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神婿 > 第559章 我是宗师你打不过我
    他挥手就抓住了胡堂泽的手,满是戏谑的笑了起来,“打了小的就来老的,你们这是担心打不过我,两个人都要上场吗?”

    就在这个时候,胡月却是忽然间退后了几步,瘫软在了地上,看着吴小瑞的眼神满是惊慌失措的神色。

    他这是被打怕了,好歹从小到大他都在练拳,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可怕的人,将一手大耳刮子用的出神入化。

    无论他怎么还手,就是摸不到对方,到后面,他甚至有些不敢还手了,他一还手就是一巴掌,一还手就是一巴掌,这谁受得了。

    见到师父出手,他这悬着的心立马就落了下来,这神经放松了,身体也感觉到一阵阵无力。

    不过既然是师父出手,那就绝对有把握了,“师父,给我报仇,这个臭小子,打的他亲妈都不认识他。”

    “算我错了,现在只有你出手了对吧。”吴小瑞脸色不变,哪怕听说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宗师又如何。

    他吴小瑞什么时候带怕过的,“来吧,我看看你这个宗师到底有多么厉害。”

    胡堂泽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吴小瑞抓住他的手腕,眼神之中满是不屑,“宗师,是你无法理解的境界。”

    他一抖手,“你想制住我,下辈子吧”本来这一抖手是能够挣脱吴小瑞抓住他的手腕,但是无论如何,他的劲气居然都外放不出来了。

    “你刚刚说什么?”吴小瑞凑过去,有些玩味的嘲讽了一句。

    胡堂泽愣住了,他好歹是一个宗师,为什么吴小瑞抓住他,他连动都动不了,他低下头,吴小瑞的左手抵在了他的侧腰之上。

    “你到底做了什么?”胡堂泽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手都有用,吴小瑞缓缓的抬起脚,以无比缓慢的速度放在了胡堂泽的腹部上方,随即他放手了。

    胡堂泽直接倒飞了出去,还在空中就喷出了一口酸水,落在地上,他立马就翻身站起来,但是这个时候,他的侧腰和腹部都传来一阵阵刺痛的感觉。

    这种刺痛的感觉让他无法凝聚自己的劲气,他一脸茫然,“这是为什么?”

    “你不是说自己身体挺好的吗,就一脚就受不了了吗?那你还是好好回去练练吧,老人家要注意保暖,知道了吧,不能伤了元气。”

    吴小瑞调笑了一句,摇了摇头,一脸的唏嘘,“所谓的宗师就是这样,那我还真的是有些不能理解你的境界。”

    这下子胡堂泽是彻底的傻了,他的劲气凝聚不起来,侧腰和腹部一直都在疼,但是他竟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难道他只能是任由这个小瘪三嘲讽他吗,他什么都做不了了吗?

    “你对我做了什么,下毒了对不对,之前那银针有毒,你刚刚路过我的时候,刺中了我对不对?”

    胡堂泽陷入了思考之中,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了出来。

    吴小瑞笑了笑,“你不是自称国手不出,谁与争锋吗,我给你下毒,下的什么毒,你自己去解不就行了。”

    胡堂泽的眼神有些呆滞,他的确很想搞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但是吴小瑞这样一说,他还真不好意思继续问出口了。

    这身手被别人比下去了,这个医术总不可能说是认输吧,但是不认输的话,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啊。

    “小瑞,你这是做了什么,把别人胡老给气成这个样子?”吴宇豪也是一个老顽童,这个时候还不忘嘲讽胡堂泽一句。

    吴小瑞心领神会,摊开手,很是无奈的说道,“都说这老头身上有病了,他自己都看不出来,这是怪我咯。”

    朱浪龙已经是傻了,刚才他的想法是,胡老身手了得,宗师的境界他是听说过的,宗师那是站在金字塔上层的一群人了。

    所以他才放手任由胡堂泽和这个人闹腾,但是没想到啊,这个宗师也太水了,一脚就被踢的不敢出手了?

    闹成这样,这应该怎么收场了,就在这个时候,朱光耀已经哼了一声,“兔崽子,赶他们出去,不用我说了吧。”

    朱浪龙看着胡堂泽,这人现在这样子,倒是让他觉得有些沽名钓誉了,他拍拍手,那几个光头汉子从地上站起身。

    脚下一靠,大喊一声明白了,几人闪电般出手,直接拖着胡堂泽和胡月冲出了这个院子,他们可没有忘记,赌斗说的是要撅起屁股滚出去。

    他们军人最注重承诺了,既然这两个人输了,那他们怎么说都要让两人给滚出去的,只听见两声哎哟。

    胡堂泽和胡月顿时就成了滚地葫芦,一溜烟顺着路滚出了好几米的位置,光头汉子这才大笑两声,指着胡堂泽和胡月,拍手叫绝。

    “兔崽子,你知道小瑞给我的调理方案是什么吗?”见到胡堂泽两人被赶出去,朱光耀的表情也是缓和了几分。

    他对着前面的椅子指了指,示意朱浪龙到这边来坐下。

    朱浪龙直到现在还在懵逼当中,听见父亲这话,这疑惑的神色更胜几分,“调理方案,是什么?”

    “小瑞说,我心情不好,影响了我的心情,希望我能够搬去和儿子孙子一起住,同享天伦之乐,这样子我心情好了,身体也好了。”

    朱光耀笑了笑,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

    朱浪龙愣了一下,随即喜上眉梢,他看向吴小瑞,心中暗道,“小子挺上道啊,这就说服了我父亲跟我一起住了,要知道我都劝了他十几年都没成功的。”

    但是想到胡堂泽说的那句话,本末倒置,他心中又有些担忧了起来,“但是爸,刚才胡堂泽医生说”

    他还没有说完话,朱光耀就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现在只相信小瑞的话,我也只相信他给我治疗,别人我都不信。”

    朱浪龙嘴角出现一抹苦涩,要不是他明确知道,眼前两人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到父亲,他还在想两人怕不是和父亲是挚友呢。

    否则凭什么父亲如此的相信这个年轻的医生,而不去相信有着百年历史的胡家医馆。

    “罢了,随你吧,老爸。”朱浪龙笑了笑,罢了有自己看着,也能够更好的照顾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