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神道术 > 第八百二十六章 渡劫中
    那种强横,那种穿透力,根本无可抵挡。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即便其他人纷纷动手,各项手段不断轰出,但那司徒武却纹丝不动,始终处于他渡劫的外围区域,独自扛着天上的雷劫轰击。

    隐隐间,竟有一种莫名的风采在涌动,飘然若仙。

    眼见于此,白子岳心神一松,随即目光凶狠的望向了其他诸多修士,心念一动,施展出瞬息千里,直接冲到了一人近前。

    这人正是之前开口高呼,要对他出手的魔道修士血蚊道人,他伸手一点,雷印一闪,直接没入其中。

    正是他又是展出一道九雷灭神印。

    “啊……”

    血蚊道人脸色狂变,本就被雷劫劈砍的十分凄惨,根本没预料到白子岳的速度那么快,攻击这么迅速,那灭神雷印没入他体内,那种特殊的,带着一丝雷属性的元神攻击手段,当真可灭杀一切一般,几乎刹那间就将他的元神防御攻破,将他的元神绞杀,化作了飞灰。

    轰!

    紧接着一道雷劫降落,直接就将他整个炸开,骨头渣乱射。

    死了。

    “血蚊道人这么快就陨落了?”

    许多元神境修士惊呼,清楚血蚊道人实力的他们自然清楚,就算有着天劫威胁,但凭此时的天劫强度,再次硬抗一两道也绝不是问题。

    结果,却被白子岳一指点出,瞬间斩杀……

    可想而知,这一击的恐怖。

    一击斩杀血蚊道人,白子岳毫不停顿,身形一闪之间,就来到了另一修士身边。

    这位修士,赫然是开口道出要以元神攻击白子岳的隐杀道人。

    对方的判断没错,某种程度上来说,元神攻击,确实算是他的弱点之处,让他压力极大。

    刚才那一波攻击,若是加上万象宗宗主司徒武出手,他绝难轻松度过,必将处于最为危险的时刻。

    好在,司徒武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并没有出手,不然后果难料。

    但也因此,白子岳选择出手的第二个目标,正是隐杀道人。

    一柄飞剑,一闪而逝之间,穿透虚空,直接冲到了他的面前,狠狠地一刺。

    嗤!

    一道特殊的波纹闪过,隐杀道人脸色狂变之间,连忙身融虚空,想要避开。

    但白子岳所施展的道术无上法心剑之术,就算没有使用时间加速加持,论速度,也是快绝无比,威力更是恐怖,达到了元神境巅峰层次。

    即便他隐身逃生速度极快,却还是被飞剑刺中。

    直接被他从虚空之中轰了出来。

    不过,隐杀道人不愧是青玄山中都足可排在前三的杀手,手段诡异而又强横,就算被白子岳从虚空中轰出,甚至整个身躯都被飞剑洞穿。

    却还是借助身化血雾的特殊手段,躲了过去。

    “好强好恐怖的一击,比之前丁晨老怪的那一掌,可强了太多。

    要不是我及时施展出血雾化身,估计真要凶多吉少了。”

    隐杀道人心中发寒。

    对方这一剑中,蕴含着的灭杀之力,太强了,即便他施展血雾化身,都只是勉强抵挡,若是再有两剑,他估计自己必死无疑。

    但就算如此,他此时也受了重创,脸色煞白,气血稀薄,就连元神都一阵虚弱。

    “哼,躲得过吗?”

    白子岳却冷哼,顶着雷劫的劈砍,直接驱动着昆吾金塔。

    轰!

    昆吾金塔,爆发出凶猛的一击,狠狠地轰在了隐杀道人的身上。

    堪比极境强者的一击,好似巨大的星锤砸落,只是微微碾动,虚空都随之崩塌,裂出了一大片的黑洞,碾压在隐杀道人的身上,更瞬间就将他的防御,血肉粒子,生生磨灭轰杀。

    即便他施展出了血雾分身,肉身分裂成了血雾粒子,保命能力极强。

    但这一击,不仅囊括范围极广,攻击强度,更是恐怖到了极点,生生将他每一粒血雾粒子都湮灭殆尽,也随之将他彻底轰杀。

    “隐杀道人也死了?”

    周围人心中都胆寒。

    “妖孽啊。”

    无数人都惨呼了起来,亲眼见着白子岳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行走在天劫暴雷之中,自身无损,却连续斩杀诸敌。

    他们心中都绝望了。

    “这天劫,对他难道不起作用吗?

    我们一个个元神境修士抵挡起来都如此艰难,他作为主要渡劫之人,针对性更强,却好像毫不惧怕,还如此嚣张不断杀人……”

    “这种妖孽,就该天打雷劈,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啊。”

    ……

    许多人都在诅咒,疯狂咆哮。

    白子岳的妖孽之处,他们只是一想就无比胆寒。

    如今他们身在雷劫之中,更是将这种恐惧的情绪放大,心中都无不发冷。

    “第九波,九九天劫来了!”

    事实上,白子岳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前面的六九天劫,他凭借肉身手段,就足可抵挡。

    但自从第七道开始,雷劫威力猛增一个层次,他也唯有借助防御无上法,真龙玄甲术,才能够抵挡。

    可是别忘了,在渡劫的同时,他其实一直都在遭遇其他人的围攻。

    一道道攻击,虽然大部分威力都被昆吾金塔挡住,但剩余的攻击冲击下,他维持起来也觉得艰难。

    体内的丹元之力消耗极大,要不是他在消耗魂能不断维持,还真有些难以抵挡。

    轰!轰!轰!

    ……

    接连九道好似擎天巨柱一般的雷劫轰落,劈斩而下,虚空都好似裂开了一般,透过昆吾金塔,狠狠地轰向了白子岳。

    嘭!嘭!嘭!

    一道道雷劫,落在真龙玄甲术的防御玄甲之上,打得玄甲光芒暗淡,砰砰作响。

    不过,白子岳并没有当真将所有雷劫威力,全部借助真龙玄甲术抵挡在外,而是特意流出细缝,将一丝丝的雷电威力引导着轰向了他自己。

    这些雷电之力,顺着细缝,先是落在了他的本命飞剑北冥之上,滋滋作响。

    剩余的力量,才会真正落在他的身体之上,侵入他的体内。

    天劫,蕴含着无尽毁灭,但其中同样有着巨大造化。

    白子岳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才会将北冥飞剑祭出,悬于头顶之上,让其一起渡劫。

    借助天劫的淬炼,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飞剑正在变强,其本体之上,更是随着天劫的吸力,烙印和交织出一些好似天地道则一般的痕迹。

    就连北冥飞剑之内的那一丝丝灵性,也随着雷劫洗礼,从而增强了许多,变得更加活泼兴奋。

    白子岳估计,只要再有几次造化,他的这件北冥飞剑灵性大增之下,估计就将正式晋升,踏足灵宝之列。

    灵宝,可是超脱元神之宝的层次。

    就算本体还稍有不足,也能够在短时间内弥补短板,威力大增。

    自然而然的,也让白子岳的实力,再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而剩下的雷电之力落在白子岳的身上,虽然让他的身体始终处于一种酥麻的状态之中。

    却正好让他的肉身能够经受天劫洗礼,深入蜕变,进行提升。

    乃是一举多得之事。

    更是一种造化。

    “呼呼……终于渡过了。

    这我所渡的九九天劫的威力,果然比我想象中的强了太多。

    若是对比那司徒征所度天劫的话,估计只是七九天劫,就堪比他的九九天劫了。

    而天劫,就能够比拟他的生死幻灭大劫了,至于九九天劫,却已经堪比他所度雷劫威力之和了。”

    白子岳长松一口气,眼眸中却闪过了一丝凝重。

    即便他清楚,所度雷劫的威力越强,那么度过之后所获得的惠赠和好处就越大。

    对他的实力提升,也会越加明显。

    比如司徒征,因为所渡雷劫的威力恐怖,所以他突破到元神境之时,实力也随之大增,只是初入元神之境,战力之强,就堪比一些老牌元神境中期修士了。

    而白子岳所渡天劫的威力比司徒征更强,他也相信,自己获得的惠赠和好处,也必然会远胜过对方。

    实力也因此将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但是,天劫所代表着的,毕竟乃是毁灭。

    是天地对于过于强大的存在的一种灭杀和考验。

    就算他如今已经度过了九九大天劫,却也并不代表着他已经安全了。

    因为剩下的,还有生死幻灭大劫。

    甚至生死幻灭大劫过后,他可能还将面临更大更强的天劫。

    他心里可没底。

    “九九大天劫已经度过了。

    以这北冥道人的实力潜力,估计必然会有着第十道生死幻灭大劫。

    就是不知道,他能否安然度过了。”

    “这北冥道人,当真惊才绝艳,天资,实力,潜力之强,都冠绝当代,堪称妖孽。

    以他表现出来的实力潜力,按理来说,渡过第十道生死幻灭大劫,根本不成问题。

    但是,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他所渡天劫的威力,比之前的司徒武可都要强大了太多。

    加上他也不像司徒武,有着万象宗底蕴支持,拥有众多宝物帮助抵御大劫,所以能否安然度过,还真未可知。”

    “不过,不管他能否渡过天劫。

    北冥道人这一个名号,也必然会随着这一次的事情传播出去,而传遍整个仙法世界了。”

    “没错,不说其他,这一次被他坑杀的强者,当真不少。

    就算是元神境修士,都有七八个了,更别说还有数量众多的金丹境修士。

    如今你看,还剩下没有陨落的修士,可也只剩下了四个。”

    ……

    雷劫之外,无数修士也议论纷纷,全部都将心神放在了那渡劫之中的一群人身上。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自然是白子岳无疑。

    硬抗天劫,一举坑杀百多位强者,当真让无数人震撼。

    除此之外,则是剩下的五个同样度过了九九大天劫的修士。

    其中第一位,自然是万象宗宗主,极境强者司徒武。

    他的手段,确实高明而又强横,也是所有强者中,最为轻松的一个,面对那不断轰落的雷劫,始终从容,倒是不愧其极境强者的威名。

    无数人也预测,若是白子岳当真渡劫成功的话,他必然是其中可同样安然度过的一位。

    然后则是九星道宫赵光明。

    赵光明同样也有着元神境巅峰的仙法境界,一手星光道术,玄妙莫测,加上本命法宝乃是一个的聚星宝瓶,对于雷劫吸附作用极强,如今倒也轻松。

    第三位,则是青玄山一位名为不尘老道的修士,他仙法境界稍低,为元神境中期层次。

    但天劫,本就是以各自的元神强度来论证,他的仙法境界虽比司徒武和赵光明更低许多,相对的雷劫威力也弱上一些,是以才能够硬撑下来。

    不过,他此时的状态已经极为凄惨,身上焦黑一片,隐约还有一些熏熟,若是没有其他手段傍身的话,估计绝难挡下下一道雷劫攻击。

    而最让所有人意外的,其实是第四位修士。

    散修姜太玄。

    他的仙法境界,是所有人中最低的,甚至比白子岳都更低一筹,乃是金丹境后期的仙法境界。

    但他却硬是扛过了九道天劫,并没有彻底陨落。

    无数人惊异,根本没有想到,就连许多元神境修士都没有扛过前面的九道雷劫攻击,他一个金丹境后期修士,却撑到了现在。

    即便因为实力因素,他所渡雷劫是所有人中最低的,但毋庸置疑的,同境界中,他却绝算不得弱者。

    甚至,以他表现出来的实力,距离金丹封王,其实也只差一步之遥。

    “啊啊啊……救命啊

    北冥前辈,我其实根本没想过动手啊。

    我是被逼的啊,无骨道人,五毒老母和血蚊道人一起将我和十几位金丹境道友一同威逼着夹裹了过来。

    求您出手,帮我将天劫挡住吧,不然我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我还不想死啊……”

    正当所有人惊疑与姜太玄的奇异的时候,他却哭爹喊娘,不断解释的同时,也在疯狂的求助着。

    “救你?”

    白子岳目光扫过对方。

    虚空中,天劫却还在酝酿着。

    九九大天劫到生死幻灭大劫之间,确实有一定的酝酿时间,也是渡劫之人中,少有的喘息时间。

    不管是司徒武还是赵光明不尘老道,都趁此机会疯狂吞食灵丹,休养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