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宋锦 > 第332章 终章
点此章节报错
    自从宋锦做了连家的新妇,为连墨生下永儿之后,宋锦在连家,渐渐拥有了话语权。

    便是连家大太太,也不敢轻易拿捏宋锦了。

    宋锦所在的明华堂,已是她一人说了算。

    那些个被连家大太太安插进来的丫鬟仆妇,都被宋锦以这样那样的借口,给撵了出去。

    纵然连家大太太心里有话想说,但瞧着儿子对新媳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

    便是心里还想要再说点什么,都给憋了回去。

    明华堂里,宋锦让芙蕖去集市上,买了几只大白鹅回来。

    那几只大白鹅,整日在院子里嘎嘎地叫着。

    偏生宋锦喜欢那几只大白鹅,整日要拿了食物,去逗那几只大白鹅。

    “姑娘,姑爷可不喜欢你整日伴着这几只大白鹅,姑爷说了,姑娘伴着这些个大白鹅的时间,都比和姑爷在一起的时间长。看样子,姑爷是吃了这几只大白鹅的醋了。”

    听着芙蕖这么说,宋锦面上就笑了笑,抬头瞧了一眼正在院中不断跑着的大白鹅。

    “吃几只鹅的醋,也就只有他连墨了!”

    “永儿可醒了?”

    为了让宋锦养好身子,连大大太太这些日子把永儿交给了乳母来照顾。

    几日没瞧见儿子,宋锦心里,早就想了。

    正好今日连家大太太同连二太太去了城外的普济寺进香,她正好让芙蕖去喊乳母抱了永儿过来,好叫她亲自看看。

    不一会儿,芙蕖就让乳母抱了永儿出来。

    永儿一瞧见宋锦,一张小脸就笑了起来。

    在乳母怀中乱动不止,似乎也是在想宋锦,想要宋锦抱抱他一样。

    接过乳母递来的永儿,宋锦把永儿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

    永儿到了宋锦怀里,一张小脸,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姑娘,您瞧瞧,小公子一直望着您在笑,看样子这些日子,小公子也是极其想姑娘了。”

    这些日子没见到儿子,别说永儿想她了,便是她自己,也想永儿了。

    永儿一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又不在自己身边,没了自己贴身的照顾,宋锦心里,始终还是心疼的。

    但能有什么办法?

    她既答应了连墨,便只能由着连墨去了。

    哄着永儿睡下,宋锦让乳母在屋里照看着永儿,宋锦就去了前院的小花厅。

    宋老爹让人递过来消息,说他今日会陪着赵氏和宋泽,一起来瞧她。

    还没走进前院的小花厅,只见宋老爹站在屋外,正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面上满是关切和忧心。

    宋锦走了过来,主动拉起了宋老爹的手,就道。

    “外头风大,爹爹前些日子才病了一场,身子还没有好,万万吹不得冷风,还是由女儿陪着您进去吧!”

    “昨日大哥和大嫂过来了一趟,给我带了几支滋补的老山参过来,还带了小侄女过来,寿姑出落得倒是越发好了,大嫂嫂说,想给寿姑指门亲事,问我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家?”

    “我给大嫂嫂约了彭城伯吴家的大夫人,她们家的大公子是个不错的孩子。”

    “寿姑打小就生的像我,我一时欢喜,给了寿姑一锭金子,大哥大嫂为此还多说了我几句。”

    宋锦说着,在宋老爹的怀里,窝成了一团。

    “彭城伯府是个不错的人家,只是毕竟是寿姑的终身大事,你和你大嫂嫂,还是好好商量商量。”

    宋老爹低下头,瞧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宋锦,眼中泛了几分酸楚。

    几个孩子里,他最心疼的,还是锦娘。

    “你呀你,嫁人了还这样不让人省心。寿姑才几岁,你给了她一锭金子。万一被那些个不怀好意的歹人瞧见了,不是要害了寿姑吗?”

    “还好你大哥大嫂,还是个懂礼数的,没有叫寿姑收下,反而说了你几句。”

    宋老爹数落了宋锦几句,又深深看了面前的宋锦一眼。

    没成想,他的这小女儿,终究还是出嫁了。

    并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随我进去,你娘亲和泽儿,已经在屋里等了你许久了。泽儿许久不见你,说想念姐姐,我就带着他过来了。”

    进了连家前院的小花厅,只见赵氏和宋泽,已经坐在了厅里。

    这些年来,赵氏的身子一直不大好。

    今日外头的风雪又这样大。

    赵氏裹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裹得和头熊一样。

    宋泽就坐在赵氏的身边,小模样生的和宋老爹有几分相像,外人一看,就知道是宋家的小公子。

    宋泽前些日子才过了五岁的生辰,宋锦那日去府里,给宋泽带了几个大箱子的礼物。

    把小小的宋泽,吓了一跳,没想到,原来她的亲姐姐,竟是这样一个出手阔绰之人。

    从那日起,宋泽一见到她,便要缠着她,不是要她买这样,就是让她买那样的。

    好在宋泽能见着宋锦的机会,也就那么几次,所以宋泽每次偷偷过来,告诉宋锦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宋锦都会买给她。

    细细打量了女儿一番,赵氏没瞧见永哥儿,心里挂记着这个外孙,赵氏马上就开了口,问宋锦。

    “锦儿,怎么不见永哥儿?还有你家夫君?”

    “自从我生下永哥之后,婆母担心我的身体,就把永哥挪去了乳母屋里,由乳母专心照顾。方才我哄着永哥刚睡下,已经让乳母抱着他回去睡会了。娘亲若是想要见见永哥儿,待待会用晚饭的时候,我让乳母抱过来,给娘亲瞧瞧。”

    赵氏点了点头,让宋锦坐到了自己身边。

    自从锦儿嫁到了连家之后,她还从未这样近距离地看看锦儿。

    细细打量了锦儿一番,赵氏才发现,锦儿清瘦了,清瘦了许多。

    “我的儿呀!怎么就清瘦了这么多?你那婆母,还有没有再为难你?若是你那婆母,还敢继续为难,你就同娘亲说,娘亲一定会为我的女儿,讨回来的。”

    听着赵氏这么说,宋锦忙拍了拍赵氏的手。

    “没有的事,自从我为连家生下永哥儿后,婆母和夫君,都待我极好。并不敢为难与我!还请娘亲放心,锦儿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不会让自己遭了旁人的欺负的。”

    宋锦这么一说,赵氏方才悬着的那颗心,才渐渐放了下来。

    “你那婆母,可不是个好相与之人,一定要处处小心。她有没有逼着你,让你给你夫君纳妾的?”

    “没有!娘亲。就算婆母想要逼着夫君,让我给夫君纳妾,夫君也不会同意的。这诺大的宅子里,就我一人住着,我倒是真的想要给夫君纳几房侍妾回来!让那些人,陪着我聊聊天,说说话,打发打发时间。”

    宋锦此话一出,赵氏的面上,马上就板了起来。

    “我的儿,可万万不能这么想!若是府里没人陪你说话,你去吧你大哥大嫂,还有你大姐姐,大姐夫,请回来,让他们几个陪着你说说话。”

    “若是她们不在的时候,就让芙蕖几个伺候的丫头,陪着你说几句话也成。只是那让你夫君纳侍妾,还是万万想不得的。”

    宋锦方才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逗逗赵氏的罢了。

    她哪里敢让连墨纳几个侍妾回来?

    这件事,若是被连墨听见了,连墨又该把她骂得狗血淋头了。

    连墨说过,他此生只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不会纳什么侍妾回来的,只要她能够陪着他,这辈子,就这样够了。

    他也能够知足了。

    ……

    腊八过后,一家人聚在一起。

    安心斋里,赵氏坐在屋里的软榻上,给宋老爹剥着宋老爹爱吃的蜜橘。

    宋老爹则是坐在火炉旁,用火钳子翻动着炉子底下烤着的红薯。

    对面,宋锦陪着连墨,有说有笑地。

    宋谦行则是抱着寿姑和昌哥儿,在做着游戏,张笙看着他和孩子玩得起劲,把她这个妻子抛在脑后,说了他几句。

    就搬起绣凳,坐到了赵氏身旁,帮着赵氏剥起了蜜橘。

    而宋谦行,深深地叹了几息,让寿姑好好看着昌哥儿之后,就去了赵氏身边,把张笙给哄了回来。

    “笙儿,我向你保证,我的心里,你始终是占据着大半地位的人,而寿姑和昌哥儿,就紧随其后。”

    见宋谦行说得一副郑重其事,不像骗她的模样,张笙这才肯相信。

    “这可是你说的!若是日后我发现你再光顾着孩子,把我抛在脑后,我可是饶不了你的。”

    看着宋谦行和张笙一番打情骂俏之后,宋锦面上也笑了笑。

    就这样,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在一起,真的很好。

    “今日腊八节,大姐姐不去宫里陪着太后娘娘说话,出宫来做什么?难不成太后娘娘放了大姐姐的假?”

    听着宋锦这么说,宋芸哈哈笑了笑,走到了宋锦身边,就道。

    “锦儿,你就巴不得我整日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着,不回来吗?从小到大,过年过节的时候,我都是在宫里陪着太后娘娘。如今太后娘娘可怜我这么多年没有陪着家人在一起过年,特地给我放了几天假。”

    听着宋芸这么说,宋锦马上赔笑道。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在一起过节。不仅今日要一家人在一起,往后的数十年,逢年过节,一家人都要聚在一起才好。”

    “锦儿说的是!往后的数十年,家里逢年过节,你们兄妹几个,都要回府来。陪在我和你娘身边,和我们一起过节!不许推辞,更不许找什么借口!若是谁敢推辞或找借口不回来的,我就不要你们兄妹几个了。”

    宋老爹像个孩子一样,说的如此郑重,宋锦宋芸宋谦行几人,都牢牢记在了心里。

    在屋里用过午饭,宋芸和宋谦行继续在屋里,陪着赵氏和宋老爹说着话,寿姑和昌哥儿,宋泽几个孩子,则是被各自的乳母领着,去了隔壁的耳房,玩了起来。

    大人有大人玩的玩意,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玩的玩意。

    廊下,宋锦靠在连墨的怀里,恩爱异常,一起看着屋外的落雪。

    “你说,这样子,该多好?你就这样躺在我怀里,就和那年你说你喜欢我,想要嫁给我一样。”

    宋锦面上,满是纳闷。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想要嫁给你,怎么我半点印象也无?”

    “就有,就有!我说有,便是有!”宋锦说着,面上带了几分不开心。

    见宋锦面上泛起了不悦,连墨一把拉过宋锦的手,把宋锦拉回了自己身边来,对着她的耳畔,轻微地耳语道。

    “天大地大,我家娘子最大!既然我家娘子说有,那便是有!”

    连墨话罢,把宋锦搂得越发紧了,紧得宋锦喘口气,都有些许的困难。

    宋锦大大地喘了几口气,忙从连墨的手中,挣脱开来。

    正要出了廊下,去院里的时候,只听见“扑通”一声,宋锦就跌倒在了雪地上。

    宋锦刚想站起来,又听见“扑”的一声,宋锦又跌倒在雪地上。

    宋锦如今就像一头熊一样,憨态可掬,寸步难行。

    “快过来扶我,傻站着干什么?若是我跌伤了那里,回头被你娘瞧见,又该说我什么了。”

    在雪地里一连跌了几次,宋锦已经涨红了脸,由连墨紧紧地搀着,步履艰难地走着。

    “爹爹娘亲还有大哥大嫂都在屋里,你给我笑小点声,若是叫他们听见,我这脸面,还往哪搁?”

    宋锦不说还好,这一说,越发激得连墨笑得更大声了。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不笑了。我这就搀你回去。”

    感受到连墨要把自己往安心斋带,宋锦赶忙挣脱了几下。

    “别回去,咱们回我自己的小院去!若是叫爹爹娘亲看见我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不知道又得笑成什么样了。”

    “好好好,我答应你。答应你还不成吗?”

    连墨说着,搀着宋锦就回翠微居。

    就这样,夫妻二人走在雪地里,越走越远。

    其间,嬉戏打闹声,不断传来。

    “你走慢点,我屁股疼……”

    “好好好,我走慢点……”

    “不行不行,我内急了,要去出恭……”

    “啊!那还是走快些好!”

    连墨背起宋锦,就往着茅厕奔去。

    (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