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爱入深海:薄情不负许念安穆延霆 > 第707章 男狐狸精
    半决赛的小组赛结束后,腓腓有三天的休息时间。

    这其中别的项目还在继续。

    这三天中,队长给腓腓接了个采访,是个国家体育频道做的节目,采访时间很短,只需要几分钟而已。

    而且是整个队集体亮相。

    腓腓最近名声大噪,话筒自然就传到了她的手中。

    记者是个经常跑外景的女记者,先跟队长做了互动,又问腓腓“腓腓的在这次比赛中,国人讨论最多的运动衣,不知道腓腓最近有没有关注国内的新闻?这几天,你占据了好几条头条。”

    腓腓“我这么厉害的吗?”

    这话把女记者给逗笑了“是啊,你就是这么厉害,恐怕等赛事结束,你回国的时候,会有很多粉丝去接机,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很高兴?”

    腓腓“嗯,听到有人喜欢我,我确实挺高兴的,不过我也在这里跟我现在以及将来的粉丝说一声,接机就不用了,我怕会被队长骂。”

    女记者心想这小姑娘说话挺逗的,问道“为什么怕队长骂啊?”

    腓腓说“你想啊,现在只是半决赛,就有这么多粉丝,等总决赛结束了,我的粉丝岂不是要成倍上涨,到时候都去接机,多耽误其他队员的出行啊?所以,我也趁着这个机会跟电视剧前面跟网络前面的各位粉丝说一下,不用接机,真的,如果你们不想让你们的偶像挨骂的话。”

    腓腓说完,把话筒交给了队长。

    队长笑呵呵的说“腓腓说的对,大家还是把更多的注意力关注到三天后的决赛吧,别忘了给腓腓打气加油。”

    女记者笑着开玩笑“我觉得有腓腓这番话,队长也放心了。”

    这则报道当天晚上就被播放了出来。

    收视率居然赶超了当时的热门电视剧。

    网络上的点击甚至一度攀升到了同时段的第一名。

    电视台的人感叹“这年头啊,真是粉丝的力量。”

    一旁的同事笑道“小姑娘长得漂亮嘴又甜,关键是实力摆在那里呢,一战成名,一下子打破了咱们国家之前的运动员保持的记录,能不招人喜欢吗?”

    那人点头“那也是,你说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孩子都说别人家的爸妈培养出来的呢?”

    同事笑道“别人家的孩子呗。”

    另外一个人一拉椅子,凑上来小声道“听说这个小姑娘,背景不简单。”

    “是吗?有多不简单?”

    “想想小姑娘姓什么?”

    “姓穆啊,怎么了?”

    “穆家。”

    “不会吧?如果真是穆家的千金,那也太低调了吧?”

    “这才是真豪门,身在豪门,却能为国争光,普通的暴发户能跟他们比吗?”

    “那倒也是。”

    ········

    从比赛开始,华国对于腓腓的讨论就没有结束过。

    网络上甚至为腓腓建了各种贴,吧,更有很多人在扒腓腓的身世。

    不过穆家人将她藏的好,即使有人会在贴,吧上提出来,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

    毕竟无图无真相啊。

    唐软跟谢允儿知道腓腓取得好成绩,倒是兴奋的不行。

    有一次参加各大高校的联谊的时候,碰到了冯东成。

    冯东成自己一个人,还是穿着一件白衬衫,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唐软跟谢允儿都不太喜欢他,不过唐软性子烈,端着一杯饮料就走了过去。

    冯东成自然也是看到她了,朝她微微颔首打招呼。

    唐软直接朝他翻了个大白眼,对一旁的谢允儿说“有眼无珠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谢允儿“从来没有觉得你用成语用的这么贴切过。”

    无端被骂的冯东成·······

    然后出了联谊大厅后,唐软就给腓腓打电话,告诉她,今天晚上她狠狠的羞辱了冯东成的事情。

    腓腓看了眼身旁的郁澈“其实,你不用这样啊,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唐软说“那不行,对我来说,往事历历在目。”

    郁澈伸手在腓腓的耳垂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腓腓瞪他一眼,郁澈就低声的笑。

    腓腓伸手将他推到一旁,对手机中的唐软说道“你们最近怎么样啊?听说过段时间国内有个小比赛,你跟允妃有没有报名?”

    说起这事,唐软就气,“别提了,本来我跟允妃都报名了,我报的是五十米自由泳,但是俱乐部只有一个名额,给赵子昕那个小贱人了,唉,也怪我技不如人,不过陛下,你现在是不是跟郁大神在一起呀?”

    提起这个问题,腓腓罕见的居然有些害羞,她有些小女儿娇态的咬了咬唇,然后轻轻嗯了一声。

    谢允儿在一旁听着,有点兴奋,悄悄的问唐软,“陛下怎么说?郁学长去找她,她有没有很感动啊?”

    唐软把手机给谢允儿,“要问你自己问。”

    谢允儿接过手机,问腓腓“陛下,这几天郁学长都在陪着你吗?”

    腓腓“嗯。”

    谢允儿侧头跟唐软暧昧的笑了笑,又对腓腓说“陛下,我们这里还有事,就不打扰你跟郁学长了,拜拜,你们玩的开心呀。”

    腓腓这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怎么就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啊?

    她挂断手机后,有些疑惑的盯着郁澈。

    郁澈笑了笑“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腓腓问“你是不是对唐软还有谢允儿说过什么?”

    郁澈揣着明白装糊涂,凑近腓腓,声音暧昧“说什么?说我对你?”

    他靠的太紧,腓腓往后缩了缩,她哪里会不明白,他想说什么,这货根本就是在引诱她让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她才不要上当呢。

    腓腓眨了眨眼,骂他“郁澈,你这个狐狸精!”

    无端被骂的郁狐狸精澈·······

    郁澈“我为什么是狐狸精啊?”

    腓腓心想勾引人,不就是狐狸精干的事情吗?

    你现在勾引我,你就是狐狸精,而且,还是个男狐狸精。

    男狐狸精郁澈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顶,“我是狐狸精,你是什么?书生吗?别忘了,书生最后可是被狐狸精吃干抹净了。”

    腓腓的脸顿时燥热的起来。

    她前几天在谢允儿的毒害下,被逼着看了几本羞羞的小说,里面就有吃干抹净这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