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811章 夜殇之咏叹调 (二十四)
    第2811章夜殇之咏叹调二十四

    "呼"等女人跑远之后,艾尔伯特才解除[神隐],缓过一口气来。

    虽然是暂时骗过了那些人,但这样做似乎也让穆特陷入陷阱,那些家伙大概会不顾一切地抓捕穆特吧。

    必须赶在这之前通知穆特,让他找机会躲避。

    艾尔伯特用尽全力试图爬下荆棘之床,但那些荆棘也开始刺入他的皮肉里,让他中毒更深,瘫麻更甚。

    好痛苦明明是全身的刺痛,深入骨髓的痛,却伴随着莫名的瘫麻。那种感觉就像是全身都开始石化了,外层明明是僵硬的,内部的血肉却被一种难以名状却又无处不在的刺痛感啃噬着。

    因为肌肉都僵麻了,没有办法发力。但是勉强地用一个微弱的力量让自己朝着一侧倾倒过去,还是能办到的。

    (穆特等我)

    他一想到那个孩子可能遇到危险,就——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虎咬紧牙关继续轻挪自己的身体,然后——

    咚!他从荆棘之床的边沿翻到了地上去。脸着地,鼻子撞在坚硬的岩石上,超级疼。

    有股血腥味从他的鼻头涌出,他知道自己的老虎鼻子在出血,甚至已经在地板上蔓延出一片了。他无法用鼻子呼吸,只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部分的荆棘还缠绕在他的身体上,没有办法彻底扯断。他只能保持这个只是背朝天地平躺在地上,等体力恢复。

    (好了,要保护你的——)

    在这种时候,他脑子里一直浮现出来的却是鲁夫的身影。或者应该是鲁夫和穆特重合起来的身影。

    以前发誓过要去守护,却无法守护的;

    如今发誓过要去守护,却即将失败的。

    不管哪一个,都必定会成为他一生的遗憾吧——

    不能继续这样了!

    再一次,艾尔伯特全身的虎纹开始发出冰蓝色的光。

    再一次,他进入[超凡入圣]的状态,和[弦外之理]保持着深层次的联系。

    然后,圣灵白虎逐渐从艾尔伯特背后显现。

    之前无法召唤圣灵白虎,果然是那个荆棘在作怪。现在脱离了大部分猩红荆棘的束缚,艾尔伯特总算能够把圣灵白虎召唤出来了,尽管它的力量似乎还是受到了限制。

    没关系。只要能召唤出圣灵白虎就好了,力量的大小并不是问题所在。

    艾尔伯特让圣灵白虎伏在他背后,如同拥抱着他似的俯在其身上。

    然后慢慢地,艾尔伯特的手臂能够轻微动起来了。

    艾尔伯特猜得没错,猩红荆棘的毒素是一种神经毒素,它能阻断艾尔伯特的身体神经,让外界的感觉无法通过神经传递到虎人青年脑内,他啊脑内的运动信号也同样没有办法透过神经系统正常地传达到他的身体每一处。因为神经系统出现障碍,身体才会瘫麻,不听使唤,最终几乎没法动弹。

    但是如果跳过神经传导这个步骤,用别的方法去控制这副身体呢?

    艾尔伯特缓缓爬起。

    "别的方法"从一开始就存在,那就是用光子来控制这副身体。更具体地,就是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圣灵白虎,让圣灵白虎控制艾尔伯特的身体去行动。

    现在的艾尔伯特并不是普通的生物,他处于半生物半灵体的状态。他体内流动着的血液里都带着高浓度的光子,是被称为"灵浆"的液体,这部分和圣灵们的构造有些许相似之处。

    圣灵白虎是完全受他控制的灵体,甚至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可以像操纵傀儡一样控制圣灵白虎的行动。反过来,让圣灵白虎操纵傀儡那样控制艾尔伯特的身体的行动,同样是可行的。只要有这个想法,他可以让与他处于完全俯身状态的圣灵白虎控制他的一举手一投足,这样就可以跳过他自身的神经系统,让这个身体自己动起来——

    这就是所谓的[圣灵附体]。

    他听过有圆桌骑士把圣灵像盔甲一样穿在身上,又或者把圣灵变化成武器来挥舞。把圣灵直接附在自己体内,控制自己的行动,这种操作应该也是存在的。

    艾尔伯特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臂。

    手臂还是瘫麻的状态,几乎感觉不到手臂自己在活动。但它确实动了起来,就和艾尔伯特平常活动自己的手臂没有多少差别。那个猩红荆棘的毒素似乎只是影响神经系统,并不对肌肉本身有影响,所以他的手臂动起来时既没有变得迟缓,也没有因为毒素而抽搐、酸软无力等副作用。

    艾尔伯特小心翼翼地扯掉剩下的那些荆棘,让自己从猩红荆棘的束缚中彻底脱离。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困得住他了。接下来只要等体内的毒素彻底分解,这份瘫麻感就会完全消失,艾尔伯特也会彻底取回身体的控制权吧。

    在那之前——

    "穆特"艾尔伯特低声呢喃着,有点笨拙地走出房间之外,试着赶往猫人少年所在之处。

    但是他刚走出房间外一看,马上就傻眼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不管是走廊上还是天花板上,周围的一切都爬满了刚才那些猩红荆棘。原本压抑的石制建筑内部平添了大量荆棘,如同怪物的腹中,氛围变得更吓人了。这里真的是利沃夫中央圣殿的某处吗?艾尔伯特不禁怀疑。该不会在他中毒晕过去的时候,就已近被人转移到别处去了?

    按道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猎人协会那名内鬼既没有能力也没有这份余裕,在魔兽的围攻、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艾尔伯特转移到利沃夫城外。

    但如果这里真的是中央圣殿的某处这到处蔓生的猩红荆棘又怎么解释?猎人协会不可能容许这种事情,任由害人的荆棘在中央圣殿内部疯长吧?

    除非,这里是中央圣殿内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协会的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除了那些内鬼之外,也长时间没有其他人进出这片区域。

    但这种事情真有可能吗?有谁比协会里的人还懂得这座建筑物的构造,还在这座建筑物内部某个隐蔽区域里筑起自己的秘密基地?还一直偷偷使用着这片秘密区域,从未被协会里其他人知道?

    协会里这群内鬼,到底都是怎样神通广大的角色??

    艾尔伯特小心翼翼地走出去,注意不踩到那些荆棘。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地板上也蔓生着猩红荆棘。幸好他现在全身早已麻木了,脚踩在荆棘上也不会痛。而脚上的损伤只能以后再想办法治好。他倒是比较担心毒素的积累,要是一直踩到荆棘,被荆棘的毒素蚕食全身,身体的麻木状态岂不是一直都无法解除吗?

    他不打算在这种不利的状态下遇敌战斗。他如今手无寸铁,身体还因为麻醉的毒素活动不便,真要战斗起来只怕要束手就擒。他于是用最低调的方式,尽可能避开地面上的荆棘,无声地慢慢走动着。虽然他也知道穆特可能身陷险境,需要他马上过去救援。但现在急也是没有用的,如果连艾尔伯特自己也陷入险境了,就别提去救别人了。

    话这荆棘长得真够茂密啊。艾尔伯特心里闷哼道。它应该是受到某种术式的影响,从某个中心点一路往外生长的吧。既然如此,只要朝着荆棘长得稀疏的方向走,就一定能够远离荆棘的中心地,离开这片危险的区域了?如是想着的艾尔伯特朝走廊尽头走去,认为这就是正确的方向。

    可是——他明明朝着某个方向一直走,走着走着却发现地上出现了血色的脚印。

    他的脚印。

    而且这脚印的方向和他现在走的方向刚好相反!

    之所以会留下血色的脚印,是因为他一直走在布满荆棘的路上,即使再怎么小心行走也会扎伤脚板。现在他的脚板估计已经血肉模糊了,只是靠着麻醉的效果在硬撑。

    问题就是,为什么他朝着走廊一个方向一直走,走着走着却绕了回来,而且还和之前走的方向刚好相反?

    艾尔伯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难道他中了幻术吗?不对,即使有幻术,只要他坚持朝走廊的同一个方向走,这幻术就不可能迷惑他。而且他也确实是这样做了,但还是莫名其妙地绕了回来。

    如果这不是幻术在搞鬼,也就是,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咯?但是到底怎么做到的——简直就像是空间本身被扭曲了似的?

    艾尔伯特突然醒悟过来。

    没错,这里确实有某种魔术,把周围的空间扭曲了。艾尔伯特如今正处身于一个亚空间或者异空间里,这扭曲空间可能是球状的,只要到达球体内部的一侧尽头,就会从另一侧绕回来。

    艾尔伯特的圣灵白虎也是控制亚空间的圣灵,也能制造出类似的扭曲空间,把某种东西困在其中。实际上他之前就用过类似的招式——[全反射],把多发虫女王的深红波动炮困在一个球型的亚空间里,让一道道光束在同一个球型亚空间内来回穿梭却永远不会脱离,最终把这些能量全部集中成一束,发射出去。他就是靠[全反射]这招来击败虫女王的,所以他知道其中原理。

    这个地方确实是利沃夫的中央圣殿。这里是中央圣殿某个不为人知的隐蔽角落,而且那些内鬼还用空间魔术把这片区域巧妙地隐蔽起来了。兽人们不能用魔术,对魔术的了解也不深,自然察觉不到这里发生的一切。除了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隐蔽区域的人以外,其他人恐怕根本不知道这个区域的存在吧!

    只要是[空间],那就好办了。

    "小白。"艾尔伯特呼唤道。原本就俯在他身上的圣灵白虎腾出一条左臂,而艾尔伯特自己的左臂则无力地垂下来,因为没有白虎在操控,他的左臂又恢复到原本瘫麻无法使用的状态。

    "破坏这个空间!"艾尔伯特道。

    圣灵白虎挥舞左臂,在原本封闭的异空间里,撕裂出一道缺口。