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神级选择系统 > 第1187章 要多少
    蔡琴哦了一声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突然神色一凛,“小四小五!!”

    张晚林又被两个保镖提在了墙上。

    他咬牙切齿,要不是打不过,非要把这两个保镖给打一顿,真是嚣张。

    “大小姐,你这是又怎么了啊?”

    “你刚才是不是对我不耐烦了?”

    蔡琴问。

    “没有,绝对没有!”

    张晚林保证,“对于小姐,我一定高度服从,有问必答, 而且刚才刘冲不是回答你了吗?”

    “我是叫你回答啊。”

    “哦,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回答!”

    这一次,蔡琴又放过了张晚林。

    乡下的风景自然要比城镇好太多了,但是路途的险峻也是可见一斑的。

    张晚林就是这么来上学,倒也习惯。

    可千金大小姐受不了啊,长这么大,她哪里受过这么多苦啊。

    在爬山到半山腰,她便累了,坐在路边一个石头上,垂着腿,“先休息一下。

    待会耳再走吧。”

    张晚林本是要不耐烦的说上一句,但想着她身边的保镖当即压了下去,蹲在蔡琴身边细声细语道“要不我们先出发,你和保镖在这歇一会儿?”

    他笑眯眯地看着蔡琴。

    蔡琴皱眉,“小四小五。”

    下一刻,张晚林就被压在了地上,吃了一口黄土。

    这两个保镖就跟狼一样,他都没来得及跑,就把他给压倒了。

    “小姐,你又干什么啊?”

    “哼!干什么,你刚才猥琐加变态的表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坏注意。”

    “我打什么坏注意了?”

    “总之,我就是不允许!”

    蔡琴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待会儿一起走!”

    “可是如果这样走的话,那可能半夜就回不到城镇了。”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不管,我累了,我就想要休息!”

    “好好!”

    这样下去肯定不是个办法,张晚林没想到带个大小姐这么麻烦的。

    他对刘冲商量道“你先负责北边,把那边所有的乡下水果农谈拢,让他们明天把水果运到镇上。”

    “好。”

    刘冲点点头去了。

    剩下张晚林陪着蔡琴,蔡琴觉得差不多了,才起身拍拍裙子,“好吧,现在上路。”

    “嗯。”

    “我给你说,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么辛苦的。”

    “嗯。”

    “小四小五。”

    “啊,又怎

    么拉?”

    “哼,你的语气不对。”

    和蔡琴上路,就别指望着今天能做什么事情。

    她倒是闲情逸致,一路走,一路欣赏美景。

    许多鸟和昆虫都没有见过,她指指这个,点点那个,扯着张晚林的衣服问这问那,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等下再走。”

    蔡琴突然说道。

    “又怎么拉?”

    张晚林走过去。

    “你的语气很危险哦。”

    蔡琴提醒他。

    张晚林换了微笑的表情,“小姐,是不是又要休息呢?”

    “不是。”

    蔡琴走在前方的峭壁处,“你看这里多壮观啊,对不对?”

    她张开双手,任风浪拂面,风浪卷起她的发丝。

    她美丽极了。

    下方的景色一览无遗,远处的群山巍峨壮观。

    这一切都尽收在她眼底,心理顿时显得十分舒畅。

    “你过来啊。”

    蔡琴对张晚林招招手。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蔡琴已经把张晚林当成了朋友,这比起经常跟在身边的保镖是不一样的。

    保镖总是言听计从,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

    而他呢,好像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带着惊喜一样。

    “很危险的。”

    张晚林走过去,“小姐,还是回来把。”

    “你是不是很胆小啊?”

    蔡琴俏皮道,“你要是胆小的话,那就后退,我一个人走。”

    蔡琴一步一步往前走,缓缓向峭壁的尖端靠近。

    一些石粒因为重力,而往下落去。

    张晚林隐隐感觉不好,“小姐回来!”

    如果小姐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他也就别混了!蔡琴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刚才他一吼把她硬是吓了一跳。

    “你吼什么嘛?”

    刚说完,突然,下面的岩石出现了裂缝,大量的石头往下落去。

    一瞬间,蔡琴就往下落去。

    惊魂一刻,张晚林拼死过来,拉住她的手。

    她的身子便在峭壁下荡着。

    “张晚林,快快!拉我上去。”

    “小四小五!!”

    张晚林咬牙切齿,头上青筋暴涨,整个人为了蔡琴绷起了全部的力气。

    他,本来就非常的瘦弱,哪里有多余的力气。

    若不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恐怕早就给松手了。

    还好,小四小五及时赶到,把蔡琴拉了上来。

    坐在地上,张晚林都快要虚脱了,整个人大汗淋

    漓。

    蔡琴坐在一边,漂亮的睫毛还挂着泪花,漆黑的眼睛还含着露水。

    刚才,她真是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

    “谢谢啊。”

    蔡琴抬起头,“ 你刚才救了我。”

    “你没事就好。”

    有了这一次后,蔡琴也就对张晚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动不动就想着收拾他了。

    在下午五点,他们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第一家果农。

    这里种植着苹果,在土地里苹果都挂满了。

    老农正愁着水果卖不出去,唉声叹气,这年头,种地难啊。

    见有陌生人过来,他抬起头。

    “你们是?”

    “大爷,我们是经销商,专门卖水果的,正差货源呢,你看你这里水果能不能卖给我?”

    大爷先是一喜,尔后却怀疑道“你一个孩子是经销商?”

    “嗯。”

    张晚林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就把水果运往市集,我们统一处理。”

    “那价钱怎么算?”

    “你们正常卖多少钱?”

    “3块一斤。”

    “按批发价,我全部收,15元,如何?”

    大爷沉思,如果走量的话,这个价格确实可以。

    但是,让他犹豫的是这个孩子靠谱么?

    他就能买下自己的所有苹果?

    “我凭什么信你?

    万一我拿过去,你不收或者没有人收呢,我岂不亏大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

    张晚林想了想,对蔡琴道“给我点钱。”

    虽然是借的钱,但还是由蔡琴在保管。

    蔡琴不明白张晚林要做什么,但还是道“要多少?”

    漓。

    蔡琴坐在一边,漂亮的睫毛还挂着泪花,漆黑的眼睛还含着露水。

    刚才,她真是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

    “谢谢啊。”

    蔡琴抬起头,“ 你刚才救了我。”

    “你没事就好。”

    有了这一次后,蔡琴也就对张晚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动不动就想着收拾他了。

    在下午五点,他们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第一家果农。

    这里种植着苹果,在土地里苹果都挂满了。

    老农正愁着水果卖不出去,唉声叹气,这年头,种地难啊。

    见有陌生人过来,他抬起头。

    “你们是?”

    “大爷,我们是经销商,专门卖水果的,正差货源呢,你看你这里水果能不能卖给我?”

    大爷先是一喜,尔后却怀疑道“你一个孩子是经销商?”

    “嗯。”

    张晚林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就把水果运往市集,我们统一处理。”

    “那价钱怎么算?”

    “你们正常卖多少钱?”

    “3块一斤。”

    “按批发价,我全部收,15元,如何?”

    大爷沉思,如果走量的话,这个价格确实可以。

    但是,让他犹豫的是这个孩子靠谱么?

    他就能买下自己的所有苹果?

    “我凭什么信你?

    万一我拿过去,你不收或者没有人收呢,我岂不亏大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

    张晚林想了想,对蔡琴道“给我点钱。”

    虽然是借的钱,但还是由蔡琴在保管。

    蔡琴不明白张晚林要做什么,但还是道“要多少?”

    漓。

    蔡琴坐在一边,漂亮的睫毛还挂着泪花,漆黑的眼睛还含着露水。

    刚才,她真是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

    “谢谢啊。”

    蔡琴抬起头,“ 你刚才救了我。”

    “你没事就好。”

    有了这一次后,蔡琴也就对张晚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动不动就想着收拾他了。

    在下午五点,他们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第一家果农。

    这里种植着苹果,在土地里苹果都挂满了。

    老农正愁着水果卖不出去,唉声叹气,这年头,种地难啊。

    见有陌生人过来,他抬起头。

    “你们是?”

    “大爷,我们是经销商,专门卖水果的,正差货源呢,你看你这里水果能不能卖给我?”

    大爷先是一喜,尔后却怀疑道“你一个孩子是经销商?”

    “嗯。”

    张晚林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就把水果运往市集,我们统一处理。”

    “那价钱怎么算?”

    “你们正常卖多少钱?”

    “3块一斤。”

    “按批发价,我全部收,15元,如何?”

    大爷沉思,如果走量的话,这个价格确实可以。

    但是,让他犹豫的是这个孩子靠谱么?

    他就能买下自己的所有苹果?

    “我凭什么信你?

    万一我拿过去,你不收或者没有人收呢,我岂不亏大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

    张晚林想了想,对蔡琴道“给我点钱。”

    虽然是借的钱,但还是由蔡琴在保管。

    蔡琴不明白张晚林要做什么,但还是道“要多少?”

    漓。

    蔡琴坐在一边,漂亮的睫毛还挂着泪花,漆黑的眼睛还含着露水。

    刚才,她真是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

    “谢谢啊。”

    蔡琴抬起头,“ 你刚才救了我。”

    “你没事就好。”

    有了这一次后,蔡琴也就对张晚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动不动就想着收拾他了。

    在下午五点,他们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第一家果农。

    这里种植着苹果,在土地里苹果都挂满了。

    老农正愁着水果卖不出去,唉声叹气,这年头,种地难啊。

    见有陌生人过来,他抬起头。

    “你们是?”

    “大爷,我们是经销商,专门卖水果的,正差货源呢,你看你这里水果能不能卖给我?”

    大爷先是一喜,尔后却怀疑道“你一个孩子是经销商?”

    “嗯。”

    张晚林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就把水果运往市集,我们统一处理。”

    “那价钱怎么算?”

    “你们正常卖多少钱?”

    “3块一斤。”

    “按批发价,我全部收,15元,如何?”

    大爷沉思,如果走量的话,这个价格确实可以。

    但是,让他犹豫的是这个孩子靠谱么?

    他就能买下自己的所有苹果?

    “我凭什么信你?

    万一我拿过去,你不收或者没有人收呢,我岂不亏大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

    张晚林想了想,对蔡琴道“给我点钱。”

    虽然是借的钱,但还是由蔡琴在保管。

    蔡琴不明白张晚林要做什么,但还是道“要多少?”

    漓。

    蔡琴坐在一边,漂亮的睫毛还挂着泪花,漆黑的眼睛还含着露水。

    刚才,她真是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

    “谢谢啊。”

    蔡琴抬起头,“ 你刚才救了我。”

    “你没事就好。”

    有了这一次后,蔡琴也就对张晚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动不动就想着收拾他了。

    在下午五点,他们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第一家果农。

    这里种植着苹果,在土地里苹果都挂满了。

    老农正愁着水果卖不出去,唉声叹气,这年头,种地难啊。

    见有陌生人过来,他抬起头。

    “你们是?”

    “大爷,我们是经销商,专门卖水果的,正差货源呢,你看你这里水果能不能卖给我?”

    大爷先是一喜,尔后却怀疑道“你一个孩子是经销商?”

    “嗯。”

    张晚林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就把水果运往市集,我们统一处理。”

    “那价钱怎么算?”

    “你们正常卖多少钱?”

    “3块一斤。”

    “按批发价,我全部收,15元,如何?”

    大爷沉思,如果走量的话,这个价格确实可以。

    但是,让他犹豫的是这个孩子靠谱么?

    他就能买下自己的所有苹果?

    “我凭什么信你?

    万一我拿过去,你不收或者没有人收呢,我岂不亏大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

    张晚林想了想,对蔡琴道“给我点钱。”

    虽然是借的钱,但还是由蔡琴在保管。

    蔡琴不明白张晚林要做什么,但还是道“要多少?”

    漓。

    蔡琴坐在一边,漂亮的睫毛还挂着泪花,漆黑的眼睛还含着露水。

    刚才,她真是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

    “谢谢啊。”

    蔡琴抬起头,“ 你刚才救了我。”

    “你没事就好。”

    有了这一次后,蔡琴也就对张晚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动不动就想着收拾他了。

    在下午五点,他们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第一家果农。

    这里种植着苹果,在土地里苹果都挂满了。

    老农正愁着水果卖不出去,唉声叹气,这年头,种地难啊。

    见有陌生人过来,他抬起头。

    “你们是?”

    “大爷,我们是经销商,专门卖水果的,正差货源呢,你看你这里水果能不能卖给我?”

    大爷先是一喜,尔后却怀疑道“你一个孩子是经销商?”

    “嗯。”

    张晚林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就把水果运往市集,我们统一处理。”

    “那价钱怎么算?”

    “你们正常卖多少钱?”

    “3块一斤。”

    “按批发价,我全部收,15元,如何?”

    大爷沉思,如果走量的话,这个价格确实可以。

    但是,让他犹豫的是这个孩子靠谱么?

    他就能买下自己的所有苹果?

    “我凭什么信你?

    万一我拿过去,你不收或者没有人收呢,我岂不亏大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

    张晚林想了想,对蔡琴道“给我点钱。”

    虽然是借的钱,但还是由蔡琴在保管。

    蔡琴不明白张晚林要做什么,但还是道“要多少?”

    漓。

    蔡琴坐在一边,漂亮的睫毛还挂着泪花,漆黑的眼睛还含着露水。

    刚才,她真是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

    “谢谢啊。”

    蔡琴抬起头,“ 你刚才救了我。”

    “你没事就好。”

    有了这一次后,蔡琴也就对张晚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动不动就想着收拾他了。

    在下午五点,他们磨磨蹭蹭终于到了第一家果农。

    这里种植着苹果,在土地里苹果都挂满了。

    老农正愁着水果卖不出去,唉声叹气,这年头,种地难啊。

    见有陌生人过来,他抬起头。

    “你们是?”

    “大爷,我们是经销商,专门卖水果的,正差货源呢,你看你这里水果能不能卖给我?”

    大爷先是一喜,尔后却怀疑道“你一个孩子是经销商?”

    “嗯。”

    张晚林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就把水果运往市集,我们统一处理。”

    “那价钱怎么算?”

    “你们正常卖多少钱?”

    “3块一斤。”

    “按批发价,我全部收,15元,如何?”

    大爷沉思,如果走量的话,这个价格确实可以。

    但是,让他犹豫的是这个孩子靠谱么?

    他就能买下自己的所有苹果?

    “我凭什么信你?

    万一我拿过去,你不收或者没有人收呢,我岂不亏大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

    张晚林想了想,对蔡琴道“给我点钱。”

    虽然是借的钱,但还是由蔡琴在保管。

    蔡琴不明白张晚林要做什么,但还是道“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