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星雨仙缘 > 第490章:一年即至再汇聚
    “韩道友,我已经将答应你的条件都一一兑现了,现在,你是否可以把手中的星殒木叫给我了?”见林月阳正要检查手中之物,丰原又道。

    “急什么呢?我还有些事情不太明白,尚未向你请教呢!”林月阳随后回道,暗中放出神识,仔细检查了起来,以防这中间有诈。

    “韩道友,某非你要违背我们的交易约定?”丰原见此,暗感不妙的同时,又质问道。

    “丰道友,你觉得,你的这些东西真值这个价么?对我来说,它们似乎都是一些毫无用处的东西,你想用它们换取我价值连城,对你有无法替代作用的星殒木,我傻了么?”

    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林月阳言外之意依然是价格不到位,丰原若是不再拿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看样子,他们之间的交易,似乎要终止了。

    丰原身上确实没有更多可以拿出手的东西,而星殒木又是必求之物,否则他也不会冒那么大的险,混入林海城,设计五大家族与城主府,后来又追寻林月阳数个月了。

    面对林月阳这般得寸进尺的行为,丰原心中有气却说不出来。打,他暂时可能打不过,公平交易,他手中又没有对林月阳有特大价值的东西。

    《千魔手》、《分魔决》对于魔修来说,绝对是梦寐以求的无上功法,可是林月阳是人类修士,这些东西除了有点参考作用,现阶段,他甚至都不会真的去修炼。

    无奈之下,丰原问林月阳道“韩道友,你有什么就直说吧!我们之间虽然有些过节,但也没有到了非要你死我亡的地步,你如此这般敲诈与我,是何用心?”

    “丰道友,你说错了。如果我想对你不利,你魔修的身份也不会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在修仙界传开。而且,我也不是没有把握杀你夺宝。”说着,林月阳目光认真盯着丰原。

    在玄月岛,修仙者与修魔者和邪修天生敌对,始终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像丰原这样的修魔者,是整个修仙界的死敌,是一定要处之而后快的,绝对不会让其在玄月岛继续逍遥自在。

    林月阳所言不假,却也并非全都是实话。当初他离开林海城后,直接来到了凡尘国度,根本没有见过其他的修仙者,更别提去为丰原“宣传”了。

    此外,丰原对林月阳有极大的敌意,林月阳虽有置对方与死地的想法,心中对他的实力还是有些担忧的,并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完全彻底地解决掉对方。

    “在我完全掌握筑基期功法和武技之前,最好是不要表露身份,不要与他发生争执。”这是林月阳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施展暗影杀,也是对他形成的心里威慑。

    “你到底还有什么所求?如何才肯将星殒木交给我?”略微思索了一番,丰原又问道。

    “我知道你曾经得到过一块强者的骨头,只要你再把它也给我,我马上就可以把星殒木送给你。”这时,林月阳终于表露出了自己的心思。

    对于丰原手中的那块骨,林月阳始终惦记着。经过了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和讨价还价,他终于向对方提出了这个要求,让丰原措手不及的同时,心中对林月阳更加鄙视了起来。

    “我费尽心思获取星殒木,就是为了这块骨头。如果把骨头给了他,那我要星殒木还有何用?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我的真实目的。”想到这里,丰原再次看向林月阳。

    “韩道友是如何知道我有这么一块骨的?”取出妖骨,丰原面露凝重,对林月阳问道。

    “丰道友能够找到我,难道我就不能知道你手中有这块强者之骨吗?”林月阳反问道。

    “既然韩道友知道我有这块强者之骨,就应该知道我对它的喜爱程度,明白它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你是不是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说着,丰原面露狰狞,浑身气息为之一边。

    下一刻,只见他的身形突然向后飞速倒退而去,瞬间与林月阳之间拉开了距离,远远的凌空站立在白骨之上,又对林月阳威胁道

    “韩道友,你贪得无厌,得了《千魔手》和《分魔决》,以及魔魂珠,却仍不满足。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现在交出星殒木,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今日你必死无葬身之地。”

    “你敢威胁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和信心?真以为能对付的了我?”林月阳轻笑道。

    “哈哈哈!你仔细看看你手中的魔魂珠,那其实并不是什么真正的魔魂珠,而是一颗天煞魔雷,被我通过特殊手段处理后,改变成了魔魂珠的样子,并沾染上一丝魔魂珠的气息。

    你手中的那颗天煞魔雷,其中蕴含的能量,足矣将靠近它的任何筑基期修士炸成碎渣。我也才炼制了这么一颗,没想到今日会用在了你这里。”

    “至于魔魂珠,它对我的重要性其实星殒木能比的?没有魔魂珠,我的修炼速度只相当于你们修仙者中的下品三灵根,有了魔魂珠,你们修仙者中的双灵根都会被我踩在脚下。

    如此重要的宝物,你觉得我会为了星殒木而与你交换吗?还有,我的这块妖骨,也是命根子,要用它交换星殒木,除非你杀了我。”

    “不要乱动,只要你一动,我立马就触发了天煞魔雷。到那时,你失去的可不只是星殒木,还有你的生命和一切。”见自己奸计得逞,丰原兴奋道。

    认真瞅了一眼手中的天煞魔雷,林月阳并没有感到多么惊讶。早在他接过这些东西的时候,神识已经暗中检查过了,天煞魔雷中蕴含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怎能瞒过林月阳的神识?

    “这么说,你给我的《千魔手》和《分魔决》,以及这个所谓的魔魂珠炼制培养之法都是假的了?”目光飘向丰原,林月阳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样?现在可以把星殒木交给我了吗?”丰原并不上当,林月阳想知道的,他什么都不说。现在他占据优势,可以对林月阳进行敲诈了。

    林月阳收回目光,重新认真扫了一眼手中的天煞魔雷,丰原见此,连忙警告道“不要试图动用封印手段,或者是将天煞魔雷收入储物袋。

    天煞魔雷极易触发,你根本没有机会脱手,更没有机会将其封印。还有,储物袋根本阻挡不了我对它的操控。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徒劳,乖乖交出星殒木,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我若交出了星殒木,你再触发天煞魔雷,将我轰成碎渣,我岂不是死的太窝囊了?如此这般,倒不如让我和这星殒木同归于尽吧!”瞥了一眼手中的盒子,林月阳又道。

    “我可以用自己的道心发誓,只要你交出星殒木,我绝对不会为难你,放你离开。”看到林月阳开始与自己谈条件,丰原心中一动,又保证道。

    说完,也不等林月阳回话,丰原便直接以自己的道心起誓。他向天道保证,只要林月阳将星殒木交给他,他便放过林月阳,决不再为难与他。

    “还有,《千魔手》和《分魔决》是否被你做了手脚?这个玉简中的东西,又是什么?我要你以自己的道心起誓,所言句句属实。”接着,林月阳又开出了条件。

    “够了,你的小命还握在我手里,休要得寸进尺。”丰原警告道。

    “星殒木不要了?”林月阳故意瞥了一眼手中的盒子,也对丰原提醒道。

    “立刻交出星殒木,我放你离去。”丰原又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没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林月阳见从丰原口中无法获取到更多有用的信息,索性直接收起了星殒木。

    “你当着不想活命了?不把星殒木交给我?”丰原急了,他也不愿就这样失去星殒木。

    “你可以试试,恐怕你还没有那个本事。”嘴角露出一丝嘲笑,林月阳心念一动,丰原送他的所有东西,瞬间消失不见,被他全都收进了天玄界。

    “我就不信,隔着天玄界,你还能操控天煞魔雷不成?”发现问题的时候,林月阳已经想到了对策,要借助天玄界,屏蔽了丰原与这些东西之间的联系。

    “你?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天煞魔雷了?”见林月阳收起天煞魔雷,本要触发天煞魔雷的丰原,突然发现他与天煞魔雷之间失去了联系,大惊道。

    “哪来那么多废话?受死去吧!”下一刻,林月阳冷笑一声,运转暗影杀,屏蔽自身所有气息,直接从远地消失,手中一柄断刃突然出现,他从一侧暗暗向丰原接近而去。

    “又是这该死的武技。韩阳,有种出来与我大战一场,不要躲躲藏藏的,像个缩头乌龟一般,真给你们修仙者丢脸。”担心林月阳偷袭自己,丰原飞速向后倒退的同时,四面攻击。

    突然,林月阳身影闪现,一道刀风从一侧猛地袭向丰原腰间,丰原大骇,连忙用妖骨抵挡。林月阳的身影再次消失,不与丰原正面交锋。

    好不容易接下林月阳的攻击,却再次失去了他的身影,让丰原大惊失色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了几分惧意。他小心警惕周边,生怕林月阳什么时候再从某个方向突然袭来。

    “啊!”丰原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身子猛地向一侧扭转的同时,妖骨被他迅速祭出,用力打在那边的空气中,发出一道“铿锵”的兵器撞击之声。

    原来,林月阳暗中移动到丰原背后,突然对他发动了偷袭。本来攻击在他背上的一刀,被丰原侃侃躲开,只是伤到了他的肩膀,一片蓝色血液洒下,丰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作为回应,丰原强忍下肩膀的疼痛,拎着骨头向林月阳出现的那个方向猛地砸了过去。刚刚隐藏下身形的林月阳,见骨头袭来,急忙用手中短刃抵挡,再次现出了身形。

    虽然丰原手中的骨头是妖兽强者之骨,但林月阳的短刃也是下品灵器,两人修为又不差上下。故而,林月阳只是被从暗中逼了出来,并未受到什么伤害。

    “好家伙,用的竟然是灵器。炼气期就敢独闯林海城,在众多强者的环肆之下争夺星殒木,你,果然不简单。”看清楚林月阳手中的短刃后,丰原忍不住再次惊讶道。

    没有处理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好不容易将林月阳逼出,丰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只见他双手飞速掐诀,道道法术打向林月阳周边,然而,林月阳再次消失不见了。

    “哼!我看你能藏到什么时候。”丰原再次抡起妖兽骨头直接砸了过去。

    “砰!”短刃与妖兽骨头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道强大的声音,引得周围天地为之一阵的同时,林月阳身影再次出现,面露一丝惊讶之色。

    “解!”轻喝一声,手中短刃飞速舞动而起,一道道强大的刀芒斩在周围看似空无一物的空间中。只听“咔嚓”一声,似乎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林月阳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

    “战不与战,困不能困,一直躲在暗处偷袭,时间一长,对我极其不利。可恨我魔功未成,否则岂容他再我面前放肆?”暗自抱怨之后,丰原再次向远处倒退而去。

    “韩阳,替我保管好星殒木,等我魔功大成之时,再来找你取回我的东西。”远处,见势不妙,丰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直接逃离而去。

    林月阳立马放出神识进行追踪,两百五十里内不见丰原的踪迹。而他留在丰原身上的那个追踪印记,也在这个时候被对方瞬间清除干净,彻底无法感应到了。

    “好家伙,魔修果然手段诡异叵测,不能以常人视之。看来,我没有选择与他硬拼是对的,否则,身份暴露了不说,我也不一定能将其留下。

    丰不和、丰原,不管你是谁,日后定是我林月阳的心腹大患。”丰原消失后,林月阳现出了身影,双目一直盯着远方,暗暗自语道。

    几天后,林月阳找到了妹妹林月白。将近一年的时间未见,小丫头又张高了不少。早在几个月前,她已经将教自己的老先生为难住了。

    老先生被林月白的才华彻底折服,早早宣布她完成学业,可以出师了。紫羽送给老先生一笔不菲的钱财,代替林月阳表示对他教导林月白的感谢,之后便带着林月白离开了学府。

    “哥哥,你怎么才来?事情都办完了吗?有没有遇到危险?”抱怨过后,林月白关心道。

    “他怎么可能有事呢?你没看到修为都突破了吗?应该收获不小吧?”紫羽走来问道。

    “还可以,你们呢?白儿学业完成了?”避开不谈自己事,林月阳问妹妹道。

    “嗯呢!几个月前白儿就出师了,老先生说我是天才呢!”林月白得意道。

    “这丫头,因为早早开辟了识海,神魂异常强大,普通人十数年才能完成的学业,她用了半年就学完出师了。”接着,紫羽将林月白的情况详细对林月阳介绍了一遍。

    “白儿,聪明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能骄傲。学业完成了也不代表你什么都懂了,做到学以致用,才算是真的明白了。”林月阳又对妹妹交代道。

    “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使用老先生教的东西。说实话,以前我从来没有觉得书本中的东西会那么有用,现在却不这么认为了。”林月白点点头,赞成道。

    随后,三人暗中离开了这座凡人城池,一同来到泣血谷。这里一片隐秘之地,赵风等人早已经再次等候,感应到林月阳到来,赵风立马起身前迎。

    “赵风拜见公子。”林月阳等人刚落下,赵风便上前一步,恭敬地惨败道。

    “快快请起,赵将军,情况如何了?”连忙搀扶起赵风,林月阳关心道。

    “公子请看。”说着,赵风伸手指向身后整齐列队的鬼兵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