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活了几万年李长生楚梦 > 第775章 上门
    李长生坐在院子的石凳上面,旁边岳正堂正小心翼翼的服侍着。

    “李先生,这是我收藏的百年佳酿,您尝一尝。”

    岳正堂给李长生将酒倒上。

    而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

    岳正堂冷声道“什么人?

    竟敢擅闯我的别院?”

    只见进来一名青年,看到岳正堂以后,禀报道“我是沐家的人,特来邀请李先生晚上前去赴宴。”

    “沐家家主沐远生?”

    岳正堂一听说对方是找李长生的,自然不敢擅自做主,询问的望向李长生“李先生您看?”

    “回去告诉沐远生,就说我没有时间。”

    李长生对沐家人可没什么好感,直接冷冷的回绝。

    “这个……”对方显然并不甘心就这样被拒绝。

    “李先生让你离开,还不赶快离去,你们沐家跑到我们轩辕教,还请别人,当真以为是来我轩辕教度假来了?”

    岳正堂冷哼一声,对方知道岳正堂生气,自然不敢多言,急忙点头离去。

    沐家目前所在的院子里,沐远生正在等消息。

    当看到派出去的家族子弟回来以后,立刻站起身来问道“怎么样?

    那个李长生答应了没有?”

    那弟子摇了摇头“没有,他拒绝了我们的邀请。”

    “这个姓李的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沐远生一巴掌拍在石桌上面,他堂堂沐家家主,主动邀请人被拒绝,让他感到颜面大失,却不想他原本就没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怀什么好心思。

    “你去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沐远生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愤怒。

    “我看到那李长生正在喝酒。”

    “轩辕教的长老岳正堂呢,在不在院子里?”

    “在他正站在李长生的旁边,好像在帮李长生倒酒。”

    “胡说八道。”

    沐远生直接指着鼻子骂道“你个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一点观察力都没有,岳正堂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给一个年轻人倒酒?

    平日里我是怎么教导你的?”

    看着沐远生大发雷霆,旁边沐婉儿急忙劝道“爹,你别生气了,讯哥不也是来了轩辕教有些紧张,所以观察不到位嘛。”

    “哼!真是个废物。”

    沐远生气呼呼的坐下,摸着下巴,这一下打乱了他的计划,要再想他法啊。

    而沐家的人离开以后,李长生刚刚喝了一杯酒,外面又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岳正堂更是眼中露出几分冷意,他想着讨好李长生,让李长生把他身上的禁制给解了,偏偏这个时候不断的有人来打扰。

    “又是谁?”

    岳正堂愤怒的说道。

    “大长老不要生气嘛。”

    只见一个穿着白袍的老者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众轩辕教的弟子。

    当他进来以后,看到站在那里的岳正堂和稳如泰山的李长生,脸上也露出几分惊讶,只是很快就被寒意代替。

    “原来是许长老,许长老来我的院子有什么事情吗?”

    在轩辕教内,岳正堂虽然贵为大长老,但还是有一些和他不对付的人,这许长老就是其中的一个。

    许茂林虽然只有金刚境,论实力比岳正堂差了很多,不过他的师父是门中三大太上长老之一,所以才敢和岳正堂作对。

    “岳大长老,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客人,想必就是坐在这里的这位朋友了。”

    “不错。”

    岳正堂点了点头。

    “一个客人跑到我轩辕教耀武扬威,打伤我轩辕教的长老,岳长老,我许茂林作为轩辕教的执法长老,总得来问问情况。”

    “一点误会罢了。”

    “王长老被打的差一点死了,到岳长老口中倒成了误会,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说得对。”

    许茂林向旁边的手下使了使眼色,立刻有人走向李长生,围了上去。

    “你们想要干什么?”

    岳正堂的脸顿时阴沉下来。

    “这位李先生打伤我轩辕教的人,我很怀疑他是我们轩辕教的哪个敌对势力派来的,所以,我想请他先到地牢里住几日,等到我把事情查清楚了,再按照本门的律法对他进行处罚。”

    “不行。”

    岳正堂直接严词拒绝“许茂林,这是我的别院,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撒野。”

    “岳长老你这么做,可就让我为难了,难道要我请出三位太上长老来主持公道吗?”

    “你少抬出三位太上长老来压我,今天谁来了也不能把李先生带走。”

    岳正堂身上被李长生下了禁制,最怕别人惹恼李长生,只要李长生动一动念头,他的小命就没了,更何况以李长生的实力,整个轩辕教中恐怕也唯有那位教主出世,才能与李长生一较高下。

    这个时候惹恼李长生,万一李长生来个大开杀戒,可怎么办,他是在保护自己的小命,也在救许茂林几人,只可惜许茂林并不这么认为。

    “大长老,你真的要一意孤行?”

    许茂林没有想到岳正堂竟然这么庇护李长生,心中惊讶的同时,更多的是愤怒。

    “大长老你这么做可有过考虑过我轩辕教的脸面?

    我轩辕教众弟子的意愿?”

    “我无需你质问我,再不离开这院子,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

    许茂林怒极而笑“大长老,我们就走着瞧。”

    说着,直接甩袖离开。

    很快,和许茂林一起来的人也走得干干净净。

    挡住了许茂林,岳正堂他的脸上并没有一点喜色,他知道许茂林肯定去找三位太上长老告状了。

    三位太上长老武道实力也和岳正堂差不多,不相伯仲。

    但三位太上长老辈分高,一旦来临,岳正堂肯定挡不住,到时候和李长生发生正面冲突,想到那天三名指玄境,二十多名金刚境被李长生屠杀干净的事情,岳正堂心里就五味杂陈。

    “李先生,你先在这里饮酒,我先出去一趟。”

    终于,岳正堂坐不住了,打算想办法阻止这件事情。

    “好吧。”

    李长生自然是无所谓,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姬流水,至于轩辕教的其他弟子,若追根溯底,还算是他的徒子徒孙,他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当然,若是这些人非要惹到自己头上,李长生也不介意清理一下门户,毕竟这些人对他没有半点忠心可言,完全算是姬流水的爪牙。

    岳正堂刚离开不久,院子的门就被推开。

    “李先生,一个人饮酒不觉得无聊吗?

    不如我陪你喝一杯,怎么样?”

    走进来的竟是沐婉儿。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沐家先是邀请他去喝酒,被自己拒绝以后,沐婉儿又找上门来,李长生眼中不由露出几分戏虐,他倒想看看这沐家想从自己的身上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