些红,从前芝兰玉树的小世子,如今怯懦又可怜地望着心上人。

    将背篓拿下来,里面是吃的、喝的,还有衣服鞋子,头花簪子之类的女孩家的东西。

    池芫眨了眨眼睫,疑惑。

    哪来的这些?

    不对,他还有钱?

    “阿芫,我……什么都没有,这些钱可能也是那人的,或许和我的血一样脏,但我想对你好的心是干净的。”沈昭慕抿紧唇线,低声说着,“所以,可不可以接受这些补偿,不生气了?”

    (好怕他下一句是阿芫,我捡垃圾养你啊哈哈哈哈哈)。。

    攥着自己因为扑火而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衣,咬着下唇,看了眼在厨房中忙碌的人,再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衣裳,沉默地出去了。

    等池芫将狼藉的厨房收拾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她饥肠辘辘,洗了个手,去外头摘了根黄瓜洗了充饥。

    “沈昭慕?”

    唤了一声,院子里没看到人,屋里也没看到。

    而桌上的包袱,也不见了。

    池芫愤愤地咬了口黄瓜。

    ——系统,你说我当他暗卫那会,是每天都被使唤,挨打也没少,挂彩更没少,怎么叫他做个饭,他就生气了?

    她让他出去站着,自己收拾残局,他还有小脾气了?

    系统毕竟上次见面你还是卑微忠诚的小暗卫,忽然转变成女魔头,他不适应吧。

    吃瓜系统表示,你们的戏太好看了,请继续。

    池芫叹了口气,小变态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出去找找吧。

    但等她走到篱笆门前时,就见脏兮兮的家伙已经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他抱着的包袱瞧着轻了许多,但身后背了个大大的背篓。

    沈昭慕眼眶有些红,从前芝兰玉树的小世子,如今怯懦又可怜地望着心上人。

    将背篓拿下来,里面是吃的、喝的,还有衣服鞋子,头花簪子之类的女孩家的东西。

    池芫眨了眨眼睫,疑惑。

    哪来的这些?

    不对,他还有钱?

    “阿芫,我……什么都没有,这些钱可能也是那人的,或许和我的血一样脏,但我想对你好的心是干净的。”沈昭慕抿紧唇线,低声说着,“所以,可不可以接受这些补偿,不生气了?”

    (好怕他下一句是阿芫,我捡垃圾养你啊哈哈哈哈哈)。。

    攥着自己因为扑火而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衣,咬着下唇,看了眼在厨房中忙碌的人,再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衣裳,沉默地出去了。

    等池芫将狼藉的厨房收拾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她饥肠辘辘,洗了个手,去外头摘了根黄瓜洗了充饥。

    “沈昭慕?”

    唤了一声,院子里没看到人,屋里也没看到。

    而桌上的包袱,也不见了。

    池芫愤愤地咬了口黄瓜。

    ——系统,你说我当他暗卫那会,是每天都被使唤,挨打也没少,挂彩更没少,怎么叫他做个饭,他就生气了?

    她让他出去站着,自己收拾残局,他还有小脾气了?

    系统毕竟上次见面你还是卑微忠诚的小暗卫,忽然转变成女魔头,他不适应吧。

    吃瓜系统表示,你们的戏太好看了,请继续。

    池芫叹了口气,小变态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出去找找吧。

    但等她走到篱笆门前时,就见脏兮兮的家伙已经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他抱着的包袱瞧着轻了许多,但身后背了个大大的背篓。

    沈昭慕眼眶有些红,从前芝兰玉树的小世子,如今怯懦又可怜地望着心上人。

    将背篓拿下来,里面是吃的、喝的,还有衣服鞋子,头花簪子之类的女孩家的东西。

    池芫眨了眨眼睫,疑惑。

    哪来的这些?

    不对,他还有钱?

    “阿芫,我……什么都没有,这些钱可能也是那人的,或许和我的血一样脏,但我想对你好的心是干净的。”沈昭慕抿紧唇线,低声说着,“所以,可不可以接受这些补偿,不生气了?”

    (好怕他下一句是阿芫,我捡垃圾养你啊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